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未完成” 文献 贰|现代的空间

艺术新闻 艺微客 53浏览 0评论

民国时期首都南京,新街口,Hedda Morrison 赫达·莫里逊 摄

“这座城市是假想的。我们可以假定吉尔河岸、圣艾蒂安、圣肖芒、夏斯与吉福等城镇与它的条件类似。本项研究的场址设在法国东南部,并采用了当地的地方材料进行建造。


建立这样一座城市的决定性因素须是靠近原材料产地,或附近有提供能源的某种自然力量,或便于交通运输。在本例中,决定城市位置的是具有动力资源的支流以及地区的矿藏,但距离稍远。支流用坝拦截,有一水电站向工厂及整个城市提供电力、照明及热能。主要的工厂设置在河流与其支流汇合的平原上。有一条铁路在工厂与城市之间穿过。城市设置在比工厂要高的台地上,而城市医院的位置更高。它们与城市一样,都位于朝南的台阶地上,防止冷风直袭。这些基本要素(工厂、城镇、医院)都互相分隔以便于各自的扩建...对个人的物质及精神需求进行调查的结果导致了创立若干有关道路使用、卫生等等的规则,其假设是社会秩序的某种进步将使这些规则自动得以实现而无须借助于法律的执行。土地,以及水、面包、肉类、牛奶、药品等的分配乃至垃圾之重新利用等等,均由公共部门管理。”

金托尼加尼耶,《一座工业城市》序言,

1917年,(美)弗兰姆普敦著,

《艺术世界 现代建筑 一部批判的历史(第4版)》,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年

首都市郊公路暨分区图图片来源:(民国)国都设计技术专员办事处,1929年,《首都计划》,南京出版社,2018年重印版本


《首都计划》的一大功绩就是通过确立城市干路系统改变了南京城市空间发展的格局,整个城北由此得到发展。另,干路系统中的“中山大道”(现在的中山北路、中山路及中山东路)实际上是为孙中山奉安大典灵柩行进所建(实施时还处在1927-1928年的《首都大计划》时期),而解放后南京城市空间发展与建设基本也以中山路一线为线索,整个现代建筑的实践也密切的围绕着这个物理的空间展开。但这一规划也给古城南京增添了一处永久的伤痕,即中山大道的后半段中山东路直接从明故宫中央穿过,从而将这一古代遗迹一劈两半。

南京新街口航拍照片,1939年,薛冰先生提供图片

对首都计划涉及到的道路建设的分析,来自李斓珺对“首都计划”的研究

华盛顿城市计划 来自美国国家首都规划委员会

(National Capital Planning Commission) 官网

南京城西南部航拍照片, 1939年,薛冰先生提供图片

这幅图可以很方便理解古典时期的南京的细密的城市肌理,中间横贯的水域是秦淮河


《首都计划》时期规划的干道有:中山路、陵园路、子午路(现中央路)、热河路、太平路、朱雀路、白下路、玄武路、中华路等。道路的设计从华盛顿先进的矩形路网中得到灵感,使用方格网,这样路网密度高,交通组织灵活,而再结合以中心放射状的布局,使得这一系统成为了今日南京的城市骨架。但不利的地方在于,南京城市在历史上大体还是西南东北走向,正南正北的主干道与老城区的肌理重叠在一起,造成了今日的南京城市空间中许多不规则的、锐角形地块和畸形的交叉口。

南京城中部航拍照片,中央路1939年,薛冰先生提供图片

可以清晰看到中山路(画面正下方)、汉中路(左下)及“民国子午线”

“环城大道”的计划是亨利·墨菲提出的方案,试图让拥有600年历史的南京明城墙成为环城的高速公路。有批评之处这一方案没有考虑古老城墙的承载能力,但这一方案的提出倒是使得南京在20世纪初的一轮拆城墙运动(武汉、广州、北京都陆续在拆毁城墙的运动中加速发展了起来)中残存了下来。有了城墙的城市就是古代城市,出了城门才能谈及“新区”。

