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诗人情怀的书法家——大漠

艺术新闻 艺微客 55浏览 0评论

说不清是那一片云彩,托着大漠飘到了都城,他扎下了根,成长壮大,汇入北京名流。大漠带有一股仙气,云里雾里的环宇中,神游万仞。他喜欢研究老庄,也常在禅境中破迷,箕踞一苇草堂,时不时出游,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山水名胜考古探今,五行八做品味生活,五湖四海会友邀朋,他有一位文人官员的朋友说:“感觉他是一个玩家,一个大玩家,大漠于茶、于酒、于紫砂、于玉石,情有独钟。”爱好广泛的他,骨子里最衷爱的是诗文、书艺,心灵中探索的是天地之原道,生命之本质。

推测而言,大漠原本道士,又具僧容;原本诗人,却逞书艺。以强烈的自我表现的格调,张扬个性,他审视周围,感觉越来越少有“独立之人格”所能表达的人,大多数人佚失自我,随波逐流。记得当代画家曾宓讲过一句话:“认识自已,是艺术的第一课。”在认识自已的基础上,表现自我是大漠书风的追求,他曾说:“落笔挥毫,不是想的有多象古人,而是想有多象自已,象古人易,象自已难。”为了能够认识自已,大漠以“自省”做为心灵的驿站,调整自我的生命状态。其《咏怀》诗中云:“曾因壮志想欺天,不惟无才愧做人。”自省的过程中,所有的表白,有一份愧疚,亦有一份傲气,鞭策自已,傲視群雄。追寻艺术的征途上,他非常奋勇,“拼却人生三万日,换取狂名一墨魂。”潇洒时呈霸气,描写此人,恰似大文艺理论家刘勰所云:“情往似赠,兴来如答。”

一苇草堂是一道风景,大漠是堂主,只要是一苇草堂主人开门,草堂永远是高朋满座。主人很自负,他得意地言论:“当风景里有了我,我就是一道风景,当我成为一道风景,风景里少不得我,我在风景里,风景在我的记忆里。”大漠想为风景增光添彩,想溶入到风景里,他“归隐深山今尚早,留待时光为浮名。”他梦想着“亦僧亦俗亦神仙。”确实想得很美,“墨魂”荡漾在风景线上,眩目其浮名,标榜其行迹,宣传其精神。雄心勃勃,不甘于沉沦,所思所想,符合韩愈的理念:“若皆与世沉浮,不自树立,虽不为当时所怪,亦必无后世之传也。”

大漠有志向,一直孤身前行,他写道:“人生的设计里,是并肩行走的路,可每一次回首,都是一个人的天涯。”表面上看他的生活界域,社交圈子,不乏同声唱和之人,可是达人适已者何在?回忆消失的岁月,回头一瞧,天地苍茫,一丝凄凉浸孤身。他举目望苍穹,手握笔管,挥毫渲泻,狂草畅怀,龙腾九天。比肩并履,通融陆机《文赋》描述的情景,“或托言于短韵,对穷迹而孤兴。俯寂寞而无友,仰寥廓而莫承。譬偏弦之独张,含清唱而靡应。”一丝一毫的心绪凝结,皆是他展露才华的发端。

休看他交友甚广,一苇草堂热热闹闹,实则,他喜欢欣赏孤独,孤独能让他遨翔于他的心灵世界。孤独中,他曾迈步进入十八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的《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遐想》之中,耳边听到卢梭的声音:“唯独在这些孤独和沉思默想的时刻,我才是真正的我,才是和我的天性相符的我,我才既无忧烦又无羁束。”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置身雨天、雪地、海滩、山径……,思想如海中鱼、空中鸟,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华夏大地,他踏足青山莽原,浮临静水急流。西洋的帝国美利坚,他以书法作品传递龙马精神;东洋的经济强国日本,他携书艺论道,交流结缘。前途风尘,乐此不疲,恍惚之下,无论真假幻化,如神话一般。他感慨:“为了美好,所以这个世界上有了杜撰的故事和传说的神话。”为了美好,他也任由人们编一段神话,把他勾描成带有仙气的世间高人。

