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艺术人物|雷双:神圣的“光寂”

艺术新闻 艺微客 34浏览 0评论




2020 LEI SHUANG:

LIGHT SILENCE

神 圣 的 光 寂

EDIT /  © RoSAN

ARTIST  /  © LEI SHUANG

POSTER /  © MuMu

PHOTO /  © LEI SHUANG

TRANSLATE  /  © KiMo

LSSUANCE OF PROMOTION / © AN ART SPACE

   〓   



雷双:《光寂》的灵感来自变幻的天象。面对宇宙深处的启示,“我”将自己的心魂联接进无比巨大的存在,仿佛是将孤独的音符植入浩瀚的音乐之中。《光寂》是对无限与绝对的眺望,是在有限的时空中回荡的无限的呼唤。回想创作过程,与其说是我在塑造,不如说是受造——经由这些形象,作者有了新在。那塑造与受造的过程中,不论是画面的构筑还是心灵的激荡、彷徨都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险境迷途……最后的生成完全是出人意料的。

 雷双,光寂三联,2017—2020,146x342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Lei Shuang: The inspiration of "light silence" comes from the changing sky. In the face of the revelation from the depths of the universe, "I" connected my soul to the immense being, as if implanting the notes of loneliness into the vastness of music. "Light silence" is a view of the infinite and the absolute, an infinite call that echoes in the limited space and time. When I think back to the creative process, it is not so much me who shaped it as me who created it -- through these images, the author becomes something new. In the process of shaping and being created, no matter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picture or the agitation of the soul, hesitation are full of ineffable danger and loss...The final result was a complete surprise.

 雷双艺术展展览现场,《光之语》,嘉德艺术中心二层,2019.©LEI SHUANG&AN ART SPACE夏可君:在《光寂》系列中,画面上的光束不知来自何处,带着太极图一般旋转的形状,好似古典神圣的光环,又似乎是从宇宙外星球发送来的光波。雷双的新作让中国绘画重新获得了与宇宙共感的神秘,这是具有启示性的宇宙语言,中国绘画只有走向普遍性的宇宙语言才可能生成出自己的原理……雷双是如此的幸运与神奇,在绘画中倾听到了如此美妙的宇宙之音,这是诗意的救赎,这是诗意化的艺术宗教语言在当代最为恰切的表达。

Xia kejun: In the series of "light silence", the beam of light on the picture does not know where it comes from, with the spinning shape of taiji diagram, as if it is a classical and sacred halo, and as if it is a light wave sent from another planet in the universe. Lei shuang's new work makes Chinese painting regain the mystery of being in touch with the universe, which is a revelatory cosmic language. Only when Chinese painting moves towards universal universal language can it generate its own principles... Lei shuang is so lucky and magical, in the painting to listen to such a beautiful voice of the universe, this is the poetic redemption, this is the poetic language of art and religion in the contemporary most appropriate expression.

 雷双,光寂三联,2019,146x342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王端廷:在雷双抽象表现主义风格的作品中,我最欣赏的是“光寂”系列,这一组作品的个性更鲜明,既有想象又有理性。她的理性主要体现在对螺旋形几何曲线的运用,这个特别别致。我觉得这是中国所有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中非常独特的一种形式。我把这样的作品称为抽象。而在中国有大量凭直觉靠感性作画的人,他们往往采用泼彩泼墨的方式来制作所谓的抽象画,这种形式是通过色彩自然的流动,呈现出一种偶然性的形象,它仍然模拟的是自然界的外在表象,跟抽象艺术是背道而驰的。我甚至认为如果没有一点理性的话,抽象绘画还有什么价值?因此,我仍然要强调抽象艺术的标准,强调抽象艺术的理性。从这个角度来讲,雷双的“光寂”系列,它给中国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提供了一个新的面貌,我觉得这甚至是一种突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雷双通过这样一种几何形的方式,为抽象表现主义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

Wang Duanting: Among lei shuang's works in the style of double abstract expressionism, what I appreciate most is the "light silence" series. This group of works has a more distinct personality, which is both imaginative and rational. Her reason lies in her use of spiral geometry, which is particularly chic. I think this is a very unique form of all abstract expressionist painting in China. I call such works abstract. However, in China, there are a large number of people who paint by intuition and sensibility, and they often make so-called abstract paintings by splashing color and splashing ink. This form presents an accidental image through the natural flow of color. It still simulates the external appearance of nature, which runs counter to abstract art. I even think what is the value of abstract painting without a little rationality? Therefore, I still want to emphasize the standard of abstract art and the rationality of abstract art. From this perspective, lei shuang's "light silence" series provides a new look for Chinese abstract expressionist paintings, which I think is even a breakthrough, which is very valuable. Lei shuang opened a new door for abstract expressionism through such a geometric way.

