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从大碗岛到埃菲尔铁塔——读懂修拉的几个关键词

艺术新闻 艺微客 90浏览 0评论

修拉,《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1884-1886年每一个亲眼见过《大碗岛》这幅作品的人,都会被它纪念碑式的尺寸和庄重感所震撼。完成这幅画作时,乔治·修拉(Georges_Seurat)年仅25岁,而当他31岁去世时,塞尚和德加尚未显露自己的方法。在19世纪艺术史中,修拉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正如夏皮罗在《现代艺术》一书中的评价:“他的成就建立在行将就木的古典传统和印象主义的基础之上,解决了绘画中的一个危机,并开启了通向新的可能性之路。”他的方法,影响了19世纪80年代后期的巴黎年轻艺术家,其中包括梵高、高更和劳特雷克(Lautrec)。今天,我们将通过三个关键词来理解修拉,它们分别是一种技术,一个人,和一座建筑。色点 修拉最为醒目的标志,就是他的点彩画法——将颜色分为单个点或小块,用纯色的微小圆点层层排列,创造出变化的色彩、连贯的形式和坚实的团块。 色点并非仅仅是一种技术,它们是一种可触的表面,也是画面重要品质包括其灵活性的基础。修拉用极其严谨的态度安排每一个色点,使之产生精致的色调,狭窄色域中无穷无尽的变奏,以及充满活力与柔和的光泽。修拉笔下的色点,细节图即使在修拉的素描作品中,也能看出他对于不同颗粒密度变化的精妙把握,正是这种变化决定了色调的层次。修拉素描作品修拉的色点是一种创造特殊秩序的手段。在明亮与黑暗的色点分配中变化着的密度,产生了区分人物与建筑的边界,以及陆地、海洋和天空的边缘。在这种费力的作画方法中(《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整整花了修拉一年工夫来点圆点),出现了对统一性、简明性,以及最大的丰富性的热烈追求,人们曾将这种方法与照相凹版印刷的机械过程相比较。修拉,《余兴表演》(《剧场门口的滑稽表演》),局部,1887-1888年在那些色点达到最小化的晚期作品中,你仍然能发现大小和厚度上的清晰差别;其中有一些宽大的笔痕,甚至是描画出来的线条。有时色点是无方向性的,但在同一幅画中,会观察到以小斑点加强边缘的倾向。修拉作品细节图,边缘的色点逐渐变小 皮威·德·夏凡纳 皮威·德·夏凡纳(Puvis de Chavannes)是法国19世纪后期重要的壁画家,他很大程度独立于当时的艺术主流之外,对高更、修拉和众多象征主义画家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当修拉还在世时,就被称为一个“现代化了的皮威”。大约1882年,他曾仿照皮威《贫穷的渔夫》画过一幅素描,在其他作品中,也显示出与皮威的相似之处。皮威,《贫穷的渔夫》修拉第一张重要的油画《安涅尔浴场》,水与岸的分割对角线,人物的空间布局和姿态,乃至景物的分布,都令人想起皮威的《温柔之乡》。修拉,《安涅尔浴场》,1883-1884年皮威·德·夏凡纳,《温柔之乡》(又称为《田园牧歌》),1882年《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则酷似希腊风格的马赛港。修拉,《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1884-1886年皮威·德·夏凡纳,《希腊殖民地》,1869年《三个模特》,模仿了皮威《海边的女人们》中三个裸体的创意。修拉,《三个模特》,1888年皮威·德·夏凡纳,《海边的女人们》,1887年正如相似性一目了然,修拉与皮威的不同之处也是显而易见的。皮威的画中有一种高贵、纪念碑似的的风格,对色彩的运用冷静而压抑。而修拉的秩序,来自一种沉思的平静,没有刻意的克制,体现出更和谐的平衡感。阳光洒了进来,气氛不再冰冷,更像是一幅真正的《田园牧歌》。在《大碗岛》中,市民周日河边的休闲,被处理得庄重和富有秩序。人物看似做着不同的运动,但几乎都遵循着某种视觉走向:坐在草地上的人,面向画面左边的河流;站着的人,则纵向往画面深处或前方行走。画中央那一对向我们走来的母女,打破了前景中一致向左的构图,使画面生动而富有韵律。修拉,《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局部,1884-1886年和印象派捕捉转瞬即逝的景象不同,在修拉的画里,你可以驻足停留。他既是静止的,又是流动的。静止在于他精确的表达所构筑的秩序感,现实中的某一瞬间被无限凸显;而坚实的团块背后,无尽离散的色点,承载着时间的光影流动,产生出无穷无尽的变化。埃菲尔铁塔 修拉非常迷恋埃菲尔铁塔,1889年他画这座塔的时候,它尚未建成,并且饱受争议。作家于斯曼(Huysmans)声称他在铁塔中只看到一个“更糟糕的圣母院”,工商业力量的一种粗俗声明。

