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现代戏创作的一朵奇葩

艺术新闻 艺微客 54浏览 0评论

 

现代戏创作的一朵奇葩

——评现代豫剧《秦豫情》

孙豹隐(原陕西省文化厅副厅长、研究员)

 

好的戏剧作品,是讲好中国故事、传承中国文化、弘扬中国精神的鲜活载体,是艺术家和观众心灵的交流,是艺术家的主观世界与大千社会的互动。只有那些反映生活本质、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作品,才能给人审美享受和思想启迪,才能把握人们在各种社会动态中的本质和追求,给人以光明、希望和力量。西安市豫剧团创作演出的现代豫剧《秦豫情》,携带着民族精神的基因从历史深处走来,承载着时代的理想诉求,积淀着人民的时代情感和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在现代与传统的协奏中,昭示时代精神的本质特征,彰显人民与时代同甘苦共命运的博大情怀,唱响了一曲荡气回肠的生命交响曲,铺展出一幅底层百姓生命礼赞的绚丽画卷。

《秦豫情》讲述的是1942 年河南发生特大旱灾,庄稼绝收,中原大地饿殍遍野,满目疮痍,300 万河南人挑着担子逃荒,沿着陇海线一路向西,终在西安铁道以北地区扎根创业的故事。剧作围绕小勤从河南逃荒到陕西,渐渐站稳脚跟的近十年生活,描摹出逃荒移民在他乡一种困厄生态并逐渐融入三秦大地的跃动图像,酣畅淋漓地表现了中原儿女不畏艰苦、自强不息、勇于担当、乐观进取的“扁担精神”,浓墨重彩地释放出以陕西人为代表的中华民族大家庭相互包容、风雨同担、和谐共生的巨大凝聚力。

剧照

剧作不仅仅是直面人生、直面苦难,更以动人的、多向度的张力揭示出主要人物的精神世界和时代色彩,带给观众人与人之间相互支撑的那种温暖,传递出一种让人活出尊严、让生命展示出意义和价值的审美理念。苦难往往最能体现出一个民族自强不息、奋斗拼搏的精神。每个民族都不能忘记历史上的伤痛和苦难。面对那段沉甸甸的历史,《秦豫情》摒弃“戏说”,直面那段残存在民族深处的记忆,甚至不惜“揭伤疤”“触痛处”,透过苦难下血淋淋的历史画面直击当今观众的心灵,渲染出现实主义戏剧创作的浑厚艺术魅力。

《秦豫情》主旨宏大,内涵深刻,着意唤醒历史,生动地展现了河南移民在极度艰难的环境下进行的诸种抗争。灾难面前的河南人在迁徙、融合、奋斗的过程中,吃苦耐劳、自立自救,活得有深度、有故事、有价值,是一支传递生命真正意义的时代壮歌。剧中涉及的逃荒、抗日、西安解放等历史片段,巧妙地将宏大的历史场景和舞台艺术交织起来,突破了一般戏曲易表现具体局部而难以展示大历史大格局的局限。《秦豫情》的丰盈厚重不仅在于塑造出中原人民坚忍不拔、积极进取的“扁担精神”,更在于借陕西人民与河南难民那种说不尽的水乳交融,讴歌中华儿女在大灾大难面前所表现出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坚忍不拔、互帮互助的民族精神和优秀品质。这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暖的大戏,生动地将中华民族艰苦奋斗的传统美德传递给每一位观众。

《秦豫情》的另一特点是刻意托举小人物在大时代与命运抗争的闪亮形象。剧中人物性格各异、秉性不同。女主人公小勤热情、直爽、敢爱敢恨;男主人公张大憨厚、善良、勇于担当。其他角色如算命瞎子马虎、狡猾但心地不坏;身陷泥淖的吕嫂,打掉牙往肚里咽;反对儿子娶小勤的张母,在得知小勤怀孕后暗中资助;三婶和三叔仗义、豪气;砖头与瓦块莽撞、直率。他们虽只是时代洪流中不起眼的底层人物,但在艰难时世、困苦生活中的选择更显示出他们骨子里的良知。在生死攸关时刻,他们无不迸发出善良、坚毅、果敢的光辉。“小勤临产”那场戏,在小勤难产、众人无策的危急时刻,小勤举起了剪刀,为自己接生。