 雷双,光寂两联(之十二之十三),2019-2020,100x160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段君:我认为“光寂”系列很特别。雷双是一个现代主义者,她对抽象表现主义有一定的突破……我觉得“光寂”系列是很有未来的,甚至要超越过去雷双所画花题材的全部价值。因为这里面的空间很大,况且她关注阴暗,这可能是她作品最后形成深层的样子,也是无法预料的。

Duan jun: I think the "light silence" series is very special. Lei shuang is a modernist, she has a certain breakthrough in abstract expressionism... I think the "light silence" series is very promising, even surpassing the whole value of the flower theme painted by lei shuang in the past. Because there's a lot of space in there, and because she's focused on the dark, this could be the deep end of her work, and it's unpredictable.

 雷双,光寂之十四,2020,80x100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知非:艺术是一种本能,要么生下来就会,要么永远都不会。不可捉摸不可忘记不可言说不可离开。天才随手拿到什么就是什么,一拿起来就闪闪发光。这是上帝拈土为人的能力。雷双她拿起头发,拿起肉体,拿起丝绸,拿起岩石,拿起火,拿起烟,拿起歌……都成了无垠的光,在时间的深渊中匆匆寂灭又生生不息……祝愿这天才艺术永存。

Zhi fei: Art is an instinct, either born with it or never. Untouchable, unforgeable, unsaid, unleavable. A genius is what he or she is, and when he or she picks it up, it shines. It is god's power to be human. She picked up the hair, the flesh, the silk, the rock, the fire, the smoke, the song... All became boundless light, in the abyss of time in a hurry to silence and endless growth... May the art of genius live forever.

 雷双,光寂之十五,2020,146x114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邵其兵:见到雷双《光寂》系列之一时,就被画面折射出的超越时空的强烈穿透力所缔造的生生不息的力量击中,一种来自遥远空间的呼应在胸腔里回荡。黑色背景中的光晕在画面上自由的伸展蔓延,如同深渊中飘然而出的霞光,在寂灭之境中又蕴涵着无尽的希望,透出一种向死而生的力量。黑色与光晕所呈现的视觉冲突,散逸的光线与居中的圆形光环所起到的聚拢效应,一同构建出对立而统一的静谧中的无限生机。艺术家以独具的语言技巧透过画面淋漓尽致地折射出她深刻而内敛的精神世界、渊博的理性知识结构、自由奔放的热烈情怀,体现出作画者在宏大题材面前卓越而深刻的表达能力,并将个体在绝对存在面前的心灵感应完美地呈现出来。 

Shao Qibing: When I saw one of the "light silence" series by lei shuang, I was hit by the endless power created by the strong penetration of time and space reflected by the picture. A kind of echo from the distant space echoes in the chest cavity. The halo in the black background spreads freely on the picture, just like the glow from the abyss, and contains endless hope in the silence, revealing a kind of power to die and live. The visual conflict between the black and the halo, the gathering effect between the scattered light and the circular ring in the middle, and the infinite vitality in the quiet of opposition and unity. Artists with unique language skills through picture incisively and vividly reflects her deep and inside collect the spirit world, profound rational knowledge structure, free-spirited warm feelings, reflected the artist in front of the grand theme of excellence and profound expression ability, and the individual in front of the absolute being telepathic perfectly.

 雷双,光寂之三,2016,80x100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艺术家雷双作品·神圣的光寂

 ARTIST LEI SHUANG 


2006—2020 ARTIST'S WORKS

一. 花·有光·荷系列 - Flower · light · lotus series二. 向日葵系列 - Sunflower series三. 向里尔克致意系列 - Salute rilke series

 雷双,绽放与消逝,2020,130x97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玫瑰两联,2020,80x120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暗夜中的绽放·有光系列,2019,114x146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有光系列四联系列,2018-2019,146x520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荷之波三,2018,104x180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褶皱或展开,2018,114x292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若夜光寻扶木,2016,50x180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灵魂的姿影,2014,100x130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玫瑰三叹,2013,60x150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玫瑰,2006,130x97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无题,2005.©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大自然的和声,2012,146x114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大自然的和声,2012,114x200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

^

( 向 上 滑 动 阅 读 )


