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摇晃的“枕碧楼”

艺术新闻 艺微客 22浏览 0评论

  在中国法制现代化、建设法治国家的历史进程中,绕不过一个达古通今、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他就是被誉为中国法制“冰人”的沈家本。

  百度介绍沈家本的故居在金井胡同,还称有中西合璧式砖木结构的藏书五万余卷的“枕碧楼”,怀着对一个中国法制现代化有巨大功绩前辈的尊敬,我开始了沈家本故居的胡同探访。

  从地铁宣武门站西南口出来,沿着宣外大街向南,大约三百来米后的第二个胡同达智桥胡同进入,路过破落的杨椒山祠,再右拐向北几十米就有一个十字胡同口,左拐十多米进去的一个院门墙上挂着一个蓝花边白底金字的牌子,上写着“沈家本故居”:沈家本(1840-1913),浙江归安人,清朝光绪年间进士,是清末修订法律的主持人和代表者,对于近代中国法制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其书稿《沈寄簃先生遗书》为研究我国古代法律的必要文献。建筑坐北朝南,平面呈矩形,三进院落,沈家本当年所建藏书楼“枕碧楼”,至今保存完整。1990年12月被西城区人民政府公布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下面还有英文简译。落款是西城区文化委员会,2012年立。

  虽然有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但是沈家本故居的残破拥挤远超出我的预期。院门左右侧都盖成了两层小楼,左侧是灰白色,右侧则是传统的青瓦色,右侧的窗台上又搭出了一片遮阳棚。正门有一个两米多深的门楼,左右两侧都堆满了破旧自行车和砖砌煤柜,柜子上面又堆放了修自行车的铁柜子和一些杂物,仅留下一人多宽的通行道路,门头上拉扯着大把的电源、网络类的线路,院门原来的模样、色泽已完全看不清。进得院内,迎面就是一间私自搭建的棚户小屋,外墙放着一台旧摩托车,斜拉着晾晒衣被的绳子,所谓三进院落,早已没有了院子,全是搭建的小棚屋,挤得只剩下个人行走的空间,透过这些棚户间隙上方,看得出这院落曾经的灰砖黑瓦。

  沈家本当年所建藏书楼“枕碧楼”的确还在,一进院门的右手,有一个破旧的木质楼梯,走上去,战战摇摇,二楼应当就是藏书楼了。似乎现在还住着一户人家,木质过道堆满破旧的家具和杂物,还有晾晒的毛巾衣物,但关着门,看不出半点曾有的藏书楼味道,也不知当年号称五万卷藏书去了哪里。

  百度词条“沈家本”这么介绍:1840年生,浙江归安(今吴兴)人。光绪时的进士。他历任天津、保定知府,刑部右侍郎,法部右侍郎,资政院副总裁等。他搜集并考订整理中国古代法律资料,建议废止凌迟、枭首、戮尸、刺字等酷刑。他曾奉命修改《大清律例》为《大清现行刑律》。后参考资本主义国家刑法,制定《大清新刑律》。沈家本1913年去世,终年74岁。“枕碧楼”是他著述、藏书之所。晚年有诗曰:“与世无争许自由,蠖居安稳阅春秋,小楼得书数千卷,闲里光阴相对酬”,其藏书先后达五万余卷。辑有《枕碧楼丛书》12种。

  民国时期法学家杨鸿烈评价说:“沈氏是深入了解中国法系,且明白欧美日本法律的一个近代大法家。中国法系全在他手里承先启后,并且又是媒介东西方几大法系成为眷属的一个冰人。” 当代著名法学家李贵连在其《沈家本评传》中评价说:“他固然是一位公认的律学专家,同时又领导了一场针对旧律的翻天覆地的改革。这场改革使得运行了约两千余年的旧律走到了尽头,从此,以亿数计的中国人得以生活在现代法律体系中”。高勇年在其《法学泰斗沈家本》一书中给予沈家本更高评价:他“是中国传统封建法制的掘墓人,是中国法制现代化的奠基者”。

  西方列强与晚清政府签署的不平等条约中有一条是“治外法权”,民国时期“废除治外法权”被看作是中国外交和国际地位的胜利。西方列强要求“治外法权”有一个借口,就是西方国家在进入中国获得贸易权和租界后,大量外国人进入中国工作生活,而他们认为中国原有法律属于“未开化”国家法律,酷刑种类繁多,审判程序缺少互相制约,因此要求其侨民犯法不能在中国受审判,只接受自己国家法律的审判。“治外法权”的确有损中国的国家尊严,是一种屈辱,同时让大清一些有识之士认识到当时中国法律的落后,起到了促使中国法律与国际接轨、法律现代化的外因作用。而沈家本就是在这种外力推动下,从内部推动中国法律革新的操盘手。

  虽然生活到了民国时代的沈家本,拒绝担任国民政府司法总长,在“枕碧楼”闭门不出,埋头著述整理法律文献,至1913年7月12日在此故居溘然逝世,民国政府继承了其法律思想,高度评价其在法律革新方面的重要地位,袁世凯的挽联是:“法学匡时为国重,高名垂后以书传”。

  就是这么一个今天看起来残破的院子和摇晃的藏书楼,沈家本在此曾经生活了十三年,在此地他写下了最重要的推动中国法律进步的著作,中国历史上存在了数千年的凌迟、枭首、戮尸、刺字等酷刑就在他的倡导下被废除的。在他的主持下,《大清新刑律》《大清商律草案》《刑事民事诉讼法草案》《法院编制法》《违警律》《大清监狱律草案》《大清刑事诉讼律草案》《大清民事诉讼律草案》和《大清民律草案》数十种与国际接轨的新法律拟订出台。据资料介绍,沈家本的后人也有很多成功人士,还有在政法大学当教授的孙子继承了其法律事业,但不知道这个老宅如何被转手,如何残破至此,虽然纳入文保单位,但没有得到任何维护和保护。

  带着凝重和失望从沈家本故居踱出,沿着北向的一个巷子走出,几十步就到了上斜街。但这里已经不成街了,旁边巨无霸似的建筑觊觎压迫着这座破败的胡同小院。

  沈家本离世已经一百多年了,回想这一百多年中国法治建设的曲折进程,我们应当更加珍视沈家本的法律遗产,象征着中国法律进步的沈家本故居和“枕碧楼”理应得到更多的呵护。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摇晃的“枕碧楼”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