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不平君:重庆某出版社千万不能“将错就错”!

艺术新闻 艺微客 32浏览 0评论

一个普通人要想著书立说出版一本著作其实挺难的,如果没有成果、没有路子、没有财力等这些必备条件大多时候搞不定,加上如装修般的耗时费力,不历经个二校三校的都不能让你扬名立万光宗耀祖。但这种难事儿在王华祥身上就显得“轻松”多了,近期被一家有着悠久历史背景的重庆某出版社在未经其本人授权、未经原画作者和原出版社许可的前提下胆大包天直接暴力冠名,并且盗用大量飞地艺术坊的学生作业和教学方法却打着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的名头大肆叫卖,脑路清奇,套路新颖,实在是超出常人的认知范畴和逻辑界限。

淘宝、京东、当当正在热卖:    

其实,此书非王华祥所著,他也从未编过以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名义的素描书。所作素描书,多以“飞地艺术坊”及个人署名品牌样式面世。想必王华祥平时也忙碌不堪,未曾关注到图书市场的变化,大名被冒顶之事也一直未知。直到今年6月,他的学生在网上看到有王华祥的新书在售,购买后随与老师分享学习心得,这一问可不打紧,问的王华祥一时摸不着头脑,完全想不起来何时编撰过这本书。     

随即叫学生发来图书版权页图片及相关目录页及内页内容图片,一看“这可不是我编的书啊”。王华祥一头雾水。抖音上的小姐姐们说,名声在外的大艺术家王华祥又出新书了!超豪华,超丰厚,超实战,价格168元,实际上,这事与王华祥无半毛钱关系,他是被署名的。众生皆为王华祥恭贺道喜出版新书,王华祥却一脸蒙,不知喜从何来?想想,重庆出版社利用王华祥的名人效益弄点钱花,本也无何厚非,但你得尊重人家啊,你得尊重知识产权吧,更何况你们重庆出版社就是贩卖知识的机构,怎么能无视知识产权的基本底线,肆意践踏著作权与名誉权呢?这都是无耻流氓的做法,早已被公权社会所抛弃,是稍有点公民道德意识人所不齿的。

整个事件的大致情况没必要再啰里啰嗦,不了解的可以参考今日头条等各大媒体平台。事情本身并不复杂,不需要很专业深厚的知识背景,只需要靠常识和良心就能理解和判断其中的来龙去脉孰是孰非,大致就相当于请诸位判断一下人教社八年级数学自读课本中“爱因斯坦用相对论证明勾股定理”的扯淡程度。很多公众号和匡扶正义者将重庆某出版社行为简单定性为抄袭,显然把这种行径变成了偷鸡摸狗的行为;有些拔刀相助者认为应该李逵打李鬼,显然又忽略了没有李鬼唯有李逵被强行捆绑压榨而丧失人权这一基本事实。至于旁观者中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唯恐天下不乱者,冷嘲热讽,纯属扯淡,难入法眼,懒得落墨。因为傻子从来都不是后天培养成的,而是天生的,大多时候是一辈子的事情,犯不着在意这些好事者的说辞,他们改变不了问题的性质,点到为止即可。

“伪书”《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第9页

这是2014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

《素描--王华祥反向教学系统》,第21页

排版相似,内容相同

事件通过诸多媒体平台得以曝光后,舆论上基本是呈现一边倒地支持王华祥维权,该出版社在公众心中的权威形象瞬间轰然倒地,相关出版界兄弟单位对此做法更是一脸懵,以为自身跟不上行业发展的新模式而惶惶不可终日。那么,在出版业备受摧残步履维艰的今日,该出版社是一时利欲熏心狗急跳墙还是心存侥幸投机取巧?这里面到底是出版社店大欺客行为还是本书主编或者是本书策划人员图谋业绩之行为?要说该出版社及相关人员不懂法,那是对该出版社历史的不尊重,也是对出版界赤裸裸的侮辱。若要说是一场误会,那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一场误会。现在“三缺一”,交通再堵,千里江陵一日还,重庆某出版社或者是本书实际“策划者”也该到场露脸了,总不能一直背负着欺世盗名的骂名。饭碗可以不要,但屁得放,这是做人的底线和尊严。

