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孟宪钧:古籍善本拍卖的回顾与展望(上)

艺术新闻 艺微客 30浏览 0评论

  古书是中国古代优秀思想文化的重要载体,数千年来,中华民族祖先创造和形成的睿智思想、文学艺术、科学技术、传统美德得以流传至今,完全依靠着由甲骨、金文、竹简、帛书,一直到后来线装古籍这些载体的一脉相承。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古籍善本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遗产中最具特色,最有魅力的实物资料。正因为如此,古籍善本一直受到历代文人墨客、知识分子的偏爱和珍藏,以至在中国历史上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群体——藏书家。令人遗憾的是,在相当一个时期里,古书遭到被排斥、冷落的命运。在那特殊的年代里,古书更被当作“四旧”,列在销毁破除之列。随着党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伟大祖国迎来了科学文化的春天。古籍善本作为优秀的文化遗产之一,受到党和政府的重视和保护。特别是随着社会物质生活的巨大进步,社会稳定,国泰民安,人们追求精神文明的爱好和兴趣日趋多样化,一个收藏艺术品(包括古籍善本)的热潮悄然兴起,方兴未艾。应运而生的艺术品拍卖市场正是满足了社会和人们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

  据笔者所知,古籍拍卖专场最早是1993年中国书店举办的“历代稀见书刊资料拍卖会”,一年后,即1994年,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首次推出了古籍拍卖专场,每年两场,一直延续至今。1996年春,翰海艺术品拍卖公司也推出了首次古籍拍卖专场。同年秋,中国书店举办了第二届稀见书刊资料拍卖会,以后每年举办。此后上海的朵云轩、博古斋、敬华、崇源、工美,北京的鼎丰、中鸿信、盘龙、万隆等拍卖公司,都曾先后举办古籍拍卖专场,其他各地虽然也有古籍拍卖,但规模较大、影响较广的仍属京沪两地。古籍拍卖市场自90年代上半期出现以来,由小到大,由刚刚起步到逐渐成熟完善,经历了将近十年的时间。这当中,古籍拍卖还经受了亚洲金融危机、市场萧条的严峻考验,逐步迎来了一个新的发展机遇。从几年来的实践看,古籍拍卖一直处于相对稳定、健康发展的态势。近一两年来,特别是2000年春拍以来,各地更是呈现出大地回春、万物复苏的良好前景。

  古籍拍卖之所以能够保持旺盛的活力和稳中有升的发展势头,个中原因,值得探讨。据业内人士分析,大致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1.古籍的价值尚未真正到位

  长期以来,古籍受到了冷落,古书业逐渐萎缩。由于主客观原因,古籍价位远远偏低。古籍与其他艺术品相比,价值始终尚未到位。自艺术品市场恢复开放以来,中国书画市场异常火爆,古今书画价格不断攀升,大多数艺术品收藏家和商家也都把目光集中在书画以及瓷器、玉器、杂项等艺术品上。而最能体现中国文化传承精神的古籍善本却有意无意地被人们忽视了,致使古籍善本的价格远远低于其他艺术品。这里不妨打一个小小的比喻:一幅近代名家齐白石、徐悲鸿绘画的成扇,其精品价格可达10万元左右,既使一般作品,也要价值3万至5万元左右。而一册800年前的宋版书的价值也不过10万元左右,前者年代近,存世量大,而后者年代久远,难于保存,传世极稀。二者之间的时代差异是明显的。一般清版古籍(特殊除外)的价值就很难超过万元大关。即以清代有代表性的古籍为例,清雍正版《冬心先生集》,价9000元,都是清代版刻的精品,其价格不过如此,而其中的文化内涵绝非一般近现代书画作品和其他艺术品可比的。同时,古籍的价值与自身相比,也远没有达到鼎盛时期的价格。据有的学者研究,1949年以来,古籍价格远远低于三四十年代的水平。这其中既有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原因,同时也有学术思想、学术风气方面的原因。改革开放以来,百业俱兴,在党的双百方针指导下,思想文化领域异常活跃,科技文教事业大为发展,优秀传统文化的提倡,古籍整理工作的加强,都大大刺激了古籍的需要。自70年代以来,特别是90年代古籍拍卖开展以来,古籍价格确有大量提升,但是古籍仍然没有达到其鼎盛时期的价格。正因为如此,许多艺术品收藏家看到其中保值增值的潜力,纷纷涉足于此。

