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姚兴文|首次回乡办展,归来仍是少年

艺术新闻 艺微客 66浏览 0评论

四年前,已过知天命之年的艺术家姚兴文从古城西安出发,负笈北上,在宋庄设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名曰:西来堂。

创作中的姚兴文

四年来,姚兴文穿梭在传统书法与现代水墨之间,游走在形式与精神之间,从不断尝试到不断确立,从不断确立到不断否定,姚兴文在宋庄深居简出,通过艺术的形式,在不断寻找着自己对童年、对生命、对故乡、对艺术最原本的记忆。

批评家夏可君(右)与姚兴文(左)在展览现场

2019年1月20日下午,“味道与觉行:姚兴文个展”(北京站)在西来堂开幕。在100多位嘉宾的见证下,姚兴文作品全国巡回展正式拉开帷幕。学术主持、著名美术批评家夏可君这样评价姚兴文的作品:对于来自于陕西,居住在北京宋庄的姚兴文先生,以其独特的笔法与气脉,书写出一种倒写逆行的书法,在歪歪斜斜的涩行中,让我们看到了笔触在缓慢笔势中留下的墨痕,每一笔看似支离,但还是可读的诗句,但却总有着一种“怪味”,一种生涩的悲凉之气,让人想到“秦腔”,骨子里透出一种生命不屈服的姿态。很多人非常喜欢姚兴文先生的书法,其风格的可识别性,其字态在拙稚与荒寒之间不可思议的结合,体现出姚兴文先生对于传统书法的个人转化。

生活中的姚兴文有时特别安静

生活中的姚兴文特别喜欢运动

生活中的姚兴文有时迷恋发呆

青年艺术家、诗人韩晴在看了姚兴文的个展后,写下了这样一段话:穿越时空和厚土,最终游走成天边少年郎。他工作室里沸腾着的作品从洞窟之中喷薄而出,刺破门外灰色水泥世界。就像照片是摄取行动的断片,他的作品是火热的,深深沉浸每一个当下即刻生命历程的截取。笔走游龙,俯仰太虚。每一张画面都如此生龙活虎的奔向无限。

艺术家化猛(左)、韩晴(右)夫妇在展览现场

姚兴文(右)与艺术家王劼音(左)先生在上海

姚兴文四年来的探索与创造引起了艺术界的关注,著名当代艺术家王劼音这样评价姚兴文:在我眼中姚兴文先生是一位书法艺术家,和传统的书法家略有不同。其差别可以意会,却难以言说。书画同源,一个书法家介入中国画,画些梅兰竹菊,当不是难事。反之,许多国画大师也写得一手好字。然而,姚兴文先生介入绘画,全然不同于昔日文人的绘画雅玩,有了一些当代的意蕴。他的作品中自然隐藏着很强的书法基因,形成了自己较为鲜明的面貌。这样的跨界值得我们期待。

“唯心与冒犯:姚兴文个展”(西安站)海报

首次回乡办展,归来仍是少年。由左右客主办,李建森策展的“唯心与冒犯:姚兴文个展”(西安站)即将于5月31日在西安老钢厂左右客开幕。这是姚兴文北漂四年来,首次回家乡举办个展。展览学术主持,青年批评家高非在展览前言中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六十岁的姚兴文,率真如少年。年轻时加入过篮球队,现在除了篮球,打起乒乓球来依然虎虎生风。他骨子里是个狂人,放下一切,说走就走,到了宋庄一呆便是四年。他是美食家,又会做好吃的,到哪儿都不缺朋友。但他内心却是寂寞的,孑然一人在西来堂,关起门来几个星期埋头创作,以至于邻居担心到上门探访。看他的书法和绘画,饱含着激情和痛快,总觉得此人一定豪爽善饮,可偏偏他就是滴酒不沾。他高谈阔论,尤其爱谈饮食男女,密制的卤肉香气袭人,客人们看了却不敢下箸,他称吃肉就要吃肥肉,于是卤肉前把瘦肉都剔除(与我同好)。再看他孤傲寂静的大字对联,过去还有三分“草莽气”,现在居然修成了“得道高僧”……这么多的矛盾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要说他是个没有故事的人是不太能的。一般人眼中,他有点神秘,也有点可爱。

姚兴文作品/纸本水墨/2019

姚兴文作品/纸本水墨/2019

姚兴文作品/纸本水墨/2019

姚兴文作品/纸本水墨/2019

姚兴文作品/纸本水墨/2019

姚兴文作品/纸本水墨/2019

姚兴文作品/综合材料/2017

姚兴文作品/综合材料/2017

​姚兴文作品/综合材料/2017

花开满地来时路,遥看前景更催人。姚兴文首次回乡办展,既是一次总结,又是一种开端。正如“唯心与冒犯:姚兴文个展”(西安站)的另一位学术主持,青年批评家李擎所言:物质化的现代社会正使得人性逐渐异化,人间炼狱,何去何从?也正是由于类似姚兴文先生这样一批当代艺术家的不断努力,通过艺术的形式,不断唤醒了我们对于真诚与光明的记忆,正如德国19世纪浪漫派诗人荷尔德林所言:高空的光芒照耀人类,如同树旁花朵锦绣。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姚兴文|首次回乡办展,归来仍是少年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