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魏葵胡同系列新作丨我敬风雪一杯酒,杯酒如杯雪

艺术新闻 艺微客 66浏览 0评论

魏葵那日写到:人与人,各有几场风雪,各有几处巷口。按照他的理解,要想寻回昨日的世界,运笔纸上,重逢旧色,这是乡愁。他写老成都的温良恭俭让,不是写物之旧,而是写人之情,民气愈见旺盛,民意日趋自主,这是岁月的长进与人情的厚度,于是他作品里才有那份令人着迷的现实风景。

魏葵供职于北京画院,眼见将这份老成都的乡愁,融入老北京胡同的漫天鹅雪,经笔墨咂摸,每个细节沁出的痕索,经了心、经了美的着意才意写才砌垒出来,和胡同里那些老砖墙一样耐看。胡同的风味,不同于江南园林与中原院落、川西院坝。胡同之没的牵情,又一片胡同的宁静消失,又一批石蹲、磨盘、拴马桩,被埋进工地的深坑……北京人将这些用作护墙,放在胡同拐角,它们笨拙地蹲在那里,默默诉说城市的历史,时时刻刻,不分昼夜。

盛夏,疫情趋缓,回头看魏葵去冬《墨痕如雪》系列,真是惊人。该系列是在今年春天那个非常时段,魏葵阅读网络仙侠小说打发时间,读到一段对剑道高手用剑的描写,对中国画用笔有所悟后所创作。

艺术家眼见这无人之胡同雪景,出入一座城市的肌理,分明借笔墨看到,那上面坐着人生的真趣,甘冽如醇酒,透着一份简约、恬淡的生活价值。

——杯雪如杯酒。

江湖之远近,胡同之幽深,魏葵穿行于古老胡同的提示,仿佛听到“黎明即起”的古训民谣,这民谣像水,生自民风传统,在市井生活中流过。狭窄的胡同,宁静而隐秘,生活之气渗进人心。行走间,慕然有所领悟,“为善最乐,读书便佳”、“栽培心上地,涵养性中天”,胡同间的砖墙上时常有这样的句子镌刻,老门已斑驳,对联已残破,它们至死不渝地立在那里,用深藏的善意和智慧,向人指点宇宙与生命的真理,向后人解释天经地义的生活准则、做人信念。

这才是那几场风雪,那几处巷口所代言的情义。

剑器近

文 / 魏葵

于新郎的出剑,绝大多数都轻松写意,如同市井百姓看热闹的那种指指点点,真正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天然境界。

楼荒剑势至刚,剑招至简,就像樵夫砍柴,舟子荡桨,剑过之处,犹如解牛。

二人竟然有了在沙场厮杀中破境的迹象,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只差一线之隔,就可一脚跨入陆地剑仙的门槛……摘自《雪中悍刀行》

三月初春,疫情困足,找来锋火的名著《雪中悍刀行》打发愁闷。读到拒北城下凉莽大战中描写于新郎这段,不禁若有所悟。这运剑之道和用笔之道皆是使用者的肢体延伸,其间个人的意念气韵、经验技巧、功力境界都凝练于剑或笔这类"器"的运用中。我在于新郎出剑那种轻松写意的指指点点中窥到了一丝光亮,遂每日运笔为剑,于宣纸上秋水扫雪,剑挽梅花。每当笔锋沙沙掠过京城的那场雪,鸽群在冰寒的朔风中鸣啸冲荡,工匠的背影孤独步过静似太古的白塔,暮色下胡同口杂乱的电线如欲在飞雪中挣腾而起的龙蛇,笔意也不知在哪一个巷口愈加无碍而不羁起来。信手所至,气力弥漫,松无可松……多年来首次感到绘画上的某种不可名状。也许这就是一种技的"道境"吧。当这组"墨痕如雪"画完后,那种剑气回荡的笔意也渐自指上淡去,胸中的倏忽青芒,皆隐入老巷枯枝间的寂寂冷境中。

白塔寺

白塔寺外的胡同那天冒着雪走了个遍。到了中午,觉着右脚越加的冰冻,弯腰看时,才发现鞋面上全结了冰,鞋梆居然被冻裂开了个口子。肚子咕咕的叫着,远远看着一矮屋腾出暖暖的烟雾,知是吃食处。快步走拢那处,是一卖羊杂汤的小店,开了很窄小的门,却还有七八个食客没能挤进店里。闻着门里散出的羊肉汤和烧饼香味,寒风骤雪中的我和门外食客们那个急啊……传说这座中国最古老的白塔没有影子,我站在塔下一个杂院的雪巷里,和白塔相望良久,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 塔影留在了心上。

冬至

鲁迅先生故居旁有一胡同,叫宫门口二条。那天清晨雪落的最繁密时,我两度看见一只黑猫悠然踱在墙头屋顶的皑皑白雪上,如神灵行在牠的神国。彼时极难以言状的感受,风雪噗噗拂过眼睫,冰凉如年青时眸中的伤痛。当鸦声掠响古树的冻枝,麻雀们的翅影荡开虚空的寒气,只觉造物之奇,客观世界神秘如黑猫转过屋角的虚影。

一个画人倾尽全力又能画出多少具象世界中看不透的真实。

大雪

中国传统绘画中令人着迷的成份

在于画境中那些泠泠萧萧的意韵。

而我们身边偶尔也会闪现几幕

暗合了传统绘画里那些

冷寂空清,孤旷荒远的现实风景。

小雪

想画出残雪中的水泥味,

红砖在剥落多年后的表情,

2.5铜芯线在零度以下如僵硬的枯枝般的纠缠。

水墨绘画某个层面的使命,也许就在于穿透混沌与混乱,通过清灰的怅惘来实现自我意义的澄明。

传统水墨媒材的写意和写实的分界与交融可以来自同一种生活体验,写意的不可控性和写实的自我深入在一个题材上两端展开。

从丰富自己的笔墨体系上来讲是今年极大的收获。

水墨写实性绘画现在是非主流。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苦行,是自觉在传统媒材的表现上自己还远远没有画够。所以这两年不断选取更多复杂的图像元素来做挑战,想把自我笔墨能力的壁垒不断推高。每有新作得成,都更为中国传统绘画媒介仿似无限的、新的表现力而惊喜自豪!今天友人观画后说:无人的风景有更多的情绪。

绘画即是我的宗教,需要虔诚。

《墨痕如雪》搁笔收竣。这个小品系列画于疫情得以控制、内心的情感波澜稍得平复的时间段。是用草根的视觉画草根的世界与生活片段。过程中最大的收获是对毛笔这一传统工具有更细微的体会与使用上的自我突破。

人与人,各有几场风雪,各有几处巷口。

魏葵 现为北京画院专职画家

魏葵城市人文水墨作品欣赏

《马家巷冬景》 中国美术馆收藏

《汤山初雪》 北京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收藏

《雨园》

《初雪无声》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魏葵胡同系列新作丨我敬风雪一杯酒,杯酒如杯雪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