贾方舟:有趣的是,同一种花,雷双在不同的时段、不同的情绪状态中也能发掘中不尽相同的生命意象。……在《向里尔克致敬》一画中,画家试图对里尔克的诗句做出自己的视觉阐释,借用干枯的玫瑰花传达出一种英魂犹在的死亡意象;而在2006年画的另一幅玫瑰中,三朵玫瑰花构成一个怪异的形象,加以红色基调的渲染,在视觉上更富刺激,更趋向于对性感的引伸,更显出几分神秘的诱惑和不可言说的灵魂状态。

吴味:她的《大自然的和声》系列作品其精神意蕴不是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无“我”的天人合一,而是“我”的现代主体对自然秩序——也即人与自然关系的重新建构,形成人与自然的双重主体之间的新的富于现代性的大美“和声”——主体精神力与自然力的对立统一。这对于克服中国传统审美主体迷失和自然主体无为的状况,对中国传统审美的现代转型,具有重要意义。

顾振清:雷双深受传统文人画熏陶,曾长期以花卉形象作为自己画作明心见性的象征。2011年以来,她却转身画抽象表现主义油画。在《褶皱或展开》系列中,她试图以冷峻的黑白灰的色彩运动,以人工创造与天然生成相得益彰的方式,造就一种新的画面秩序。她的画面在黑与白、实有与虚无、自然与心灵等多重矛盾而又复杂交织的表象之中沉潜一种张力。其实,雷双的画面秩序一直蕴含着古老的天人对应观念和阴阳观念。她气象万千、衍变丰富的抽象语言,既表现出借势天地自然的理性动机,又强调随机应变、顺势而为的感性的推进方式。理性与感性的交错聚合,却使雷双独特语言形式折射出中国传统宇宙观中的天、地、人关系。

曹星原:在我看来,雷双的这些光在作品上的表现是用自己心灵的色彩造型给观者呈现一个她自己的内心之光。她是一位用光感在画面呼喊的艺术家……这些作品是一种尖锐而无形态的光感——这种光感会在我们看这些作品的时候,侵蚀到我们视觉神经的每一根末梢而产生和她的作品的共鸣。从共鸣产生的视觉联想感上看,雷双的作品又是生涩难懂的。我们不管给她的作品定义在任何流派里都似乎不是那么准确而且也不公道。最合理也最简易的说法就是把她的作品归为表现主义,这算是理论上的权宜之计吧?……我认为给她的作品定义为表现性不够公道,至少是简化了理论与艺术作品之间的深度分析过程,只是简单地用一顶现成的帽子戴在了雷双的作品之上。

夏可君:《若夜光寻扶木》这个系列的作品无疑触发了后来的《光寂》系列,只是后者来自于宇宙天极遥远的闪耀,而夜光则是诗意地近处的爱抚与灵魂的姿影,但都是诗意灵晕的返回。

○○

 雷双,时间之镜(一),2016,146x114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时间之镜(二),2019,146x114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我的名字叫红,2008,178x104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葵首两联,2014-2015,146x228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日食葵,2007,146x228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灵魂之舞,2010,146x114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红与黑(1995喷薄--2013日食葵).©LEI SHUANG&AN ART SPACE

^

^

( 向 上 滑 动 阅 读 )

雷双:生命恰恰证实无可避免的消逝,对生命的赞颂与对兀亡的惧怕并存,两相对峙常表现在不同的画面(或同一画面),就如这生命盛期 “喷薄”的火山与背后那萧索的“日食葵”。

陶咏白:雷双的经典作品是2000以后的几幅“向日葵”,以“向日葵”为象征性的政治符号。比如2005年的《红色书写》、2007年的《日食葵》等。画面中隐喻着矛盾、对抗、无奈、反讽,触及了时代的伤痛,凸显了人们的生存体验。她画的“向日葵”,色彩、构图非同一般:血色的腥红、痉挛的笔迹,以独特的象征性语言,爆发出巨大的震撼力。

冯博一:雷双的艺术如果说有着某种超验,是指她都是以描摹自然花卉的种种变化来附类聚彩的。她艺术的虚拟空间就是真实空间中奇妙的植物隐喻性在显示着她本身的复杂经历、情感、记忆的张力……尽管她不是简单直接地表现现实的复杂,但不过这也许反而成就了她的创作,因为远离现实使她的艺术保留了她寓情的细末微节,凸现了作品自身的神秘性。我们在观看她的作品时常常会遭遇到这样的细末微节,比如她的《日食葵》、《红色书写》等等,她是从现实的个人经历中剪裁一些枝叶的片断去排遣、释怀她年少时的体验,尽管这些体验带有梦魇的记忆,所以给予并处理成有些萧飒、诡异的花卉中。从这一点来说,她又是非常真实的,她真实地表现了梦魇状态下的内心世界,可谓是一种在内心折射的抽象现实。