  2.古籍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我国历史悠久,人口众多,作为最能体现中国文化传承精神的古籍,历来备受中国知识分子的喜爱,藏书名家代不乏人。如今更有广大的古籍善本“发烧”群体,黄河两岸,大江南北,爱书、藏书者甚众。这其中,尤以京沪两地为最。北京是六朝古都,又是全国政治文化中心,长久以来形成了独特的京味文化。古籍收藏在北京有悠久的传统。历史上,特别是近代以来曾经出现了为数众多的藏书家。直至今日,北京的藏书爱好者也以队伍庞大、鉴藏水平高而闻名全国。上海是国际大都市,旧社会它虽是“十里洋场”,但在清末民国,它曾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心,海上画派,名家辈出。古籍收藏,藏龙卧虎。故今人有《上海近代藏书纪事诗》之作。所以藏书活动在上海也是有悠久传统和广泛基础的。特别是每年数次的北京海王村大众图书资料拍卖会和上海博古斋古籍图书资料拍卖交易会,不仅吸引了京沪两地古籍善本爱好者,而且吸引了周边城市乃至大江南北全国各地的爱好者。这是古籍拍卖市场长期兴旺的群众基础和根本原因。

  3.古籍拍卖成为人们寻觅古籍善本的首选渠道

  在古籍拍卖市场形成之前,人们寻觅和收藏古籍善本的渠道主要是各地的古旧书店。如今随着古书书源的匮乏和古书业的萎缩,古旧书店大多以销售文史哲新书及艺术画册为主。仅有的一些销售古旧书的门市也只是出售一些旧期刊、画报、石印本、影印本等,真正称得上古籍善本的图书很难得在书店一遇。另一方面,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拍卖市场的成熟,佳书善本层出不穷,一些罕见古籍不时在拍卖会上面世,如身价高贵的宋元旧本、名家稿本等。就连前辈藏书家郑振铎先生难得一遇的清代名画家萧云从的《太平山水图》、《离骚图》等也纷纷露面,为人们提供了选购的良好机遇。如今拍卖会已经成为人们寻觅和收藏古籍善本的首选和主要渠道。

  4.参与古籍拍卖的人们日渐增多

  古籍善本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收藏古籍善本需要较高的文化修养和古典文献知识。特别是古籍善本鉴定更是一个专门学问,非一朝一夕可以学成。正因为如此,古籍善本的爱好和收藏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和制约。近年来,随着古籍善本知识的普及和传播,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们参与到古籍拍卖中来。据粗略分析,大致有以下几类:

  A.艺术品收藏家和爱好者

  包括一些老的收藏家、藏书家,一些书画收藏家看到古籍善本的潜在价值或为寻觅有关参考资料,也纷纷涉足。

  B.社科界的知识分子

  包括科研人员、大专院校教师、出版社编辑等等,这些人是古籍善本最忠实的爱好者。书店里难遇佳书,只得到拍卖会上来寻求善本。知识分子多无余钱,利用稿酬,或以书养书成为解决购书资金的主要办法。这类人往往有较高的眼力,但因囊中羞涩,难以购买得起价格昂贵和大部头书。

  C. 成功的企业和企业界人士

  这一部分人士,因为经济实力雄厚,往往能够购买价值高昂的善本和大部头书,或达到保值增值的目的,或满足个人对于古代文化爱好的特殊情结。

  D.国有图书馆、博物馆

  拍卖会上往往会出现一些罕见的善本佳椠。一些海外回流的国宝级的古籍善本,必须归于国家图书馆、博物馆收藏和保存。近年来,国家图书馆、博物馆也开始涉足古籍拍卖市场。例如,1999年北京文物公司先后两次成功收购宋本《春秋经传》六册。2000年春上海图书馆以4000万元收购翁氏藏书。