原国民政府铁道部历史图片,赫达莫里循摄,1940年代

原中央体育馆历史图片,赫达莫里循摄,1940年代

南京街景,赫达莫里循摄,1940年代

原国民政府国民大会堂历史图片,赫达莫里循摄,1940年代

中山南路历史图片(大华大戏院),赫达莫里循摄,1940年代

《首都计划》对于首都建筑的建筑样式都提出了具体的指导意见,这对南京的城市风貌形成了极大的影响。其中中国固有式”最被推崇(首重“中国固有之形式”,理由有四:一、发扬国光;二、颜色悦目;三、光线、空气充足;四、可伸缩,方便分期建造),在这一方针的指导下,南京的民国建筑大致形成了3种大致类型(数量稀少的西方新古典主义建筑不计),分别是“中国传统宫殿式”、“新民族主义风格”(折衷风格)和“现代主义风格”, 三种形式的建筑散布全城,计又有近千栋,而其中的优秀建筑有近百座左右。三种风格亦如中国近现代历史中的不同类型的意识形态主体和利益集团之间冲突与对抗的象征,眼下还在大街小巷延续着争吵与斗殴。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1920年代先后由宾西法尼亚大学建筑系留学归来的第一批建筑师,构成了这三种类型建筑实践的主体。在这种完全物质化的(具体搭建现代国家的空间基础)“建设国家” 的实践中,他们的努力、妥协与退让在建筑的各种折中、结合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如以杨廷宝为代表的人物在折衷的民族主义建筑设计背后的西方古典情愫,以及以童寯为代表的锐意使用现代建筑的技术和观念的风格与“民族固有式”的矛盾,又有如刘敦桢等人的崇尚中国古代建筑理论的“营造学社”之中暗藏的马克思主义倾向(转引自赖德霖著,《中国近代思想史与中国建筑史学》,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6年)等。

首都中央政治局图案,(民国)国都设计技术专员办事处,

《首都计划》,南京出版社,2018年2月

 5月31日:

“在布鲁塞尔逛了一圈。...试图寻找由约瑟夫霍夫曼设计的斯托克勒特宫,但没有人知道在哪里。”(331页)


6月2日:

“10点钟去了[安特卫普]博览会,法国馆开放了,有一些现代风格的室内,以及时尚展览。...”(332页)


6月3日:

“在阿姆斯特丹南郊参观了很多新建筑,个个都很棒,砖工很精致。所有的木门都设计得很好。有一座现代教堂,但却没法参观室内。甚至街头的邮箱设计得都很现代。”(333页)


6月6日:

“前往杜塞尔多夫。在战前它有一座现代桥梁。参观了一座很高的办公楼(WM马克楼),爬到楼顶。它有一个砖砌大厅,带有运行的电梯轿车厢。楼顶能看成是全景。很精致的砖工。...杜塞尔多夫是一座值得一访的城市,因为它有几座欧洲最好的现代建筑。”(334页)


6月14日:

“前往法兰克福的手工艺馆,这里有一个沃尔特格罗皮乌斯的现代建筑展(大多数是工业建筑)。...4点钟乘火车回到汉堡,然后再去法兰克福,但是在杜姆布什下车去参观一所现代学校和一些现代公寓,在那里画了一张素描。”(337-338页)


6月18日:

“晴天。7:30乘火车前往曼海姆,参观了战前(1907)新艺术现代画廊,但是那儿的大多数展品是未来主义的,油画、水彩画以及雕塑。好建筑加上好内容。”(339页)


6月25日:

“在班贝格参观了现代教堂,圣海尔里希教堂(建筑师为高蒂博士)。...”(341页)


7月1日:

“花了一个小时去寻找[波茨坦]爱因斯坦塔。最终当我到达那儿时,门口的老妇不让我进去。我非常急迫地想看到一些东西,因此我围着观察站(按:或可译为天文台)的周边走了很远,才看了顶部一眼。照片上的塔通常是黑色的,但是它现实中看上去却是白色的,而且很洁净。”(344页)


7月18日:

“早餐后乘轻轨前往海林尤斯塔德去参观现代公寓,它们很棒。”(350页)


