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2020 绘画不死!| 许 东 生 最 新 创 作

艺术新闻 艺微客 35浏览 0评论


背对喧嚣,回向自心
2020 绘画不死
 
2020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打破了人们寻常往复的生活,社会的车轮被迫戛然而止,接下来便是一段漫长的“自我隔离”……时间不再奢侈,反而显得有点难以填满。习惯了酬应热络的我们,如何学会静下来与自己相处?在生命面前,艺术还有何意义?此时此刻,是否更加向往内心的平静与精神的自由?每日看着手机上更新的患病人数,还能否做到摒弃外物,拿起画笔,全身心的站在画布面前?……
 
“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困境只会激发真正的艺术家更为澄明无我的投入到自己热爱的事业之中,何时何地都不会停止。正因生命脆弱,时光宝贵,才愈加不甘心将哪怕一丁点能量耗费在虚妄之中。灾难终将过去,无论曾经如何刻骨铭心,终将成为历史的一瞬。而对艺术家来说,绘画是一生的事业,是与内心和灵魂无休止的对话,是回向自心的孤独而漫长的道路。
 
古语曰“文章必穷而后工”。背对外界的喧嚣,需要更加无我的专注和饱满的热情,这种精神力量也必然会以某种方式蕴蓄于作品之中,成为作品光亮的一部分。绘画不止是反映灾难,也不限于直接讲述现实,绘画的意义和目标远大于此。绘画是艺术家的精神自传,我们无需语言,无需描述,只要去观看,其中存有着更大的信息。在每一个笔触,每一笔颜色中,去体味那些或复杂或单纯的属于绘画的快感和愉悦,它们如水般穿过命运的窄门向前流淌,永不停歇,这正是对生命的真实礼赞!
 
2020,绘画不死!


