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张晓彦:教画32年,他和学生的作品被出版强盗无耻抢劫

艺术新闻 艺微客 57浏览 0评论

摘要:子弹可以多飞一会儿,但欺世盗名的无耻混蛋最好立刻滚

正文:

本文系朋友投稿

《让子弹飞》里张麻子(姜文饰)得了委任状,摇身一变成了鹅城县长马邦德,并成功铲掉恶霸黄四郎(周润发饰)。

现实里,一个出版行业的恶霸却不如电影里黄四郎那么好对付。

它蛮横又傲慢,嚣张又猖狂,偷了老师和我们的作品去印书牟利,却丝毫没有半点愧色。

老师教我们为人和创作要真诚。作为学生,我们真诚的对待艺术,也真诚的看待世界,但真诚在“作品被偷”的事实面前,脆弱又无力。

手里的画笔纵然能描绘人间美好,却终究不是子弹和刀刃,难以保护自己倾注时间和心血的作品。

卑鄙没有成为卑鄙者的墓志铭,反而成了卑鄙者的通行证。

教画30年,遇出版黑店

1988年,热爱艺术的王华祥教授从央美毕业并留校任教,如今已经执教32年。

这30多年里,他总结自己的教学方法,依据美术脉络梳理出“王氏五步法”,并与学生的个体情况进行融合。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王老师的学术成果和学生们的作品却被一家正规出版社明火抢劫,被盗图、被署名。

学术强盗的有证之罪

最近爆出的学术造假和学籍顶替事件,从学界到民间的态度都是零容忍。

那么面对盗名又盗图的学术强盗事件,我们的态度亦该零容忍。

王老师和我们对重庆出版社强盗行为并非空口指控,而是有着实锤证据。(下面做部分侵权举例)

▲排版相似,内容相同

▲左图:《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排版,第23页;右图: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素描--王华祥反向教学系统》排版

▲四川音乐学院成都学院油画系教授李昌龙老师在飞地艺术坊所作,“伪书”《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主编没得到授权。

▲“伪书”《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主编没得到授权。周旭波的临摹作品(飞地留校作品)

不得不说,这家出版黑店虽然心黑但眼睛很亮,很有挑侵权对象的“眼光”,知道王老师的学术成果有其教育价值和商业价值。

东拼西凑来的书籍,印刷质量竟然还过得去,但书籍的内容结构着实不敢恭维。

盗用美院教授的名义出版教材,未经授权擅自使用创作者作品,此种强盗行径,不仅是侵害师生的著作权,更深的影响是对于手握此书的求学者来说,拿着伪造的“地图”指路,很可能被带上一条学习绘画的歧路。

仅靠出版社小编辑的拼拼凑凑,怎么可能理清美术学习的内在逻辑,更不可能关注到课程架构的革新和误差。出版教材是一项很有社会责任的事情。一套严谨、科学的绘画教材,要经过极具美术造诣的专家潜心编校才能最终面市,要对得起自己的学术,更要对得起万千学生。

可以说,重庆出版社有着一身还算过得去的出版功夫,却违背职业道德、抛弃社会责任、毫无学术敬畏,而这个明火抢劫的出版黑店,即使被抓了现形依然心存侥幸,甚至连一句道歉都不曾有过。

嚣张,实在是嚣张。

书卷流氓,得之必诛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重庆出版社的恶行若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对每个教育著作者来说都会是个人知识产权的潜藏隐患,今天可以堂而皇之的盗取央美教授的学术成果和学生作品,明天就可能故技重施让更多师生的权益受到侵害。

这家做书卷生意的黑店,究竟是继续仗势欺人,还是乖乖的认错改过,凭我们这些学生的口诛笔伐力量仍然十分有限,还需学术、艺术、教育、出版界的前辈及同辈们的助力。

做个文化商人、知识卖手也得有点气节,光天化日的做卑鄙又龌龊的勾当,实在让人不齿。能站着把钱挣了,干嘛非要吃相难看的跪着呢。

张麻子那颗夺人性命的子弹可以多飞一会儿,但欺世盗名的无耻混蛋最好立刻滚。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张晓彦:教画32年,他和学生的作品被出版强盗无耻抢劫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