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河清 | 答彭德:尔曹已无可救药——国家文化教育机构应慎重对待“当代艺术”

艺术新闻 艺微客 53浏览 0评论

我的《中国当代艺术的末日正在来临——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小记》一文(刊于《大河美术》),引发彭德写了《谁有救药,救救黄河清?》。彭文概念混乱,语无伦次,读后真是啼笑皆非。

彭德称我研讨会发言只是在谈美国当代艺术,避而不谈中国当代艺术。其实我的发言明确批评中国“当代艺术”缺乏中国性,只是对西方“当代艺术”的简单模仿。它不符合当代中国的文化艺术趣味,与中国的主体社会无关。我还批评中国有关方,在北京太庙和福建一座孔庙里,展览低俗和幼儿性的“当代艺术”。这些展品对于这些文化古迹,如果不是亵渎,至少是大不敬吧?怎么能说我没有谈中国“当代艺术”或对其是“零认知”?

美国“概念艺术”祖师科苏斯有一段话不打自招:

我们将现代主义本身作为我们的文化。我们以出口我们的地方主义,改变变形了其他文化,并赋予这种混乱以一种“普世性”的外观……因为我们的文化没有惟一的地理渊源,我们倾向于将自身定位于一种时间的位置 ——这个世纪,而不是定位于大地上的某个地方……由于各国族文化纷纷退却让给我们地盘,它们最终失去了对它们生活有意义机制的控制,由此变得在政治上和经济上依附于我们。

这段话明确坦白:美国出口其“地方主义”,但不标示它是美国的(大地定位),而是把它伪装为一个“时间的位置”——现代、当代。还披着“普世性的外观”,让人误以为是“国际”或“全球化”。而所谓的“当代艺术”,正是这样一种被伪装成“当代”、由美国出口到世界各地的美国货。

彭德称我“混淆了美国当代艺术与中国当代艺术”,认为两者有明显区别。而其实,中国“当代艺术”只不过是美国主导的“当代艺术国际”的中国分部。中外“当代艺术”没有根本的区别,除了表面上中国标签的“异国风情”。法国评家米修说:世界各地“当代艺术”表面上多样,其实同质:“多样的同质性”——都是美国式杂耍。

我反复申明:“当代艺术”不是时代意义——不是指当今时代的艺术,而是特指意义:专指20世纪60年代以后,美国波普的所谓“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影像艺术”和“观念艺术”。所以这种特指的“当代艺术”需要加引号。

西方“当代艺术”元老策展人济曼(H. Szeemann),1969年在瑞士举办“当态度成为形式”,展览名字就是标示:只要你不画画了,去搞装置、行为等,这个“态度”就标志了你的“形式”——是搞“当代艺术”。君不闻,西方艺术理论界不断鼓噪“绘画已经死亡”。所以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当代艺术”都是以反美术、超越绘画的“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影像艺术”和“观念艺术”为主要形式。

只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概念,常常模糊地还包括一部分绘画:政治波普、抽象和风格怪异的绘画。因此,中国“当代艺术”的概念比西方稍宽泛一些,但主体与西方完全一致。我否定中国“当代艺术”,主要是指其与西方一致的主体部分(即不包括绘画)。

去年我的《艺术的阴谋》一书新版更名为《“当代艺术”:世纪骗术》,直接指控:“当代艺术”不是艺术,而是一种指鹿为马的骗术!(杜尚的小便池、曼佐尼的大便罐头、莱诺的花盆、艾敏的床……)是传销,是现代巫术。(可参看我网上的“青课视频:小便池是艺术品吗?”)

《“当代艺术”:世纪骗术》书影

研讨会上,我的即席发言被主持人强行中止时,现场的一些“90后”学生大喊“让他讲下去,我们要听他讲”。他们青春的喊声让我动容,也让我生发中国“当代艺术”的末日正在来临之感。彭德却认定,我的“小粉丝”们只是一些“画石膏像和临画刚入道的学生”,他们不能代表“90后”。

其实支持我的那些青年学生远非彭德所贬低的那样只是一小部分人,而是代表了整整一代普遍不再崇拜西方、文化自信大增的“90后”。他们就是那位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儿童。他们是根据自己的眼睛去判断,都认同我:杜尚的小便池就是小便池,而不是什么“艺术”。彭德应该睁开眼睛去看看,今天的青年人不再像前辈那样迷信西方。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彭德豪迈自信地向我提示:“西安美院本科毕业展七成以上是属于当代艺术形态”,并让我带上速效救心丸,去看“中国八大美院的毕业展”,暗示其也多是“当代艺术”……这的确是事实,但却是一个可悲的事实。全国主要艺术院校都以“实验艺术”等名义,开设“当代艺术”的教学。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2014年北京文艺座谈会以来,国家文化教育机构反复声明文艺要以人民为中心,弘扬中国精神。而中国的“当代艺术”,不过是美国出口、在中国推广起来的美国式杂耍,低俗而幼儿化,不追求美,专务怪力乱神。彭德自己也承认,中国“当代艺术”就是要表现“滑稽的、荒诞的、怪异的、悲怆的、阴郁的、恐怖的等不阳光不正面的世间百态”。显然,中国“当代艺术”不符合以中国人民为中心,不符合弘扬中国精神。

“当代艺术”不仅低俗,还多有文化冷战的政治颠覆意义,丑化对方领袖是其拿手好戏。中国“当代艺术”丑化毛泽东是司空见惯。这次西安“2017当代艺术展”,也有顾某人的三张故意模糊处理毛主席像的巨幅照片,还有丑化少先队员的油画……国家的文化教育机构难道可以容忍这样的东西在正式展览上堂皇展出?!

中国“当代艺术”正在戕害美术学院的学生和艺术青年。我自己就遇到很多感觉大学四年没有什么收获、对“当代艺术”教学深感无奈和愤慨的学生。2016年,一位孙姓女“行为艺术家”,搞了大量惊世骇俗的裸体“行为艺术”,终因看不到出路,抑郁而自杀。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以来,国际势力把中国“当代艺术”从出口转为内销,日益祸害中国民间资本。我自己就听闻一些浙江民营企业家因购买“当代艺术”而资金打水漂之事。

真要钦佩科苏斯的惊人坦率:美国出口其地方主义,“改变变形了其他文化……由此在政治上和经济上依附于我们”!

中国“当代艺术”祸国殃民。我再次殷切呼吁:国家文化教育机构一定要慎重对待中国“当代艺术”。美术学院应该慎重开设“当代艺术”专业,全国美协、中国艺术研究院和国家画院也应当中止“当代艺术”的委员会或中心。因为国家文化教育机构支持“当代艺术”,不符合当今政府的文艺国策。

中华民族雍容大度,不拒绝外来优秀艺术。钢琴小提琴、油画水彩画、交响乐芭蕾舞、摄影和电影等,都可以在中国生根成长,蔚为大观。而跟风美国、怪力乱神、低俗幼儿的中国“当代艺术”,必将被中国人民所唾弃。

中华民族正在经历一场伟大的民族复兴。新一代中国年轻人正日益恢复丧失百年的文化自信。中国文化正重现灿烂辉煌的感召力,四披于全世界。中国艺术必将重新焕发泱泱大国的中和雅正。

彭德之辈迷惑于西方“进步论”“时代精神”的臆想,始终生活在上世纪80年代,崇拜西方,而不知天下大势已变。

需要拯救的不是我,而是彭德之辈。他们文化自卑,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不救也罢。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河清 | 答彭德:尔曹已无可救药——国家文化教育机构应慎重对待“当代艺术”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