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在线公教|《古代入蜀美术大师及其影响》讲座(4)(总第十六期)

艺术新闻 艺微客 31浏览 0评论

己亥末,庚子春,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席卷了全国。在这场没有硝烟的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四川美术馆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省委关于疫情防控系列部署和全省宣传思想文化系统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的工作要求,按照省文联的布置安排,扎实开展了各项疫情防控工作。抗疫期间,我们将以线上的方式,为广大美术爱好者们开展一系列的展览、公教等活动,丰富大家的精神文化生活。近期,我们梳理了历年来组织的各类公教讲座,精选出部分具有代表性的内容进行文字整理,让广大美术爱好者足不出户也能进行研究、探讨和学习,如齐凤阁先生的《历史性收藏与被收藏的历史——神州版画博物馆藏品里的中国版画史》和陈琦先生的《中国现当代水印木刻1950-2018》和刘忠俊先生的《唐卡溯源》等。本次我们将四川艺术讲坛讲座《古代入蜀美术大师及其影响》进行了文字整理,以分列四期的方式为广大美术爱好者进行展现。中国入蜀美术大师对四川的影响是多方面的。譬如现代绘画,徐悲鸿、黄宾虹、傅抱石等绘画大师都先后来过四川,并留有画作。著名国画家齐白石、吴作人、张书旂、赵少昂、李可染、吕凤子、陈之佛、关山月等,均在成都举办过画展。他们均对当时乃至今天的四川绘画产生了深远影响。因篇幅有限,本讲座仅介绍中国古代入蜀的部分最重要的美术大师。美术:此处是按美术史的划分,即包括绘画、书法、雕塑、建筑艺术和工艺美术五大门类。


主讲人:唐  林

 

唐林:美术史家,四川省社会科学院艺术研究中心主任,四川历史研究院学术委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四川非遗协会专家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个人独著的《四川美术史》上册、中册,誉为“开创之作”,为国家图书馆、北大、清华等众多著名大学和省市的图书馆馆藏。







第四期内容

第六章   古代入蜀绘画大师对四川的影响

          ——以黄筌绘画师从的四位老师为例

 


     由于历史上入蜀大师甚多,对于四川各方面的影响也多,限于时间和篇幅的关系,本处主要介绍唐末至五代这两个时期美术大师们对四川绘画的影响,并以黄筌绘画师从为例,加以论证。

     从时间上讲,在唐代之前,更准确的说是在唐玄宗时期安史之乱(755年)之前,包括两晋南北朝,巴蜀绘画非常不显,基本没有什么名家名作(唐森《四川美术史》上册,546页)。画家入蜀主要发生在安史之乱之后,分为三个时间段:一是755年安史之乱,唐玄宗逃蜀,中原地区的著名画家卢楞伽、韦偃、辛澄等入蜀。二是784年,朱泚、李怀光叛乱,德宗逃梁州之后的一段时期,赵公祐、张腾、范琼、陈皓、彭坚、常粲等一批著名画家入蜀。三是880年底,黄巢率领农民起义军攻克潼关,兵锋直指长安,僖宗逃蜀,有滕昌祐、张询、孙位、吕晓、竹虔及其之后的张南本、刁光胤等一批画家人蜀。


      另外,魏晋至隋唐零散入蜀的还有:画家四祖之一的张僧繇、南宗山水画之祖的王维、初唐四大书法家之一和画鹤知名的薛稷、“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提出者张璪、鞍马大画家韦偃与曹霸、龙水画家孙位,等,他们或宦蜀,或寓蜀。

宋人黄休复《益州名画录》中记载唐五代的蜀中画家共58人,其中由外地移居蜀中者就有21人,占了一少半,而在这21人中,安史之乱以后的中唐时期入蜀的有10人,唐末五代入蜀的有11人。《图画见闻志》卷二《记艺上》记载,唐末著名画家有27人,其中川藉画家7人,流寓巴蜀的画家12人,总计19人,超过总数的70%。

      这批流寓巴蜀的画家,代表了当时各种绘画流派的最高水平,促进了四川绘画艺术的迅速发展。当时,全国绘画最兴盛的地区是巴蜀,而其中心在成都,“举天下言唐画者,莫如成都之多”。绘画之盛,在全国,四川推为当时第一。

      那么,为什么有如此多外地画家入蜀哩?