  E.海外机构和人士

  近年来,日本、韩国、美国、英国、新加坡等海外的机构和人士,也纷纷来华淘古籍善本之“金”。客观上推动了古籍价格水涨船高。严格讲,古籍善本有些属文物范畴,不允许出境,海外客人只能竞投从海外回流的拍品和不够年份的拍品,但真正执行中并非十分严格,这也是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

  如今拍卖市场上所称的“古籍善本”,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狭义的古籍善本,它包括或者说涵盖的范围很广,它大致包括公文、私牍(诰命、奏折、试卷、书札等)、佛经(写本、刻本)、古籍、碑帖、印谱、影印本、期刊、外国旧书、老照片等等。从几年来的古籍拍卖实践来看,凡是宋元版本,各类古籍中的精品,以及具有特殊收藏意义的拍品,都有良好的市场前景。具体来说,可以概括为以下若干类别:

  一. 宋版书

  宋代是中国古代印刷事业最辉煌的时期,有宋一代生产了数量众多的优秀图籍。然而由于书这种产品的特殊性质,保存颇为不易,加之历代社会变迁和自然灾害(如水、火、虫、鼠)等因素的损害,流传至今,宋代印刷品的零缣断楮、片纸只字已被人们视为瑰宝,故旧有“一页宋版,一两黄金”之说。今天,由于宋版书日稀日贵,只要宋版书一经出现,便可激活市场,取得不俗的业绩。从几年来的拍卖实践来看,大约一册宋版书价位在10万元以上,佳者可超过100万元。一页宋版书价位大约在数千元左右,佳者可达2万元。兹略举数例,以见一斑。

  早在1995年嘉德公司春拍宋刻本《欧阳文忠公集》白皮纸一册,成交价为20万元。1995年秋,嘉德公司推出宋周必大刻本《文苑英华》一册,白皮纸、蝴蝶装,宋宫原装,历经宋、明、清内府递藏。《文苑英华》一书目前仅有明刊本存世,这册宋本可校正明本脱误之处甚多,故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书后并有近代大藏书家傅增湘的长篇题跋,该书估价60万至100万元,结果以130万元的高价成交。1996年春,嘉德公司的宋本《童溪易传》一册,以20.9万元成交。1999年春,翰海公司又以此册重拍,成交价为29万元。1996年秋,嘉德公司的宋本《蒙求》三册,这是一部流传有绪,名家题跋的孤本,最终以50万元成交。1998年春,嘉德公司推出南宋淳熙改元锦溪张监税宅刻本《昌黎先生集》六册,以101万元成交,平均每册价格近20万元。1999年春,嘉德公司的宋刊本《春秋经传》四册,成交价为160万元。1999年秋,嘉德又推出宋刊本《春秋经传》的另外二册,结果成交价高达121万元,单本价格约合60万元。

  2000年春,嘉德公司推出南宋建安余氏刻本《活人事证药方》孤本一册,该书以其特殊的牌记和传奇式的流传经历,引起各路买家的竞争,终以39万元成交。同年,海王村推出的宋庆元二年(1196年)江西吉安周必大刻本《欧阳文忠公集》一册,书品宽大,刊刻精良,白麻纸本,犹存宋式蝴蝶装,800年前旧物,至今触手如新,引起众买家的激烈竞投。从25万元起价,历经十多回合的较量,终于以51万元落槌。2001年春翰海公司推出宋版《春秋佳传》一册,存卷十一、十二两卷,原书纸白如玉,墨凝如漆,字大如钱,开本宏朗,颇为壮观。既保存清宫原装,又御玺累累,被著名版本学家赵万里称之为“宋本浙本代表作”,最终以145万元成交,创宋版书单本价格的最高纪录。由以上数例,可见宋版书价格火爆之概况,其他各拍卖行如上海朵云轩、博古斋等也屡有宋版出现,情况大致相同,兹不赘述。

