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一台硕鼠图》:对贪官的嘲讽

艺术新闻 艺微客 28浏览 0评论

  

  晚明有这样一类瓷画:画中有一只台几,台几上面或停着一只鹰,或蹲着一头狮、虎。我曾经撰文解读,认为此类画作的寓意是“一台禽兽”,用来笑骂黑暗的官场。(见《东方收藏》2017年第3期58页)本文再说说另一种相似的瓷画:画中也是一只台几,台几上也是匍伏着一兽(见图)。从这只兽的造型看,它显然不是狮,也不是虎,更不是鹰。它是什么动物呢?看它獐头鼠目,身材肥硕,神情猥琐的模样,我以为画的应该是一只大老鼠!它的画意表示方法与“一台禽兽”相似,以一只台几与一只硕鼠组合,示意“一台硕鼠”。

  “硕鼠”在中国古代历来是贪官的象征。早在先秦,《诗经》中就有“硕鼠硕鼠,无食我黍”的句子。几千年不变的专制统治,导致几千年不变的规律:每个王朝新建立时尚能保持一定的清廉风气;后来约束渐渐松懈,官场上出现大量贪腐现象;到王朝末期形成无官不贪的局面。无官不贪,离王朝崩溃也就不远了。这种腐败亡国的现象,明代晚期也不例外地出现了。这里举个事例,来看看明晚期官员贪腐严重到何等的程度。

  崇祯元年(1628),新上台的崇祯皇帝想励精图治、有所作为。他数次召集臣下商讨治国之策,听来听去却听不到几句真话,总是不能满意。此时,这一年刚授职户科给事中的韩一良上了一疏,直陈朝廷贪腐积弊。疏中说:“然今之世局,何处非用钱之地?今之世人,又何官非爱钱之人?皇上亦知文官不得不爱钱乎?何者?彼原以钱进,安得不以钱偿。臣所闻见,一督抚也,非五六千金不得;道府之美缺,非二三千金不得;以至州县并佐贰之求缺,各有定价;举监及吏承之优选,俱以贿成,而吏部之始进可知也。至科道亦半以此得之,馆选亦然。臣之风闻如此。臣起县官,今居言路。以官言之,则县官行贿之首,而给事给贿之魁。诸臣言蠹民者,俱归咎守令之不廉。然州县亦安得廉?俸薪几何?上司票取,不曰无碍官银,则曰未完抵赎。冲途过客,动有书仪,多则十金以上,少则十金以下。欲结心知,不在此例,岁送不知几许。至巡按荐谢每百金,旁荐五十金,其例也。近且浮于例,遇考满朝觐,或费至三四千金。夫此金非天降,非地出,而欲守令之廉,得乎?科道人号为开市,臣两月内辞书仪可五百余金,臣寡交犹然,余可推矣。” 奏疏最后说,“伏乞陛下大为惩创,逮治其尤者。”韩一良此疏无论是为皇上分忧也好,还是想自己立功也好,可谓将晚明官场上的贪腐现象揭露得淋漓尽致。

  崇祯帝看到韩一良的奏疏大喜,立即召见廷臣,让韩一良当众宣读疏文。读完,崇祯举着奏疏对内阁大臣说:一良是忠鲠之臣,可任命他做都御史。此时,吏部尚书王永光站了出来,他请皇上下令,让韩一良指出谁在贪腐的具体例子。崇祯想想,对啊,就让韩一良当庭检举揭发。韩一良支支吾吾,似乎不欲指控的样子。皇上见韩一良为难,令他回去写份密奏报上来。过了五日,韩一良仍然没有提出实质性的指控。

  于是崇祯帝再次召见韩一良、王永光以及其他廷臣,针对奏疏中说的“臣两月内辞书仪可五百余金”,直接问韩一良:“五百金谁之馈也?”韩一良仍然不肯说具体的人名。因为他知道,一旦他说谁向他贿赂,崇祯必定会严厉惩处这个人。这样不但害了别人,无官不贪的局面也未必能就此改变。于是只好坚持说自己只是“风闻”而已。崇祯对韩一良的所作所为由高度赞赏变成极为不满,于是以韩一良说话前后矛盾为由,将他官职革去了事。韩一良的遭遇说明,晚明官场上的无官不贪,已经到了谁提谁倒霉,根本无从下手整治的地步!

  瓷画《一台硕鼠图》应该正是工匠们有感于官场上贪腐现象的严重而创作出来的。它与《一台禽兽图》属同一个年代的产物,它们之间肯定存在着相互影响和借鉴的关系。谁先谁后,如何演变,不太好说,但两者的区别是明确的。“禽兽”是用来表现官员凶恶残暴的一面,而“硕鼠”表现的则是官员贪婪腐败的一面。画中硕鼠的身材特别肥大,正是要象征官员贪腐的极其严重性。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一台硕鼠图》:对贪官的嘲讽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