许东生工作室
2020年拍摄
 还没到膏肓 
文/许东生
 
得回工作室那天是2020年2月19日,雨水节气,因为疫情,这个工业园区从年前就封闭了。我在晨早的冷色光亮中领到了临时出入证,排第十七辆车进入了园区。我的工作室在园区里一栋厂房七楼的一个角位,它有宽大的货梯,搬画很方便。.…保安拿着测温器对着我的耳后测体温,他看起来年纪不轻了,皮肤白晰面色也苍白,显得很疲累。
园区里路道修得很好,宽阔、清静,带有石板铺的人行道。有多而大的厂房,各种研发中心,有超市、有饭堂、有咖啡屋、有健身馆.…都紧锁着门。工人们还没返城复工,只有青年公寓里还住着从去年就住着的一些人,这会儿三楼一阳台上正有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站着,年轻,戴着3M口罩,正在秀穿在身上的汉服,女的曲裾深衣, 曳地长袍——还真是汉服。而男生着明式飞鱼服,护领箭袖,显帅,要是有把绣春刀就是个锦衣卫了。他正对着手机大声和快递小哥约在哪个园区门口接手他和她的大份鸳鸯肠粉。
我没吃早餐的脸色一路引起保安的警惕,《左传》里说齐候顷公和晋军打战,没给战马披甲就冲了出去,大呼:余姑翦灭此而朝食!意思是说要先灭了别人再回去吃早餐,后来证明不吃早餐后果很严重,齐候战败还差点成了俘虏。而在公元前581年的雨水这一天晚上,生病的晋景公做了一个恶梦,梦到自己的疾病变成两个小孩,一个说:“秦国的缓*可是良医呀,恐会伤到我,需要逃跑吗?”另一个则说:“我们躲在肓之上,膏之下,他能将我们怎麼样?”醒来后召桑田巫卜问,巫师认为他挨不到夏天吃不到新麦了,景公不信,把巫师下了狱。因为秦晋之好,秦恒公派名医缓来诊视,直言景公已是病入肓膏,无法医治。景公顽强的和命运较着劲,终于等到新麦收成,令人献上新麦饭,让桑田巫看到新麦,然后将其杀掉。正准备吃饭前突然感到腹胀,便去上厕所,但却掉到粪坑中,死的非常悲催。命中注定,即便处死了巫师还是吃不上新麦。
我呆坐在工作室里,雨水这个节气让我胡思乱想,想到毕加索,想到伦勃朗,想到旧石器时代的洞穴壁画画家。想到艺术是自然之镜,艺术展现另一世界,艺术将潜在的认知转化为永恒的认知…等等。疫情期间需要独处,减少社会公共生活,同时保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想来可不正是艺术家们一直想要的生活吗?旁边有一间玩古玩的工作室,主人是个退休干部,有些年纪了又有基础病,在趺坐冥想后偷偷咳了两声,忙着上网络直播,接受某一位师尊的远程开示。过不了几天,网上群上各种云喝云干杯热闹不已,朋友们终究还是有办法拉近距离,孤独也依旧是可耻的。
这一个春天满是魔幻,时光飞逝岁月又交叠,让人思绪也变得混杂起来。现代人看起来是这么的热爱自然热爱生活,以至于让我们相信今天发生在世界上的这件事是不应该的。新的时代新的同步,一季的停摆让人深切感受世界的流动,生命毕竟只是一起起偶然交织的轮回。
人们在认识自我的过程中驱使当下和历史产生交互,对时间的流逝也有一种很具体的关注。有着古老历史的山水仍和我们同在,我甚而还可以设想一下我和我的想象、老派物件、史载的叙述文本并置的共时空间:一块石头、一只孤禽、一条树丫状的线…艺术仍然是可以不言而明的。不再显示隐喻和象征的出处,只要一个简单的设置:单纯而模糊,把人、事、物,和空间、色彩放在一起相互游戏,像遣词造句,让它有一种文学上的吸引力。记忆和形象被停留在片刻和局部,只有一种非线性的状态。画面就是所关注的问题和结果,视觉经验支配了可能性,形成一种阅读的关系。
我们总是由对外认知转向内省,创作和情感根植于生活,这种个人化的心路劳作几乎都与自己经历过或感受过的事实有关,绘画是一种古老而真实的经验及其衍生想象的生命记录。而人类生命具有相同的动物属性,共性特征的发展使地球很难再有独处一隅的族群。虽然越来越多的人看待问题看待世界的角度不太受限,但在人的心灵深处是否存在足够的宽容?当别处有人死去,此地的人是否会心有戚戚?艺术也一样进入一个共同维度,不管是哪个国度哪种身份,也不管是当代抑或不够当代,艺术家面对的都是同一个问题:觉悟。
据历史记载,同样是国君,西方也有好几位王悲剧样儿的遭到粪坑杀:公元217年,罗马皇帝卡拉卡拉解手时被刺死;公元1562年,纳瓦尔国王安托万·波旁如厕时被击毙;公元1589年法国国王亨利三世正在大解时被教士拔刀刺死;公元1760年,英国与爱尔兰国王乔治二世在方便时心脏病发作而死;公元1796年,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猝死在便所里。当然,人家晋景公在公元前好几百年就干了这事,排名第一。所以,再不可思议的事也有相似的——不一样的人生,一样的鬼马*。
再说,现实也差不多沦落到和历史一样充满荒谬了,你接近现实的同时也看到了荒谬感,然后你还需要有一种方式来体现这种荒谬。很多好东西可能是旧的东西,并没有被取代。我信任绘画,觉得绘画能得体的铺陈我的情绪,有力量,自然而然的呈现真实。它需要理性构思又有偶然节奏,甚至还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你的表达。内里有一种让人觉得温暖的不明确的东西,掺杂在这些可人意儿的传统里。绘画作为表达几乎能让你了解生活,也让你明白每一个地方都有人在亮着光。
因为喜欢,我总有一种被绘画眷顾着的感觉,而不像干别的,你像是等着被它消灭,很沮丧。
吠陀经里说:灵魂一直存在着,和宇宙一样古老,当它最终消除了七重蒙蔽之后,又会回到它原来的无限中去。
灵魂老是不灭,绘画也就不太容易死。
  
2020年5月 广州
*缓:扁鹊,姬姓,秦氏,名缓,字越人,又号卢医,春秋战国时期名医。
*广州话俚语,神秘难测,有趣而难于估计,所谓“鬼五马六”,即诡秘之意。鬼马不是指马儿死了成鬼,而是鬼脉一词的音转。鬼脉指脉像沉细有鬼气,为将死之兆。鬼马电影是香港60-70年代时期主流。类似于后来的无厘头,是无厘头的启蒙。
 2020年最新创作 
行脚历史--道是葛仙釆药处
100cm x 110cm
布上油彩
2020
行脚历史--古老的石头留香的麝
100cm x 110cm
布上油彩
2020
行脚历史--杀君马者道旁儿
100cm x 110cm
布上油彩
2020
行脚历史--无主梅花和琉璃石
100cm x 110cm
布上油彩
2020
圣·斯蒂芬和他的石头
50cm x 26cm
布上油彩
2020
一块去观个沧海吧
50cm x 26cm
布上油彩
2020
 其他代表作 
浮华少年和宠物
200cm x 280cm
布上油彩
2019
粉色裙裾
200cm x 280cm
布上油彩
2018
暗夜回想
180cm x 190cm
布上油彩
2017
公元847年 关于红尘的一次观看
200cm x 250cm
布上油彩
2016
一声费解的喟叹
120cm x 200cm
布上油彩
2015
 部分创作手稿 