     一是中原动荡分裂,西蜀相对稳定。四川地理上为崇山峻岭,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和较强的封闭性,所以经常在战乱时成为全国的一块安定的绿洲。

     二是四川地区拥有良好农业自然条件、天然的屏障地势条件以及美丽宜人的景色,还有发达的经济和雄厚的财富,为绘画事业的繁荣奠定了必要的物质基础。

     这些为四川地区聚集了文化精英、物质财富以及为艺术的繁荣提供了广阔的创作空间和安稳的社会环境。

      下面,具体以黄筌“师从”的四位老师为例,来介绍这些入蜀绘画大师对四川的影响。

(五代)黄筌 《写生珍禽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中国100幅名画之一

     先介绍黄筌其人。

     黄筌(903—965年),字要叔,四川成都人。五代西蜀宫廷画家。西蜀时期,黄筌被授于“翰林待诏”等,官职相当于正二品,极其显赫。965年蜀主孟昶降宋,一同到北宋都城汴梁(今开封市),被奉为左赞善大夫,同年病逝。

     黄筌在绘画上,花鸟、草虫、竹石、山水、人物等无所不能,以花草鸟虫最为驰名。《写生珍禽图》是他公认的唯一传世作品,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此图为“黄家富贵”风格的代表,一直被作为五代到两宋的“院体”花鸟画典范之作。中国美术史100幅名画之一。

黄筌画派的代表画家宋徽宗赵佶《瑞鹤图》(传)

辽宁省博物馆藏

 

     黄筌是成都的大画家,是中国15个著名的绘画流派——黄筌画派的创立者、开派者。他之所以能够有如此成就,除开自身因素,他的师从对他产生了重大影响。

     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系统品第宫廷藏画的综合画谱、宋代《宣和画谱》这样说:黄筌13岁时从刁光胤为师,“年十三,事郡人刁处士学丹青”,但他善于吸取各家的专长,“筌资诸家之善而兼有之,花竹师滕昌祐,鸟雀师刁光,山水师李升,鹤师薜稷,龙师孙遇(位)。然其所学笔意豪赡,脱去格律,过诸公为多”“全该六法,远过三师”,“兼有众体之妙”。等等。

     从以上我们可知,黄筌学习绘画有五个老师,他们是滕昌祐、刁光胤、李升(成都人,巴蜀山水画家,略)、薜稷、孙遇(位)。其中有4人不是四川人,滕昌祐、刁光胤是他的授业老师,薜稷、孙遇均为前人,只是学习,所谓“远追”罢。

     一、黄筌的“鸟雀”授业老师刁光胤

刁光胤(约852—935),长安(今陕西西安)人。中国花鸟画名家。唐天复年间(901—904)因躲避战乱入蜀,居蜀30余年,约卒于后蜀初,年八十余。他工画竹石花鸟、猫兔之类,其湖石、花竹,几乎都以傅彩鲜丽见长。他是黄筌在竹石花雀题材方面的授业之师。

刁光胤画花鸟手法工致,用色妍丽,题材富贵,承袭了唐代薛稷、边鸾的风格,其画风直接影响到黄筌花鸟画风的形成。弟子黄筌、孔嵩及黄筌之子居宝、居寀,继承和发扬刁氏花鸟画的风格,形成了五代至北宋间花鸟画的院体画,统治画坛一百余年。

(唐末)刁光胤《枯树五羊图》(传)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刁光胤由于精心培育了黄筌这一代花鸟画巨匠而名垂青史,是一位上承中晚唐花鸟画、下启黄筌画派的关键人物,是黄筌画派的重要先导之一。在中国美术史上,刁光胤被公认是对五代西蜀花鸟画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的人物,对四川地区花鸟画发展有着重要影响。但他无可靠作品传世。