徐虹:我觉得雷双的“葵花”好像是长了很多毛的生物,这些毛茸茸的东西自己“发光”,有往外发射的能力,很多碎线条就像具有生命的物质会生长和折断,甚至扭曲变形,它们在风中飘舞,就像一个带有光感的生物片段,就像在黑暗中的生命细胞在游走,并且进行光合作用,否则便不能成长为生命。在这里我仍然在用女性主义的方式观看和分析这些作品,因为雷双的葵花和梵高以及其他艺术家的完全不一样,她是把它看做是自己生命的部分、身体组织的内容,情绪和生长背景以及各种复杂结构一起组成一种生命网状的平台,而不是仅仅一种观念的象征。她从生命中走来的形式与她自己的各种感觉和经验密切关联,绝不是用一般的理念或者固定的形式所能解释的。这种组织体就是生命体,既是生理上、心理上、精神上的,也是可感的物质和形式的。

周旭君:雷双,祝贺你又出力作(时间之镜)。当视觉与此作相遇,被电击受伤的是经历岁月沧桑的心和对生命的沉重、无奈和痛。这是作品给我真实的感受!当然仍是表现出生命的坚韧与不屈及强烈的悲壮美!

郝青松:漆黑到至暗时刻,一朵白花或者一具躯体,残缺却在绽放,光的绽放。满是伤痕的光的身体,斑斑驳驳,不知经历过多少风雨,却依然在黑夜中生长出来。黑暗依然在吞噬光明,光明也在征服黑暗,这岂不就是世界的本质吗?黑暗的边际似乎深不可测,但光既已来到就不会退去,奔涌其上的无数种笔法、色层、泪水和激情都被光感召而来,生生不息。


○○

 雷双,向里尔克致意之六 灵界的鸣叫,2011,146x114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向里尔克致意之五 跌落到高处,2011,146x114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向里尔克致意之九,2011-2012,146x114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雷双,向里尔克致意,2008,130x97cm.©LEI SHUANG&AN ART SPACE

^

^

( 向 上 滑 动 阅 读 )

宋晓霞:雷双在绘画风格上的发展,不完全是根基于对形式结构的追求而来。举凡《向里尔克致意系列》、《日食葵系列》、《灵魂之花系列》等等,都负有雷双的“历史”记忆和经验现实。波涛汹涌的黑色,挣扎旋转的花朵,或撕心裂肺,或翻滚缠绕,或燃烧流淌,雷双用她女性的直觉和人性的经验,不断地清理着“历史”的创伤,因而赋予了“雷双的花”沉重而紧张的氛围。雷双的文字,经常触及“整个民族所经历的空前绝后的浩劫”她对历史的反思带有强烈的感受性,既是个人的,也是与民族和时代紧密关联的…然而更有意味的是她自觉地意识到作品对她的塑造:“经由它们,我自身也在不断地更新、提纯、再造,从而有了新在”。雷双称之为“一种作者与作品之间的双向逆反运动”。原来这才是雷双创作的根本动力。

雷双:里尔克1927年自撰墓志铭:“玫瑰,哦……纯粹的矛盾,在如此众多的眼脸下,能超然独自地安眠,也是一种喜悦……”

读到里尔克的诗及自撰的墓志铭,至今已有二十余年……现在画面上有着多重眼睑的玫瑰呈现出来,那玫瑰眼的面孔上仿佛有诗人的魂灵在闪现。我用绘画的造型手段去体现"纯粹矛盾"的玫瑰,它是否能为故去的诗人做一个存在和本质的解密?