 艺术家简介 

许东生
XU DONGSHENG
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在广州。
展览
《粉色裙裾》《暗夜誓言》“光之再现-台北艺术国际博览会”2019.10
《绿袍一袭 青龙偃月》“艺术深圳”.深圳2019.9
“汕头” 许东生个人作品展,北京.先声画廊,2019.5
“东五区”许东生个人作品展,广州.逵园美术馆 2018.11
《夜之回响》“伙伴”北京当代艺术馆十年年庆提名展,2017.10
《快乐的氤氲》“桥段”當代,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2017.09
《致敬》“法国独立沙龙展”,巴黎大皇宮美术馆 2017.04
“浮光 浮生”许东生個人作品展,北京.今日美术馆 2017.01
《天赐》“夏至”中意法当代艺术家邀请展,广州州,2016.07
《妙津跋涉》 《一声费解的喟叹》 ART BASEL 瑞士巴塞尔艺术展,罗马视觉艺术中心2016.06
《一叶扁舟》“溪山引”中国当代艺术十五個案,北京798桥舍画廊,2016.04
《红袖不住的晃动》、《双头蛇是中国古代的蛇》 “交叉口”当代艺术展,意大利罗马维多利奥国家美术馆,2015.08
《棹归》“暂定”当代艺术邀请展,广州.琶洲会展中心亿壹仟艺术空間,2015.08“
《慧命》《消弥》羅馬.“斯伯萊托国际艺术节”(获学术奖)2014.09
《行歌》入选2014年法国独立沙龙展,巴黎大皇宮美术馆 2014.05
《瞬间华彩》“四季”当代艺术展,广东当代艺术中心,2014.01
“回望风月”许东生个人作品展,文瀚美术馆,2013.09
《别梦夜行》2012“广东省首届高校油画作品学院展,金奖,广州美院大学城美术馆 2012.10
《夜幕降临时的低吟》“最绘画--中国青年油画展,中国美术馆,北京 2012.9
《寄居尘世》“潜心之显現”四人油画展,廣州美术学院美术馆 2011.6
“时至今日”许东生个人作品展,上海.圣菱画廊,2011.10
《雷霆前的遁离》“广东省第四屆当代油画展”(获金奖)广东美术馆 广州2010.10
《库艺术》收录艺术家部分往期内容:
朝向虚空的创造 | 许东生:生活仅仅是一个等待的过程


《库艺术》相关出版

获取收录艺术家许东生的学术文献刊物


长按扫描二维码,享更多惊喜





(活动详情请点击图片,或文末“阅读原文”了解)

如果你在疫情期间有着独特的感悟和触动,如果你也在以自己持续的艺术创作不断回应时代挑战,那么你就是我们在寻找的人。


我们将会把你的独特思考与艺术实践通过库艺术公号推送给全社会,并最终收录于《库艺术》特别策划,即将推出的《2020 绘画不死——一百位艺术家在疫情期间的所思所画》专题图书中结集出版!


这将成为特殊历史时期一份不可复制的艺术文献。在这一至暗时刻,彰显个体生命的智慧、尊严与艺术的持续闪光!


截稿日期:2020年6月10日

所需提交资料:

  • 疫情期间有关个人生活与创作实践的手稿、笔记或文章(400-600 字);

  • 疫情期间个人生活与创作照片(1-2 张);

  • 疫情期间最新作品图片(4-6 张);

  • 最新个人照、简历。


  传播渠道:  

1 .《库艺术》公众号及聚合媒体平台艺术家个案网络推送(《库艺术》公众号平台,搜狐文化、一点资讯、FLIPBOARD(红板报)、今日头条、网易新闻、腾讯新闻、凤凰新闻、天天快报、ZAKER(扎克))。
2 .《2020 绘画不死——一百位艺术家疫情期间的所思所画》专题图书,每位艺术家4P独立版面呈现(联合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

投稿方式:

报名前请先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了解征稿细则

将以上资料发送邮箱:kuart@126.com

联系电话:010-84786155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2020 绘画不死!| 许 东 生 最 新 创 作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