     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传为刁光胤的《枯树五羊图》《乔松卧兔图》。

     二、黄筌的“花竹”授业老师滕昌祐

     滕昌祐(约公元839—924年)。中国花鸟画名家。字胜华,吴(今江苏苏州)人。唐广明元年(880年)末于黄巢起义时随唐僖宗避乱人蜀,约卒于后蜀初,年八十五。滕昌祐的画,后人评论“下笔轻利,用色鲜艳”,这可以说是滕昌祐在笔法上有创造性的突破。他画草虫蝉蝶时用笔不多而形神具足,人谓之“点画”(即“点簇”)。他是黄筌在花竹题材方面的授业之师。

(唐末)滕昌祐《牡丹图》(传)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滕昌祐对蜀地花鸟画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是黄筌画派直接的重要先导之二。

     他是最早的花鸟写生画家。四川著名大画家、广汉人赵昌受其影响最深。

     滕昌祐现有已无可信的作品传世。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传其所绘的《牡丹图》。

     三、黄筌学画鹤的老师薛稷

     薛稷(649—713),河东汾阳(今山西荣河)人,书法初唐四大家之一。薛稷书学禇遂良,擅画花鸟、人物、佛像、鸟兽、树石。画鹤尤其生动,时称一绝,是一位创画鹤之典范的大手笔。

    《历代名画记》载:“屏风六扇鹤样,自(薛)稷始也。”“样”,即画图的范本,薛稷能够创“样”并为社会所接受,说明了他在画史上的重要地位。以后,“六鹤图“成为一种定格。有唐一代,薛稷所画的鹤一直被认为是难以超越的典范。


(唐)薛稷《信行禅师碑》(局部)

     薛稷在唐代曾任四川彭山县县令(具体时间不详),在蜀期间,曾在成都、通泉(今四川射洪县)等地留有多幅名画。他在四川画鹤,由于四川人没有看到过鹤,都以为他画的是奇物。他在四川画鹤名气远扬,杜甫曾写《通泉县署壁后薛少保画鹤》赞之,李白也写有赞诗。薛稷的鹤画,宋时御府中收藏了7幅,现在见不到他的传世画作,仅有书法传世。

     史载:黄筌画鹤。淮南和蜀通聘,礼物中有活鹤数只,蜀主孟昶命黄筌画于偏殿的壁上。他充分地发挥了写生的技巧,描绘出六种鹤的典型神态,生动绝伦,竞使那些活鹤真认为同类,竞去和他站在一起。孟昶大为惊奇,遂将把这座偏殿改名为“六鹤殿”。

     黄筌画鹤学的就是薛稷。

     四、黄筌学画龙水的老师的孙位

     孙位,生卒年不详。一名遇。晚唐画家。会稽(浙江绍兴)人。唐广明元年(881)12月初,随僖宗入川,任文成殿下道院将军。居于成都。

(唐)孙位《高逸图》(局部.传)

上海博物院藏 中国100幅名画之一

     孙位长于人物、松石、墨竹、龙水。曾光启年间,他在蜀中应天寺、昭觉寺画过不少壁画,所画“天王、部众,人鬼相杂,矛戟鼓吹,纵横驰突,交加戛击,欲有声响。鹰犬之类,皆三五笔而成。弓弦斧柄之属,并掇笔而描,如从绳而门矣。其有龙擎水汹,千状万态,势欲飞动。松石墨竹,笔精墨妙,雄壮气象,莫可记述”。他画的龙水、松石、墨竹对后来花鸟画的成熟有一定的促进,是吴道子以后在晚唐时代水墨人物画方面有突出成就的画家。

     《益州名画录》评孙位为最高等级“逸格”的唯一一人,“蜀人画山水人物,皆以孙位为师”(《画鉴》),堪称西蜀画坛宗匠,蜀地绘画宗师。

     黄筌画龙水学的就是孙位。

     今孙位之龙水图早已不存了。

     从以上可知,入蜀的美术大师对四川绘画的繁荣与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以黄筌为例,无法想象,如果黄筌没有从这些入蜀的前辈先贤那里学习知识、技巧等,后来会成为名满天下的大画家,还能够开创著名画派黄筌画派。




来源:公共教育部
编辑:李锦山审核:刘克萍、蔡文君

发布:信息资源部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在线公教|《古代入蜀美术大师及其影响》讲座(4)(总第十六期)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