这个举动将小勤不向命运低头、挑战生命极限的大无畏精神推向最高潮。这个情节,这么一个场景,宣示了在那个极端的社会状况下,中华民族极其顽强的生命力。

《秦豫情》戏词妙趣横生又直击人心。戏一开场,那个“呼啦啦的河南担”,铺天盖地。一句“呼啦啦”的台词刹那间就抓住了观众的心。三婶跟小勤冬天去河里砸冰洗油纱,唱道“数九寒冬冷不怕,关键是怕冷咱也没办法”,那份坚强、无奈、担当直击人心。多次重复出现的“古书上说”,如同神来之笔,情趣盎然,传递出一种对文化的敬畏与崇拜。

《秦豫情》的音乐不啻为一次大胆而成功的突破与创新。该剧打破了地方戏原有的地域性和程式化,整部剧糅合了豫剧、秦腔、老腔、话剧、民歌等元素。在戏曲音乐上,豫剧唱法流畅、节奏明快、口语化强,秦腔酣畅淋漓、质朴粗放、冲击力大。该剧精准地把秦腔的粗犷和豫剧的鲜明节奏流畅地衔接起来,营造出戏曲艺术迷人的情境,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方式,足以让观众在感受戏剧魅力的同时,唤醒人们心底的情感。该剧精巧曼妙地使秦腔、豫剧水乳交融,不生硬,不拖泥带水,过渡顺畅自然。加之揳入陕西另一富有特色的“老腔”,更具创意,凸显地域风采。独特演唱形式使得舞台调度、情景发展行云流水恰到好处,令人耳目一新。此外,舞台呈现浓烈,将大饥荒的时代背景活脱脱地展现出来。在突出现代灯光给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的同时,注意不让过炫的灯光、布景、造型冲淡人物的表演大局,坚守了戏曲本体,把传统表现手法与现代审美需求有机地融为一体。该剧每个角色都既有生动的人物性格,又带有鲜明的地域性格。演员的表演也可圈可点。扮演小勤的演员徐俊霞唱腔高亢明亮、饱满激越,表演朴实到位,至于忘我的境地。张大的扮演者王凯,凸显本色表演,在和小勤谈情说爱的那场戏里,他用脸盆挡住脸,既羞涩又袒露地说“我这人想干坏事,想和你睡觉,想和你生娃娃”时,观众不禁发出会心的笑,对这种接地气的表演由衷地赞同。

剧照

《秦豫情》跃然舞台,好评如潮,业内外称之为近年来地方戏曲创作发展时期一个标志性成果。这部戏迸发出来的创造力给出了地方戏曲在今天如何传承发展,现代戏如何谋求市场的认可、赢得观众的青睐的一种发展新思路。

《秦豫情》着力创造属于当今审美追求的戏剧新形态。戏曲具有悠久的历史、独特的魅力和深厚的群众基础。真正的精品力作必然要把创新精神贯穿于整个创作的全过程,必然是创作理念与呈现手段、内容与形式、传承和传播、艺术和技术的全面创新、深度创新。《秦豫情》思想层面的震撼征服了观众,而具有强烈穿透力和时代感性的艺术形象以及灵动传神的舞台意象与美学情愫交融在一起,很好地完成了从情感上打动人、从心灵上教育人、从审美上愉悦人的艺术使命。《秦豫情》所展现的有情义、有筋骨、接地气的“精”“气”“神”,在舞台上回旋得荡气回肠、淋漓尽致。这种精气神正是中华民族不畏艰苦、相互包容、乐观进取、坚持梦想的奋斗精神。这种精气神是从剧中人物身上自然而然生发出来的,既有可信度,又有亲切感,足以令观众走心,迸发共鸣。

 

本文节选自《谈剧录》,中信出版社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现代戏创作的一朵奇葩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