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为“程式”一词作个平反

艺术新闻 艺微客 30浏览 0评论

           长期以来,在谈论中国画的场合,“程式”成为了一个与“守旧”、“教条”、“落伍”相联系,带有负面色彩的词汇,有人甚至到了对“程式”讳莫如深,谈之色变的程度。  然而,程式终究是绕不过去的。  

  一百多年前,国画革新的思潮因国运衰靡而起,对传统的反思与对明末董其昌、清初“四王”的批判相伴随,而批判董其昌、“四王”,则与反对“程式化”相始终。从康有为、陈独秀、徐悲鸿,到林风眠、刘海粟、李可染,挞伐的声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蔚为壮观。美术界、理论界大大贬低了董其昌及“四王”一系在绘画史上的地位,把他们视作中国绘画走向形式主义和没落的根源。甚至由董其昌上溯赵孟頫,进而否定整个元明清绘画。这种状况,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有所改变。

  眼下,几乎所有画中国画的人都在语言或者行动上,开始重新面对传统。这与一百年多前的情景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但问题在于,百年变局造成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当今天的我们转过身来,却感到了传统的陌生。在那些“言必称宋元”的人群中,又有几人真正识得“宋”与“元”?  正如批判传统首先从推翻程式开始,重新认识传统,也必须从重新认识程式开始。    何谓程式?为什么会有程式的出现?                                                                                               交易担保                 月雅艺术图书                                                       四僧精品集(赠运费险)原版图书 江西美术出版社直营                                           实际上,程式是一门艺术发展到一定高度的产物,包含了前代艺术家对创作手法的规律性认识,是艺术中含金量极高的精华部分。从横向看,它是对现实事物的形、态、神、趣的合理“提炼”;从纵向看,它是艺术实践从内容到形式的不断积累、筛选、升华的过程。以山水画为例,山石的皴法有麻皮皴、斧劈皴、折带皴、解索皴、米点皴……,树叶有各式双勾夹叶、大混点、小混点、平头点、仰头点……,这些程式的出现都体现了古人对物象的观察能力,和一种卓越的概括性思维。传统戏剧中的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等种种程式,其出发点亦在于此。

  为何一定要对事物进行概括提炼,而不是在描摹刻画上一味深入?因为我们的先贤很早就领悟到,细节是无法穷尽的,模拟现实是难以抽身的泥淖。程式的产生,就是出于执简驭繁、以少胜多的需要,出于调和再现与表现这对矛盾的需要,出于从模拟现实中解放,进而抒情达意的需要。    程式,既非自然主义,亦非形式主义。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以一种便捷、“经济”的手法,同时完成状物与抒情的双重任务,应对了内容与形式的双重要求。试问一下:这种能力究竟是高超,还是“落伍”?  然而,程式在产生的那一刻,就对其承袭者提出了挑战。专事临摹,按部就班,处处仰食前人,笔笔讲究来历,势必离自然造化渐去渐远,而内在的情意亦必趋于虚伪空洞。  程式与“程式化”,仅仅毫厘之差,一线之隔。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情感的真实与否、创造力的充沛与否,乃决定程式运用成败之关键。再现与表现,状物与抒情,可以兼得,亦可以兼失。  程式,对于墨守成规、以“得古人脚汗气”为荣者,容易成为固步自封的束缚。而对于有才华与想象力者,则是接近自然,理解传统,进而实现创造的凭借。                                                                                               交易担保                 月雅艺术图书                                                       四僧精品集(赠运费险)原版图书 江西美术出版社直营                                           我们不妨用围棋中的“定式”来打个比方:定式是局部博弈中,经过大量实战的探讨验证而形成的“最稳妥”的行棋次序,在“穷尽变化”后的一种合理选择,可以说是棋理的结晶。对于一名棋手来说,通过对定式的学习、推演和应用,有助于理解每手棋的利弊,对围棋内涵的认识渐次深入,从而更快地提高棋“力”。但定式之“定”只是相对的,并非百试不爽的招数,盲目机械地地照搬定式,无疑将使之变为棋艺成长的障隘。真正的高境界,是能够以自身的个性和优长,随心所欲地活用定式,乃至打破行棋惯例,创造出新的定式。此中消息,与“程式”的妙义多有契合之处。试问一下:一位优秀的棋手,能否无视定式的存在?  国画程式,既不是“陈规”,更不是“教条”,而是一个不断延伸拓展的开放系统。其树立,非一朝一夕之功,而其递邅,则有赖后起者之智慧才具。李成、郭熙,董源、巨然,皆一代之矩范,而赵孟頫承其法乳,变化融通,又引领了黄、王、倪、吴,成就元代山水画的奇峰并峙。迨至明末,董其昌效赵孟頫而起,将山水画的程式进一步“抽象”化,同时启发了以“四王”为代表的正统派,和以“四僧”为代表的野逸派。  即便在传统绘画遭遇最严重挑战的近现代,程式的衍化仍然没有中断。仍以山水画为例,黄宾虹用笔的“平、圆、重、留、变”,用墨的“浓、淡、破、渍、积、焦、宿”,以“勾勒加点染”,力追“浑厚”与“华滋”;傅抱石“往往醉后”的“抱石皴”;陆俨少招牌式的“双勾云水”、张大千晚年的“泼彩法”……可谓新意层出,却不离传统之脉络,不背传统之精神。  

  曹衣出水,吴带当风。画史升降,淘滤无情。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时代艺术活力的旺盛与否,要看其在程式创造上是否踊跃。而这些“创造”能否在历史上站住脚,关系到一个时代的艺术高度。  一股重拾传统的潮流,已经在中国艺术的各个领域涌动。  以复古为革新,乃华夏艺文传统之独特现象,即便在被认为最开放、包容和“浪漫”的唐代,也表现得十分鲜明。每当文化发展偏离“主脉”,或萎顿衰靡陷入困境,总有人以复古为号召,拯斯文于不坠。而一种新的美学思想和艺术理想,通常在这张旗帜的掩映下悄然浮现。  如果我们今天为“程式”一词作个平反,或许有助于重新审视我们的文化传统,而不是哗众取宠的矫情之举。此文作者: 何光锐,1971年出生,媒体人,福建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长期致力于中国古代书画鉴定与理论研究,曾在多家艺术媒体开设艺术评论专栏。                                                                                               交易担保                 月雅艺术图书                                                       四僧精品集(赠运费险)原版图书 江西美术出版社直营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为“程式”一词作个平反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