  宋版书不但是整部、整册身价昂贵,即使是零篇残页也价格不菲。如1998年嘉德秋拍《资治通鉴纲目》宋麻纸一页,成交价6000元。1999年嘉德秋拍宋刻《朱晦庵文集》一页,成交价为12000元。2000年春嘉德公司推出宋刊《隋书》零页,有著名学者、藏书家潘景郑先生边跋,成交价8000元。1999年春,海王村拍卖有限公司推出的《资治通鉴》残页二纸,分别以6800元和6000元的价格拍出。最令人注目的是,1999年春嘉德公司拍卖《丹杨后集》傅增湘旧藏宋版书一页,成交价竟达2万元,成为宋版书单页成交价之冠。

  二.御玺、御题本古籍

  中国古籍流传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流传有绪,代有著录。特别是宋元明历代的佳椠善本,许多曾经历代宫廷内府收藏。清乾隆年间,文治武功,盛极一时,许多古籍善本皆被从民间征集到内府并著录于《天禄琳琅》、《石渠宝笈》等书中。乾隆皇帝往往将御玺钤于心爱的书上,并加以品题。如今这些曾经御玺御题的古籍,因为俱有特殊的收藏价值而倍受人们的抬爱和青睐。以近年来拍卖的情况来看,不仅钤有玉玺的宋元版本价值更高,即使是明清版本,一经御玺和御题也顿时身价百倍了。

  1995年秋嘉德公司推出宋本《文苑英华》,此书曾经宋明清内府递藏,钤有宋“内殿文玺”、“御府图书”和明“敬德堂章”、“晋府图书之印”等印,最终以130万元成交。1996年春嘉德公司拍卖的《周易本义》一册,原题为宋本,雕刻极精,字大如钱,墨浓如漆,且乾隆五玺俱全,极富收藏价值,以17万元成交。1999年春、秋两季,嘉德公司拍卖《春秋经传》四册和二册,分别以160万和121万元成交。1999年秋,嘉德公司拍卖的宋本《后村居士集》一册存二卷,乾隆五玺俱全,成交价22万元。

  1996年春,嘉德公司以一册乾隆玉玺俱全的元刊本《昌黎先生集》竞拍,结果成交价10万元。1996年秋,嘉德公司以三册元刊本《昌黎先生集》竞拍,因有乾隆御玺和御题,成交价均不菲。第一册《昌黎先生集》不但五玺俱全,而且有乾隆御题,以19万元成交,后二册仅有乾隆五玺,也以17万元成交。1998年春,嘉德公司推出的元刊本《昌黎先生集》三册竞拍出了51万元的高昂价格。2000年嘉德春拍的《昌黎先生集》元刊本六册,与前几次所拍当是一家眷属,此书从100万元起拍,经过多轮角逐,最终以190万元成交,成为当时中国古籍善本拍卖的最高成交价,使这部元刊善本拍卖画上了完满的句号。

  1997年春,嘉德公司首次推出的明刻本《唐文粹》二册,由于乾隆五玺俱全,属《天禄琳琅》旧物,以10万元成交。1998年春,嘉德公司第二次推出明刻本《唐文粹》五册,该书与上述二册当为一家眷属,曾著录于《天禄琳琅书目续编》、《溥仪赏赐溥杰书画目》等,最终以36万元成交。1998年秋,嘉德公司再次推出明刻本《唐文粹》的另外一函十册,为全书卷一至卷二十一,乾隆五玺俱全,终以28万元成交。1999年秋,嘉德公司第四次推出明刻本《唐文粹》二册,成交价13万元。四次总成交价为87万元。至此,御玺本《唐文粹》的拍卖告一段落。

  2000年春,嘉德公司推出的明嘉靖本《文选》一册,乾隆五玺俱全,流传有绪,曾著录于《天禄琳琅书目续编》,成交价为16万元,创明版书单本价格的最高纪录。清康熙刊本四册,乾隆御玺御题。此书为清版,乾隆误题为宋本者,即便如此,此书成交价仍达到30万元。又清初省园刊本《帝学》四册,此书原为清初藏书家季振宜收藏,后入清宫,为《天禄琳琅》旧物,也是以清版充宋版,蒙蔽乾隆者,因有乾隆御玺,加之宫内原装,终以10.7万元成交。另一部《尚书详解》为康熙通志堂本,乾隆帝误以为宋本,不仅钤有“乾隆御览之宝”、“天禄琳琅”、“太上皇帝之宝”、“古稀天子”等多枚御玺,且亲笔题诗。此书一出立即受人追捧,经过多轮较量,终以46万元的高价成交。