◐    关于艺术家·雷双        C  V LEI SHUANG 雷双|Lei Shuang祖籍湖南长沙,生于书香世家。祖父雷恪及伯、叔祖父在中国美术史上被称为“湘史三杰”。现居北京。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五届创研班毕业,此前中文系本科毕业。1996年应美国女艺术家联盟之邀参加在纽约联合国大厦举办的BEIJING AND BEYOND国际巡回展。1999年作品“夜与昼”获美国亚太艺术研究院颁发的优秀奖并赴华盛顿市参加颁奖仪式。1998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雷双油画展”,2008年第二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非常花——雷双作品展”。1993、1994年两次在台湾隔山画馆举办个人展,并应邀到台湾讲学、交流。由哈佛大学出版、由美国艺术史学者撰写的《身体的印刻与性别的经典:当代中国的女性艺术》中,有介绍雷双艺术的学术性分析、讨论及四幅艺术作品。本人撰写的文章散见于各类艺术及文学刊物,著有二十万字的《玫瑰.岩石—雷双的话与画》及《雷双.非常花》。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泰康美术馆、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南京凤凰美术馆、美国CBS NEWS以及WCA、台湾联合法律事务所等及诸多驻华使馆及私人收藏家广泛收藏。1991年  《首届中国油画年展》北京 历史博物馆 1992年 《首届中国油画年展》香港 会议展览中心 1993年 《93’中国油画年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 1993年 《雷双作品展》隔山画馆 台北 高雄1993年  《青年油画家邀请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1994年 《雷双油画近作展》隔山画馆 台北 高雄1994年 《第二届中国油画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1994年   《八届全国美展》河南省博物馆1995年 《中华女画家邀请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1996-1997年 应美国女艺术家联盟邀请参加《BEIJING AND BEYOND》国际巡回展首展纽约联合国大厦 ,及纽约OMNI画廊 芝加哥ARC画廊 奥克兰大MILLS学院画廊 华盛顿州立大学画廊等等1996年 《首届中国油画学会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1996年 《第三届中国油画年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1997年 《中国油画肖像艺术百年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1998年 《世纪女性艺术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1998年 《雷双油画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1999年 《雷双油画作品展》北京 可创铭佳艺苑 2003年 《雷双作品展》伦敦 BLOXHAM画廊2003年 《今日中国美术大展》北京 中华世纪坛 2003年 《第三届中国油画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 2005年 《IDAA国际数码艺术首届北京巡回展 》北京 今日美术馆 2006年 《IDAA国际数码艺术大展》 北京 北京电影学院2006年  《中国国际艺术品投资与收藏博览会》北京 北京展览馆,获铜奖。2008年 《非常花——雷双作品展》北京 中国美术馆2008年 《进行时•女性》艺术展 北京 798木真了艺术馆 2008年 《进行时•2008放飞南京艺术邀请展》南京 凤凰美术馆 2009年 《无镜——女性艺术展》北京 798白盒子艺术馆2009年 《她们——中国当代女艺术家联展》北京 环铁时代美术馆 2010年 《自我画像:女性艺术在中国(1920——2010)专题展》 北京 中央美院美术馆2010年 《上海世博会中国艺术邀请展》上海2010年 《2010中国女性艺术大展》北京 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2010年 《 从马奈出发——当代油画名家邀请展》北京 马奈草地美术馆2010年 《百年如歌——纪念国际妇女解放运动100周年邀请展》北京 炎黄艺术馆2011年 《素年锦时——十位女性艺术家个案》北京 元典美术馆2011年 《彼岸花》北京 798桥舍画廊2011年 《正午•雷双作品展》北京 红子兰画廊2012年 《鸾凤齐鸣》北京 树美术馆2015年《美好年代,非常女声》北京 马奈草地美术馆2015年 《和声—雷双抽象表现艺术展》北京 锦都艺术2016年 锦都艺术中心馆藏展 北京 锦都艺术2016年《走出牡丹亭》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展 圣彼得堡 民族博物馆2017年 《红—当代油画女性艺术家作品展》北京 树美术馆2018年  《中国新意象绘画群展》北京 798圣之空间2019年  《她世界》北京 今日美术馆2019年  《光之语—雷双艺术展》北京  嘉德艺术中心


 往期精彩回顾 


2020年   ▎“癙” 艺风暴【 2020 】征集|一块布的温度【首发】窦唯新作|2020:后疫陈清勇|制造“真相”的文人姿态弗朗西斯·培根 FRANCIS BACON|Works全集【首发】杨加勇|20年代:艺术,是一种特质的复合光体TIMES FIGURE|方凯:时代人物中的肖像气质
ACEI文献|惠书文:艺术,改变世界的另一种力量【惠书文|艺评】林惠兴:我们终究不安的世界【惠书文|艺评】李卓·涂涂:绘画秩序中的图像隐喻【惠书文|艺评】鲍贤杰 20年代:凝固的“漆”象
【惠书文|专栏】王小双 · 20年代:透质的微光与凝望【 惠书文|艺评】李勇·20年代:从记忆碎片到一粒尘埃

【 惠书文|艺评 】朱峰 · 20年代:雕于气,塑之以息的“数字装置”

【惠书文|艺评】陈蜀:在这个时代中,我们的记忆都是“被选择”后的意识残留
© An Art SpaceThis article is published by exclusive AN-ART SPACE, the artist authorized to publish, without permission, please do not reprint.DIGITALl  MEDIA  OPERATION  PLATFORM
Copyright © 2020 AN ART SPACE. All rights reserved./Learn More About Art Information
一甸艺术数字媒体运营平台Copyright © 2020 AN ART SPACE. All rights reserved.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艺术人物|雷双:神圣的“光寂”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