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一则厅壁记半部唐代史

艺术新闻 艺微客 329浏览 0评论

唐御史台精舍碑,现存西安碑林

《唐御史台精舍碑》裱册

《全唐文》、《全唐文拾遗》、《全唐文补编》收录唐代55位著名作家题写厅壁记116篇,这些珍贵文献是研究唐代政治、历史、经济、官制、人物、地理、风物的佐证,被誉为“第二史志”。

《临湍县令厅壁记》、《邓州刺史厅壁记》分别由李华、苻载题写,记述邓州临湍县令孟承颜、邓州刺史王公绥治理“安史战乱”后的政绩。两篇厅壁记题写于唐代宗宝应二年(763)、唐德宗贞元五年(789)。李华《临湍县令厅壁记》云:“天宝、至德之间,狂虏南侵,南阳为战地,地荒人散,千里无烟。”“始至,户不盈百。为政七月,尽室而归者千余家。难矣哉!”苻载的《邓州刺史厅壁记》则是唐厅壁记中篇幅最长者(1045字),有“史家之笔”:“国家自禄山犯德,五兵勃起,毒流天下,于邓最剧。乃诏尚书金部郎中王公绥以大诚受物,以至信结物,以元机运物,以严禁肃物。首年而富,中年而教,季年而政成,其籍版自四千户至于万三千户,其藏屯粟自三千斛至四万斛。”壁记以对比写作手法,描写邓州百姓安居乐业、粟米产量猛增的盛况。

厅壁记,亦称“厅记”、“厅壁题名记”,镶嵌在唐代官署机构的墙壁间,除厅南(大门)外,厅东、厅西、厅北皆可为厅壁记,而以厅东居多。封演撰《封氏闻见记·壁记》载:“朝廷百司诸厅,皆有壁记。叙官秩创置及迁授始末,原其作意,盖欲著前政履历,而发将来健羡焉。韦氏(述)《两京记》云:‘郎官盛写壁记以纪当时前后迁除出入,浸以成俗。’然则壁之有记,岂当是国朝以来始自台省,遂流郡邑耳。”此段文字有三层意思:一是各种官衙皆有壁记的习俗未必从唐代才形成;二是壁记的内容说明为什么要设置这个衙署或职能、以及该衙署沿革过程等;三是题写壁记在于激发本署官员仰慕光荣传统而协力把工作做好的信心。马总在《郓州刺史厅壁记》中指出厅壁记“存劝惩”、“存文献”两种功能,体现壁记的文学性。北宋李昉主编《文苑英华》据所题写官署机构的不同将其分为:中书、翰林、尚书省、御史台、寺监、府署等17类。遗憾的是李华、韩愈、李白、刘禹锡、柳宗元、白居易等116篇厅壁记刻石,今已荡然无存。

唐代官署厅壁记最著名的有三处:《翰林院厅壁记》、《御史台厅壁记》、《唐尚书省郎官石柱序》(亦称《郎官厅壁记》)。唐开元二十九年(742)十月二日,由左司郎中杨慎余建立石柱,立于尚书省前。右司员外郎陈九言撰序(377字),张旭楷书。曾巩《金石录跋尾》云:“此序独楷字,精劲严重,出于自然;盖罕见于世,尤为可贵。”现藏西安碑林博物馆的尚书省郎官题名石柱:高一丈二寸,周围广九尺三寸,凡七面,每面各四层,每层10—21行,各行字数30—40余不等。记尚书左司郎中、员外郎、吏部郎中、员外郎等十三司郎中、员外郎题名。据历史学家岑仲勉《郎官石柱题名新著录》统计,现存题名可确认者3459人,约为原题名总数4600余人的3/4左右。《郎官厅壁记》、《御史台精舍碑》、《元和姓纂》并称为唐代“三大缙绅录”。唐代厅壁记的创作可分为:初唐、盛唐为前期,以李华、孙狄为代表;中唐、晚唐为后期,以沈亚之为代表;前期作品基本以颂美为主,内容典雅,“辞尚体要”,确立厅壁记写作规范;后期以反映社会现实为主。河南大学国学研究所吴河清教授认为:“唐代厅壁记的文献价值不仅在于对唐代作家、作品的补遗,其中有关职官制度与历史事件的记载,可补史书之阙,亦有以文证史的作用。”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一则厅壁记半部唐代史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