大漠用佛家言表白,用道家语探索,用儒家话传达。大漠有诗《茶事》:

昨日问茶事,

茶事无多言。

三更起梦饮,

四时定心闲。

禅境梵音,当作九霄外听闻的妙曲。又有诗《游武夷山》:

访山不辞远,

探幽带梦还。

游水方三日,

阅古已千年。

洞天福地,可为乾坤内观看的太极。再有诗《岁末咏怀》:

踏破岁月带风还,

一日狂沙一长天。

头顶云罗青蓝紫,

心底乾坤苦辣咸。

放声三啸惊霄汉,

舞墨半洒动山川。

胸中块壘築断壁,

清泪和血记残篇。

纸墨笔砚,便是心灵中助兴的友朋。以儒释道的意念观想大漠,此人修行想要达到:即能入世,又能离境,尽量摆脱世俗的标配生活。他研究艺术有其思想本质的须求,那个名扬世界,《浮世德》的作者歌德留言:“逃避这个世界,再没有比从事艺术更可靠的途径,而要想与世界紧密相关,也没有比艺术更有把握的途径。”说起来,他常借禅语道论呈书法之狂狷,便不难理解了,亦不难明了其人《独居南城暮雨感怀》中句:“一门执心书生气,三昧真如棒南柯”的复杂心情,好象登台亮相一个“亦佛亦俗亦神仙”的身段把式。

朱子曰:“道者文之根本,文者道之枝叶。”深究道理的大漠无论儒家言、道家语、佛家话,吸收其可利用之精髓,修养文艺之枝叶。在休养生息中,胸怀里生长着一股高傲的神态,他的高傲不易察觉,实际上,同喊出:“上帝死了!”的德国人尼采一样,尼采讲:“我祈祷,我的高傲陪伴我的智慧!”以智慧的运做,大漠干了许多事。他的故乡在河北南宫,当地官员赞誉:“大漠,是南宫文化的骄傲!”

(作者:魏万利,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鉴定委员,《禅茶与书画》副主编,美术评论家,书画古书鉴定专家。)

(完)


大漠介绍:

其实我更喜欢诗

却不敢做一个诗人

把诗情倾注到笔墨里

线条当歌

——大漠自述


大漠,原名刘中诚,斋号一苇草堂,是当代“一笔龙”书法创作最具影响的书法家。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西城区书法家协会理事、北京道教协会道家书画艺术委员,《中国美术市场报》副社长、《文化南宫》顾问、中国狂草艺术研究学会会长,邢台现代诗歌研究会名誉会长等。

曾发表文化评论、诗歌、散文、几十万字,出版《学书碎语》《过图云烟录》《大漠诗文书法集》《大漠书道德经常用字》《大漠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大漠书法美国之行》《大漠书禅语禅联》等,电视专题片有《大漠归一》山东教育电视台播出,《大漠书法美国行》山东教育电视台录制,电视片《大漠书法,一笔神龙》被翻译成英、法、日三国语言等。

书法作品曾在美国洛杉矶、日本东京、加拿大魁北克省等世界各地展出。“一笔龙”申请国家版权专利,曾被美国尼克松图书馆、日本众议院议员舆水惠一等收藏,自2010年以来“一笔龙”在北京市中心的王府井、西直门、记协大厦、西客站、天桥艺术大厦等以放大二百平米的电子显示屏在大型节日期间播放,《人民日报·海外版》《北京晚报》《齐鲁晚报》《中国商报》《中华建筑报》《当代中国》等上百家媒体有过报道!

学术交流有:曾经在美国加州对话小巴菲特,讲“中国书法的音乐美”,日本东京有“一笔龙创作之路”,在北京大学百年大讲堂讲座“书法与诗词”,在南宫尚德讲坛讲“中国书法的哲学意义”,特邀随新闻代表团出访美国,特颁发“洛杉矶荣誉市民”证书。大漠积极参加公益事业,曾在人民大会堂参与组织了两届五老公益书画义捐活动,在延庆千家店组织千人书画晚会捐献活动,获人民大会堂颁发的“慈善大使”荣誉证书等!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诗人情怀的书法家——大漠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