左图:《素描--王华祥反向教学系统》排版

右图:《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排版,也就是换了照片

左图:《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排版,第23页

右图: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素描--王华祥反向教学系统》排版

就王华祥的段位和身份来讲,不至于被当成软柿子捏。但世事难料,现实残酷,不但被捏了还被拿去贩卖了。最关键的是,置王华祥于不义之境况,让人觉得王华祥在借中央美院之名欺世盗名,令中央美院、高等教育出版社、河北美术出版社以及众多作者对王华祥产生误会。若非王华祥及时发现并加以澄清真相,恐怕比窦娥还冤。倘若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合情合理;别人打着老王的旗号卖老王的瓜,不是流氓,就是强盗。

四川音乐学院成都学院油画系教授李昌龙老师在飞地艺术坊所作,

“伪书”《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主编没得到授权。

作为一家代表地区出版实力的出版社而言,做出这种匪夷所思毫无底线的事情,从法、理、情等角度都令人难以接受。虽然隔行如隔山,但是套路雷同,大多虚构。事实上一般出考前书籍的作者,并不指望能够通过卖书赚的盆钵满盈,大多是为了立门面树标杆再进行二次利益转化。至于卖书获得的眼前利益,大都被出版社占为己有克扣刮尽。但这些也不是该出版社得寸进尺突破底线罔法律之不顾的理由吧?按照该“伪书”的出版逻辑,显然有自己的一套“天下人都敢想不敢干但该出版社就敢干的”厚黑学盈利模式:王华祥教授+飞地艺术坊+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敲门砖=钱。可谓工具明确,对象精准,损人利己,误人子弟。针对此事,是这个主编不懂版权法吗?可能性比较低,都是参加过编辑职业考试的人,不至于连常识都不懂。是5位本书策划、2位责任编辑不知情而是“非正式员工”或“新手”所为吗?也不至于,不要每次都拿这个说辞甩锅,会被吃瓜群众看不起的,生活毕竟不是狗血剧。这本书得以通过并出版走的该出版社正规程序吗?如果是,签字授权通过的人都是跨界出演吗?出版社的程序、流程是不是都是摆设?监督机制又在哪里?既然叫2020版《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那是不是还有其他相关系列书正伺机蓄势待发?一个“几十年来为社会提供了数十亿册计的健康有益的图书和教材”的资深出版社不至于为了一本考前基础教学书栽跟头,更不至于因此事铤而走险触犯国法,犯不着,也没必要。难道是出版社有外包业务结果自己惹了一身骚吗?还是说内部创收分摊业务结果被自家员工“坑社”?琢磨了一堆,其实上述问题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出了问题,得尽快有效解决。在此宁可想象重庆某出版社也是受害者,但此“伪书”以其名义出版并全国销售,显然也脱不了干系。是个别员工的问题,还是出版社的问题,或者是出版机制的问题,总归都是人的问题。人很多时候要像畜生一样活着,但决不能变成畜生,因为人要脸。“伪书”屁股后面写的“版权所有,侵权必究”,既不是行业套话,也不是只给别人看的。

“伪书”《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主编没得到授权。

周旭波的临摹作品(飞地留校作品)

此事的解决其实并不取决于王华祥,而是取决于该出版社的态度。出了事,得摆平。犯了错,得挨着。赚了钱还能立牌坊的,那都是正当营生。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态度是第一位的。出版社完全可以以王华祥之“将错就错”理念来一把“将错就错”,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如果说王华祥的个人名誉尚小,出版社也可以不管不顾我们这些好欺负的艺术家群体继续横行于世。但是,出版社是不是需要给中央美术学院一个交代?是不是需要给高等教育出版社、河北美术出版社等兄弟单位一个交代?是不是需要给那些画作的作者们一个交代?是不是需要给所在销售平台一个交代?是不是需要给千千万万的大多有艺术梦想的读者一个交代?是不是还需要给敲门砖一个交代?你总不能拿敲门砖给了老王一砖自己却闷着头数钱吧?一句话,这次擦屁股,显然不是两三卷卫生纸就能办到的。

“伪书”《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基础》主编没得到授权,

刘洋的作品被用作封面。

专业的人做事就怕不专业。出版社洗地的最好办法就是拿出此书的出版合同。如果出版社能够拿出双方签订有关此书的出版合同,那就权当此文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果拿不出,出版社千万不能“将错就错”,更不能置若罔闻,毕竟不能像如厕静等半小时未尿出还故作镇定,姿势很重要,姿态更重要。对于出版社来讲,维护作者的合法权益本是分内之事,望该出版社:内部自查,澄清公告,还人清白,尊重知识,遵守职业道德、社会公德,敬畏法律。(事件部分选自抄袭的艺术和藏真艺术网)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不平君:重庆某出版社千万不能“将错就错”!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