  2000年秋,嘉德公司推出《学易集》,此书为乾隆武英殿聚珍版,白纸和印纸墨精良,是留避暑山庄御用之物。蓝绫面、黄绫签,请内府原装,且钤有“避暑山庄五福五代堂宝”、“烟雨楼宝”、“避暑山庄”等印,终以7.8万元成交。

  2002年春,中国书店海王村拍卖公司推出雍正内府铜活字《古今图书集成》零本一册,以其钤有“重华宫宝”、“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等内御玺四方,而备受瞩目,终以4.6万成交,其价几近宋元旧本。

  三.明代佳本

  明代的印刷业规模大,分布广,品种多,是中国古代印刷史上的全盛时期。明代印刷技术更加成熟,图版刻印更为精良,并且创造了彩色套版印刷技术,金属活字和套印技术广泛使用。明代早期印刷品尚存宋元遗意,中期以后逐渐形成自己独特风格。明代后期虽然总体上呈衰落趋势,但套印本、拱花版本的使用,又给印刷业凭添了生机。明代距今大约400至600年,明代书籍的流传也是日渐稀少,特别是那些雕刻精工的古籍,更是收藏者们追逐的猎物。明代中早期印本的价格历来不菲,如今更是有增无减。试看下列诸例。

  1996年春翰海公司推出的明嘉靖沈氏野竹斋本《韩诗外传》四册,成交价为1.8万元。1998年秋海王村推出的明嘉靖本《唐文粹》十六册以3万元起拍,终以8.1万元成交。1997年春嘉德公司推出的嘉靖郭氏济美堂本《河东先生集》二十四册,成交价5.5万元。1998年春翰海公司推出的同书二十册以3.5万元成交。1998年秋海王村拍卖的明嘉靖郭氏济美堂本《河东先生集》,白棉纸二十册,成交价3.8万元。1998年春上海博古斋拍卖的明嘉靖本《韦苏州集》白棉纸四册,终以3万元成交。海王村1999年春拍推出的明嘉靖徐氏刊本《周礼》八册,成交价为2.5万元。又明正德嘉靖间的《盐铁论》六册,成交价3万元。2000年春海王村推出的嘉靖元年傅伦刊本《白虎通德论》四册,因是当代学者黄永年先生的旧藏,也以1.9万元成交。又明嘉靖三十九年顾氏刊本《南唐书》六册,乃清怡亲王府的旧藏,刊印俱精,以3万元的高价成交。1996年春,嘉德公司推出的明弘治十三年马炳然刻本唐代诗人李贺的《锦囊集》二册,原书刻印精良,为赵孟书体,尚存元代遗风,为不可多得的善本,估价7万至9万元,最终以17万元成交。1997年秋上海朵云轩推出的明弘治刊本《吴越春秋》二册,历经卢文、缪荃孙等名家递藏并批校,终以3万元成交。2000年春海王村推出的明弘治刊本《徽州府志》(存二卷)棉纸二册,乃傅增湘的旧藏,成交价1.1万元。又明刊本《山谷老人刀笔》二册,因刊刻精,时代早,以2.1万元成交。2000年春鼎丰公司推出的明弘治十五年刊本《音点春秋左传》六册,白纸精印,品相极佳,终以6.2万元成交。1996年春翰海公司推出的《明成化十五年历书》棉纸一册,以1万元成交。1999年春海王村拍卖的明成化刊本《刘文靖公集》棉纸八册,傅增湘旧藏,以2.5万元起叫,终以5.8万元成交。1997年秋上海朵云轩推出的明正统九年刻本《天皇至道太清玉册》白棉纸包背装一册,以2.8万元成交。1999年春海王村推出的明永乐元年刊本《古今列女传》三册,以4.2万元成交。明本成交价最高者当推1999年春翰海公司拍卖的明永乐刊本《新刊武当足本类编全相启实圣录》四册,全书棉纸精印,蝴蝶装,开本阔大,且上图下文,图文并茂,流传至罕,估价为15至20万,最终成交价达28万元。由以上可以看出,古籍版本的年代越早,其价值越高。