7月19日:“

前往参观分离主义美术馆,那里有一些好东西,没有太多激进的内容。前往三号街区去参观现代公寓,在那里,你可以从一个庭院穿到另一个庭院,直到路边。规划得很好,建筑也很棒。”(351页)


7月27日:

“7:15抵达斯图加特。新火车站很漂亮。我从未见到过这么一件好东西。也许是建成的最好的车站。晚上参观了王宫以及一些现代建筑...”(356页)


7月29日:

“下午5:30到达巴勒。火车站外面就有市场大厅,虽然现代但不是很好。误往了斯帕棱,但是在阿斯霍普(明信片上的地方)的附近找到了现代奥托瑞姆教堂,立即步行前往那里。钟塔(混凝土的)是我所见过最好的。”(357页)


金童寯,旅欧日记,《童寯文集》

转引自赖德霖著,

《中国近代思想史与中国建筑史学》,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6年

孙中山先生陵墓图(吕彦直油画),

图片来源:孙中山先生葬事筹备委员会编,

《孙中山先生陵墓图案》,民智书局,1925年

列宁墓,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首都计划》期间建设的大型公共建筑有铁道部(1928)、励志社(1929)、交通部(1933)、中央党史史料陈列馆和中央监察委员会(1935-936)等,这些建筑多沿中山大道展开,至今仍然是南京的城市核心视觉意象。其中,中山陵又特别值得重视,这座由吕彦直设计的孙中山的陵寝,处在中山大道(中山大道所包括的中山北路、中山路和中山东路即是1928年的奉安大典中孙中山的灵柩行进所途径的路线,所以中山大道与被称为迎榇大道)的终点之上,孙中山在整个奉安大典的仪式中被神格化,而孙中山所奉行的主义仍然风行于当时,故而中山陵也被作为这个新兴的民族国家的象征而被重点打造。


中央政治区界线图,

图片来源:(民国)国都设计技术专员办事处,

首都计划,1929年,南京出版社,2018年重印版本

中央政治区图案鸟瞰图,

图片来源:(民国)国都设计技术专员办事处,

首都计划,1929年,南京出版社,2018年重印版本


《计划》将中央政治区设置在紫金山的南麓,用意就在于将政府至置于之下,体现政党的精神意志。而穿中山陵和中央政治区而过的中轴线,则延续了象征着皇权的南朝宋孝武帝修建的六朝祭坛之轨迹。


秦淮河河岸林荫大道鸟瞰图,

图片来源:(民国)国都设计技术专员办事处,

《首都计划》,南京出版社,2018年

围城林荫大道及城上大道鸟瞰图,

图片来源:(民国)国都设计技术专员办事处,

首都计划,1929年,南京出版社,2018年

南京最早一批行道树由常宗会在20年代末从上海租界工部局购得,计2000余株,随后在《首都计划》实施期间又大规模的种植。但真正全城大规模的种植梧桐树则是在1950年代。如今,林荫大道成为南京城市的核心视觉意象。而这些林荫大道所连接起的,则是遍布全城的大小公园。


《首都计划》提出,要促进市民身心健康,提高城市生活的幸福感,净化空气,美化环境,建造南京都市的“壮丽”景观。自此,在既有绿地植被基础上,将城区内大小公园形成的点状公园系统与线状的林荫大道一同交织成“两横三纵”的绿网格局金以清凉山、五台山为主的绿地组成的城西绿色空间组团,以第一公园为主的绿地组成的城东组团,以鼓楼及其周边北极阁、鸡笼山等组成的城北组团。面积较小的有朝天宫、新街口绿地、明故宫、城北的社区绿地。除第一公园在战争时期被炸毁外,《首都计划》规划的公园与林荫道在今日南京大都有迹可循。这些景观公园与绿地,极大提升了南京城内环境品质,也为市民提供了游乐休憩场所。


南京城东北部航拍照片,图片摄于1939年,薛冰先生提供图片

可以看到右下刚刚规划建设初具规模的山西路住宅区

(现颐和公馆区)

