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横而不流”——谈明人马一龙书法

艺术新闻 艺微客 49浏览 0评论

  

  图1 《重修广惠庵碑记》石刻马一龙草书  

  图2 辽宁省文物商店旧藏马一龙与王逢元合书的书法杂存绢本手卷(局部)

  马一龙,字负图(又作应图),号孟河,生卒年不详,是活跃于明中期功诗词且善书法的溧阳文人。关于马一龙的生平事迹,《明史》中并未有记载,而是散见于溧阳地方志及其他史料文献中,具体主要有《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子部·农家类存目·农说》“一龙字负图,溧阳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国子监司业”;《明诗纪事·已签卷九》“一龙字负图,溧阳人,嘉靖丁未进士,选庶吉士,历官国子司业,有《游艺集》”。溧阳方志中对其记述则较为详细,嘉庆陈鸿寿修订《溧阳县志·孝行》中记载其为父马性鲁鸣冤的事迹,并提到其“书法遒逸”。

  马一龙确实以自己的草书狂草造诣自诩“怀素以后一人”,《续书史会要》中记载他书法创作时“作字悬腕运肘,落管如飞,顷刻满幅……为书法一大变”。马一龙的狂草书写时往往用一个大字覆盖几个小字,左拥右揽如同梅花且章法布局参差不齐、错落不定,而自冠以“龙蛇体”“梅花体”之称号,这种随意的书风与当时杨秘图、张汝弼等人成一时之气。关于马一龙这种无章法套路的草书书风,时人对其毁谤居多,有称其“用笔本流迅,而乏字源,浓淡大小错综不可识,拆看亦不成章”(王世贞《艺苑卮言》);有认为对这一书体模仿跟风者是“鲫且甘带”的不知正味者(丰坊《书诀》);更有贬低者直接痛斥其所书如“瞽目丐人,烂手折足;绳穿老幼,恶状丑态;齐唱俚词,游行村市也”(项穆《书法雅言》)。

  关于马一龙的书法手迹今天已如凤毛麟角,所存甚少。笔者暂将传世所见马一龙书法做一梳理,以期可见木见林一窥马一龙书法之优劣。马一龙书法作品目前主要有碑刻与手稿传世。

  马一龙草书碑刻以现存江苏溧阳的市级文保单位《重修广惠庵碑记》石刻为代表(图1),《重修广惠庵碑记》碑高2.47、宽1.1、厚0.23米,青石材质,碑文系阴刻草书,目前存文字536字,内容主要记述了广惠庵的兴废,以及庵与人材盛衰的相互联系,末署“赐进士第、翰林院少史、孟河马一龙书”,碑记书于嘉靖壬子(嘉靖三十一年,1552)。一般来说,树碑勒石的目前是向大众纪功述德、启明后学,所刻的字体或篆或隶或楷,都应是当时易于辨认的流行字体,以方便世人辨读。而《重修广惠庵碑记》一反常态,以马氏擅长的梅花体狂草书之,以至于碑文常人极难辨认,如此勒石似乎是有意卖弄之嫌,亦或是乡人以马一龙书法为奇,特意嘱咐以草书书写,以显乡党之能。石碑历四百多年,虽经历次捶拓依稀可以看出其笔画线条笔走龙蛇,结字时大时小,错落无常的布局。这种快活不羁的风格虽然符合草书的“流而畅”,但也的确一反古人所要求草书“亦复须篆势、八分、古隶相杂”的落笔要求,故在当时保守之士批评其书曰“如盲师批命,不辨点画”(丰坊《丰道生评书》)。此外溧阳市别桥镇马家村内,有明代嘉靖戊申年(嘉靖二十七年,1548)所凿的“一龙井”石井栏,井栏南侧有阴刻,马一龙草书手迹,约60字,内容大致介绍凿井的时间和意义,因年代久远,文字已经大多漶漫不清。

  无独有偶,2000年于溧阳后周黄金山村发现一件马一龙碑刻,该碑刻系马一龙于嘉靖二十五年(1546)为当时承事郎史阜所书的墓志,全名《孝子朴菴史翁墓志》,墓志长1.56、宽0.67、厚0.2米,全文计20行,现存688字,碑文系马一龙用楷书书写,风格一改龙蛇体大小错落,而是行文书写毕恭毕敬,端庄大方,其间隐约可见颜体笔韵,颇显马一龙碑学功底,其书法功力并非像当时人所评价的“庸陋无稽之徒”。该楷书墓志是目前仅见的马一龙楷书作品,现藏溧阳市博物馆。

  石刻碑文会囿于工匠凿刻技艺的高低、传拓技法的优劣及石刻自然的风化等因素影响,导致不及手书真迹的气韵。故直接观摩作者的书法手卷,最能得其中真妙。品鉴马一龙书法亦需要从其亲笔文字入手。原辽宁省文物商店旧藏有马一龙与王逢元合书的书法杂存绢本手卷(图2),该手卷长344.6、宽29厘米,手卷前半段为金陵人王逢元所书行草诗文《后凤凰台赋》,题识为“(嘉靖)丙申”(嘉靖十五年,1536);后段系次年嘉靖丁酉年(嘉靖十六年,1537)由马一龙以“梅花体”狂草书写其自作诗,并于最后以小楷作跋。王逢元也是明代一书家,其书法取意于古人,王逢元楷书习自钟繇,行书草书则效仿于王羲之父子,故手卷的前半段王书行草部分,中规中矩一看便知是取法于“二王”,书卷气十足。而后段马一龙所写部分,则风格陡然大变,满纸如狂风席地,章法无行无列,不过究竟前有王逢元的书风限制,手卷中的文字风格不如《重修广惠庵碑记》中肆意大气,而是略有俊秀之美。马一龙在跋文中也再三谦虚称自己“仆不能书”,只不过是承蒙朋友们看得起,才有人来关注自己的书(“任意黵知己便面,遂有索书者”)。对于能书于王逢元之后认为是“真续貂也”,并且连声道“皇恐皇恐”,颇显马一龙谦和幽默的性情。

  书法狂草艺术,虽兴于唐直到明代,狂草一词才真正出现,明代涌现了诸多的狂草作者,并且明人的狂草作品流布广泛。马一龙作为其中代表人物之一,其“梅花体”无论好坏优劣,皆是取自于心的真性情,更是其天真纵逸、横而不流的才子本色。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横而不流”——谈明人马一龙书法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