  明代中晚期的善本佳刊也有不俗的价位。2000年春上海博古斋拍卖的隆庆元年《乔梦符小令》成交价1.6万元。隆庆三年的《正杨》,先是1997年秋朵云轩以1.8万元成交,后1999年春海王村又推出一部,乃近代藏书家傅增湘的旧藏,以2.2万元成交。1998年秋海王村拍卖的明万历东雅堂刊本《昌黎先生集》白棉纸十二册,是明晚期著名版刻,以3.5万元成交。1997年秋上海博古斋推出的同书白棉纸十六册,成交价4万元。1998年秋朵云轩推出的明万历刊本《孤树裒谈》白棉纸四册,乃黄裳先生旧藏并题记,虽是残本,极其稀见,仍以3.6万元成交。《玉台新咏》是明崇祯年间赵氏小宛堂仿宋精刊本,历来为书林所重。1996年春翰海公司推出的小宛堂本《玉台新咏》四册,为清王府明善堂的旧藏,品相极佳,以1.8万元成交。1999年秋嘉德公司推出的又一部小宛堂刊本《玉台新咏》二册,有“嘉庆御览之宝”、“天禄继鉴”等印,以3.8万元成交。2002年春,翰海公司推出的明万历刊本《太上黄庭内景玉经》一册。该书系白棉纸印本,明版印本极其罕见,况此书仅知台湾某图书馆著录一部,传世极稀,以1.3万元成交。2002年春,上海博古斋推出明刊本《诗学禁脔》白棉纸一册。该书大字疏朗,纸白版新,刻印俱佳,书首有翁同和跋语,阅之令人爱不释手,估价为5000-6000元,终以3.2万元高价成交。

  套印本古籍以明末闵、凌二家最为著名,套印本多以白棉纸印就,墨文朱批,朱墨灿然,引人入胜。多者有三色、四色套印者。故套印本书历来为人们所钟爱。1997年秋嘉德公司的三色套印本《楚辞》,以1.8万元成交。1998年春嘉德公司的套印本《晏子春秋》四册,成交价为1万元。同年,海王村推出的明闵刻《唐诗艳逸品》白棉纸四册和明凌刻《王摩诘诗集》白棉纸六册均以2万元成交。该场推出的另一部明闵刻《列子》四册,成交价1.2万元。1998年秋海王村拍卖的明凌刻本《孟东野集》四册,白棉纸,朱墨套印,成交价1.2万元。而到2000年春,同样一部《孟东野集》四册,买家争至2万元才得以成交,书价攀升,于此可见一斑。1997年秋嘉德公司推出的明本《花间集》四册,成交价1.2万元。1999年秋海王村拍卖的《花间集》四册,也以1.2万元成交。1998年秋海王村推出的明凌刻四册套印本《世说新语》十六册,以3.5万元成交。1999年春翰海公司推出的《草堂诗余》四册,成交价1.8万元。又明万历闵刻本《文心雕龙》白棉纸六册,因此书为五色套印,纸精墨妙,终以3.3万元成交。1999年秋海王村推出的《淮南鸿烈解》白棉纸八册,书品完好,刻印俱佳,成交价2万元。又《庄子南华真经》一函六册,朱墨套印,成交价2.2万元。又《吕氏春秋》凌刻本八册,成交价2万元。于此可见,明代套印本古籍的价位始终保持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平上,并且有逐步上升的趋势。

  来源:文章来自《艺术市场》2003年01期

  注:经作者同意选载,文章未经作者审阅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孟宪钧:古籍善本拍卖的回顾与展望(上)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