颐和公馆产权情况分析,来自李斓珺研究成果


左图:颐和公馆使领馆分布,来自李斓珺研究成果 

右图:颐和公馆名人故居分布,来自李斓珺研究成果

《首都计划》中,对于住宅的规划,仅实现颐和路及山西路片区,最终发展为国民党高级将领和文官的别墅区。颐和路高级住宅区,是对生活幸福感、首都时尚感的另一标杆。颐和路住宅区中别墅的精美自不必提,囊括中西各国民居风格。住宅的车库,舞厅以空间具象化了最摩登的生活习惯;阳台、飘窗、私人花园、街区公共花园,倡导着健康的生活习惯;街区包含着全国首个污水处理厂,证明此处是卫生、先进的典范住区。1949年后,颐和路片区建筑大部被军队占领。文革中,大批市民涌入,造成如今颐和路片区房屋产权混乱的情形,以至许多曾经的独栋小洋楼变成拥挤逼仄的大杂院。 


虽然绿化系统与高级住宅区规划都具有鲜明南京特色,但其中“因天材,就地利”的传统规划观念,理性先进的规划技术手段和流程制度却是可以复制并在全国推广的,这是《首都计划》所体现的范式作用。

拟定既原有电力厂位置图,

(民国)国都设计技术专员办事处,

《首都计划》,南京出版社,2018年2月,图四十七

1948年南京大信造纸厂使用机械搅拌纸浆叶兆言,

卢海鸣,韩文宁撰文,《老照片 南京旧影》,

南京出版社,2012年12月,第284页

造币厂,

图片来源:叶兆言,卢海鸣,韩文宁撰文,

《老照片 南京旧影》,南京出版社,2012年


在其他市政设施上,《首都计划》涉及到各个方面,如水厂、电厂、排水系统、公共交通等。《首都计划》实施以前,南京是没有自来水的,《计划》决定在紫金山的北崖建设一个天然蓄水池,但即使这样,实际的自来水使用率依然极低(不及十一)。对于排水问题,《计划》主张雨污分流,整个南京城被分为南北二部(曾在南京度过过夏天的朋友一定会体会这一计划的先进性)。在公共交通方面,大力发展公交汽车,并且规定居民距离可以通车的区域距离不得超过750米。加上清末就已经修建的市内小火车,南京城内的交通已经十分便利。


1935年时任南京市市长马俊超签发了《南京市城南区下水道工程计划草案》,这个方案可以被认为是治理秦淮河的先声。我们在《骆博凯家书》最常看到的抱怨的就是其时南京大街小巷弥散的恶臭,秦淮河不再是余怀在《板桥杂记》中描绘的胜景,恶劣的饮用水(实际上,市民的所有生活全部在秦淮河中进行)加大了传播疾病的概率。在《计划》颁布的时代,南京人口面临着几何倍数的增长,如何让市政建设的速度跟上城市发展的速度(如同在芝加哥的爆炸式增长过程中,疫病的死亡率也随之提高),也是计划希望重点解决的问题。




关注微信公众号四方当代美术馆

及服务号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

及时获取展览信息及售票动态


 当前展览    





未完成  Uncompleted


展览时间 | Exhibition Duration

2019年12月21日 - 2020年06月17日

展览地点 | Venue

四方当代美术馆

湖区票价 | Ticket Price

80元(单人票),40元(优惠票)


如有任何问题,请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


电话:+86 25 58656360 

网址:www.sifangartmuseum.org.cn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珍七路9号 

No. 9 Zhenqi Road, Pukou District, Nanjing, Jiangsu, China



欢迎关注微信公共平台:四方当代美术馆





地 址:南京市浦口区珍七路9号 


 公共路线:乘坐D58路、694路至「珍珠泉总站」,下车沿指示牌向老山国家森林公园方向上山,步行约20分钟到达。


Ⅱ 自驾路线:经南京长江大桥或扬子江隧道或长江隧道开至浦口珍珠泉公园,沿公园大门向前200米处的指示牌向老山国家森林方向上山,约5分钟到达。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未完成” 文献 贰|现代的空间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