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不怨秋叶少但求乐趣多

艺术新闻 艺微客 60浏览 0评论

​海派大师程璋是一位全才画家,山水、人物、花卉、鸟兽……无不得心应手,尤以花鸟走兽为甚。他的绘画作品,不仅技艺精湛,而且功力深厚,博物多采,既继承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精髓,又巧妙地渗透了西画的技法,终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他的绘画物像,生动传神,栩栩如生;色彩亮丽,构图别具一格。

程璋的创新,主要是突破了前人之囿,在别人墨守成规的时候,他成功地借鉴了西洋技法,运用光色透视原理,注重写生写实,实中有趣,趣中有神,神中有灵。譬如画猫,在他之前,便有“季猫”之称的清代泰兴籍画家季应召。“季猫”光环四耀,几乎一统江南,无人出其右,也不敢尝试超越。只有程璋拥包天之胆,与其争锋,既不排斥,又独运新法,屡屡将猫的机趣与可爱跃然于纸上,活灵活现,惟妙惟肖。难怪有人题诗赞颂:“江乡风物季家猫,海上寓公名益高。乞与成都伴琴鹤,归装他日发轻舠(dāo,小船)。”

因此,我着意找来程璋的《双猫窥鱼图》(见图,纵148厘米,横80.8厘米,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阅读,欣赏,渐渐被其层次分明、明暗相间、物像生动、光色迷人的画面所吸引。显然,图画描绘的是秋天的美景,寥落的树枝横空欲翅,前枝后干,一浓一淡,纵横交错,层次显然;风过之,枝梢呈现出秋风优美的形状和洒脱的姿态;尚未零落的红叶,在枝头婆娑,恋恋不舍母体,昭示出秋天的美颜和浪漫的情调。而最美的当属树下的生灵。一泓清溪蜿蜒而下,迂回前行,偶有落叶,随波飘荡,却被画家处理得干干净净,不留纹丝痕迹。秋水渐瘦,清冽可鉴,群鱼结伴游弋,悠然自得;忽而潜水,忽而上浮;忽而逐岸边的苇草而嬉,忽而半身潜入即将枯萎的秋荷或浮萍之下,像个半真半假的隐士。秋水澹澹,阳光明媚,美丽的游鱼在水一方,仿佛佳人,神态安然。可是,游鱼哪里知道,岸上有窥者,虎视眈眈——两只情态可掬的猫儿,装出一幅欣赏、爱怜的模样,仿佛在欣赏游鱼曼妙的舞蹈。它们竖起耳朵,屏蔽一切外界的干扰,让所有的信息都收拢在它们的视觉范围,眼神随着游鱼的下潜上浮而游离不定,好像这些游鱼是它们放飞的风筝,而风筝的线却那么磁性十足,弹性有余。它们的欲望渐渐地退却,目光变得柔和而优美。恰恰这最美的一瞬被画家定格。这是境界的升华,这是美的升华。我在欣赏的时候,也不知不觉地融入情境物境之中。那横穿的树干,依恋的红叶,坚挺的石头,柔韧的苇草,优美的游鱼,凝视的双猫……在画家光色透视的画笔下,远近、前后,浓淡、深浅,超乎寻常地有机组合,既实在,又唯美,令人心向往之。我突然想起小猫钓鱼的故事。我家老屋旁边有个水塘,曾无数次上演小猫临水的情景,它们由欲望冲动而渐次抵达羡鱼的境界。这或许就是人或物进化的过程。再读题画诗,更是悠然心会——“花前扑蝶还,水际窥鱼戏。却嗤弹铗人,犹拙依人计。”

也许是程璋创造了太多的光色之美,老天爷竟然剥夺了他晚年的视觉。几经治疗,未能全愈,瞎了一只,另一只也是蒙蒙眬眬的。所以才有“盲人骑瞎马”的调侃之印。不过,此幅《双猫窥鱼图》应是程璋盛年之作。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不怨秋叶少但求乐趣多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