修拉,《埃菲尔铁塔》,1889年

对于修拉而言,铁塔则是一个适宜的艺术作品,在他自己的绘画作品中,早已体现出这种简洁的轮廓与三角形构图。

修拉,《余兴表演》(《剧场门口的滑稽表演》),局部,1887-1888年

修拉,《三个模特的研究:站着的模特》,局部,1887年埃菲尔铁塔对于修拉的吸引之处,在于它体现出的现代性精神。在工业彰显力量的年代,铁塔、铁桥、蒸汽船,甚或想象中的飞艇,它们因为结构的模型和理性精神的成就而意味深长。在莫奈的画中,空气的雾霭与烟尘遮盖了船只与桥梁的结构,工程师们所建形状的简洁线条消失在不规则的色彩团块里。而修拉则选择以谨慎的精确性去表现场景中的建筑式样,在他描绘夏奈尔港口的画作中,灯塔、防波堤、船只竖立的桅杆、岛上的房子,都被精确呈现。正如夏皮罗所说:“他就像是画作的工程师,把整体分析为一些标准的元素,按照普遍法则和问题的要求来组合它们,并在最终形式中毫无修饰地展示出那些发挥作用的构件。”

修拉,《贝桑的港口》,1888年

修拉对于机械的趣味同样延伸到人类。舞蹈者和杂技演员的动作有一种设计过的机械感。在后期绘画中,人物越来越非人化“仿佛没有内在生命,而是仅有三种表情的模特:悲伤、欢乐和中立的平静(Shapiro)”。圆点在他笔下,似乎变成一种排列分布的数学游戏,它们表现的不是某一个个体,而是从个体中抽象出来的,人类的平均值。在印象派之后,修拉在色彩的科学上找到了自己的道路,成为“点彩派”最有代表性的画家,而在色彩的科学之外,不同的艺术家开启了自己的创新之路,各自成为打破视觉思维的先驱,首先是塞尚、高更、梵高、马蒂斯,然后是毕加索、康定斯基、达利、杜尚……想知道更多,请关注吕澎老师即将上线的10节直播《视觉的震撼——西方现代绘画的观念与语言》《视觉的震撼》发刊词通过现代绘画的观念与语言,理解世界和我们自己

                大咖推荐·刘小东               来自那特艺术学院                                                                                                                                                                             00:00               01:16                                                                 大咖推荐·徐冰               来自那特艺术学院                                                                                                                                                                             00:00               02:51                                                                 大咖推荐·张晓刚               来自那特艺术学院                                                                                                                                                                             00:00               02:12                                                 早鸟优惠价+赠送课程+超级资料包 相当于只花199元,拿了一门价值399的直播课,一门99的视频课程,学会从三个维度看历史,省了不止299元,不要太划算! 如果你现在是那特的付费会员,现在还能拿到直播课的100元优惠券购课,等于只花99元 优惠券+早鸟优惠价+赠送课程+超级资料包 99元是不是良心价?! 早鸟价优惠时间:即日起——2020年6月13日20:00点 

小伙伴们,公众号平台改变了推送规则,如果您喜欢那特的每日推送,要劳烦您在阅读后,点击文末右下角的“在看”。这样,那特的每日推文,才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您的订阅列表里。夏安。点击「阅读原文」直达课程链接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从大碗岛到埃菲尔铁塔——读懂修拉的几个关键词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