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钱钟书:《落日熔金—两宋金银艺术篇》

艺术新闻 艺微客 30浏览 0评论

钱钟书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城市雕塑专业

绘画作品曾收藏于日本国立美术馆中国古代黄金首饰收藏家

创立狮记古典珠宝品牌

狮记古典珠宝工作室首席设计师

国内各大专业收藏杂志特约供稿人

古代黄金首饰藏品入展浙江博物馆“金奢银华”历代金银器荟萃展

古代南宋金银首饰器物藏品入展杭州官窑博物馆“临安人的一天”杭州南宋器物展

珠宝作品参展“精.器.神”G20杭州当代手艺人、设计师作品展

首位受邀登上纽约达斯达克大屏的东方古典珠宝珠宝设计师

首位登上《时尚芭莎》与《芭莎珠宝》杂志的中国古风珠宝设计师

珠宝作品登上保利香港拍卖会。 珠宝作品登陆法国的欧洲东方艺术巡展(巴黎市政厅、奥尔良市政厅以及枫丹白露宫)

落日熔金:两宋金银艺术篇

钱钟书

中国古代的金银器艺术辉煌而丰富多彩。从商周到春秋战国一直至唐代,中国的金银器制作艺术漫长的发展逐渐达到了中国金银器制作艺术第一个顶峰。而本文着重讲述的则是继唐代之后中国的第二个金银器制作高峰,宋元明三代的金银器制作艺术的发展历程。

如果说包罗万象,海纳百川的唐代如同一位伟岸雄壮的男子,那宋代更像是一位江南女子,温婉内敛,精致细腻。宋代经过晚唐五代十国的战乱和中国疆域版图的改变,通往西域的道路被慢慢堵塞,西域文化对宋代金银器制作的影响也日渐减少,宋代的金银器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对传统中原汉文化的一种回归和重新确立,与此同时,宋代士大夫文化的繁盛和儒家道教对社会的广泛影响,也一样改变着宋代金银器文化的走向。

南宋或元代金镶玳瑁梳

由于宋代统治者对于金银器制品使用权限的放开,也使宋代的金银器和之前各个朝代相比,数量相对明显增多。不过,由于在宋代金银制品已经不再是专属于统治阶级的奢侈品,所以宋代开始,金银制品从体量上变得相对轻薄,灵巧。

宋金手镯

宋代的匠人们已经不再只是单单满足于前朝相对机械的以模压浇铸为主的传统工艺,而是增强了手工的锤揲,錾花,剔地,镂空等技艺,充分利用金银的延展性,以轻薄的金银材料直接捶打出极其立体的浮雕效果。

其实,锤鍱和錾花工艺自唐代以来中原的工匠就已能够熟练的运用在金银制品上,而到了宋代,这两种工艺在工匠的手里再次得到提高,宋代的匠人能在更加轻薄小巧的材料上完成更加精致细腻的创作,让人叹为观止。

南宋金镂控莲叶纹耳坠

宋元金银器的基本构成为首饰类和器皿类:首饰类主要为冠,梳、钗、簪、耳环、钏、镯、戒指、帔坠、项链,题材广泛,器皿类主要为瓶、盏、盏托、碟、炉、奁、杯、盘、壶等等。

宋代金钗

此外,佛教题材的金银制品也占据了其中一部分,如舍利宝函、金棺银椁、净瓶等等。两宋时期不仅塔基中出土的金银棺椁较多,还出现了银制的塔、佛、僧人及寺院建筑模型、舍利瓶、葫芦瓶、净瓶等,如浙江宁波天封塔南宋地宫中曾土的浑银地宫殿模型和各种造型的银牌。宋代的金银制品器物出现了许多新种类。

器皿流行端庄秀美的多曲形、多瓣形、多棱形,如福建邵武故县窖藏银器中的莲花杯、菊花碗、菊花盘、梅花杯、梅花盘和鎏金八角碗、双鱼盏、八角碟等。它们继承了唐代以及五代十国还有辽金的基本艺术风格,再经过自己本身的再创造,最终完成了由唐式向宋式的转变。

南宋金摩羯纹镂空金簪首

从宋代金银器的制作题材来看,宋代的金银器使用比以往任何一个朝代都更自由。因为宋代政府放宽对金银制品使用的限制,所以很多的金银制品的制作题材也更加接近普通的人民群众,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比如湖南窖藏出土的一只元代的“掬水月在手金簪”,饱具文学内涵又富于历史传承,表达出惜花春早起、爱月夜眠迟、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这种唯美的古代文学含义,虽然这只簪被看做是元代时期的作品,但是从历史上来说南宋和元朝有着无法分割的千丝万缕联系,我们似乎也能借助此簪一窥南宋社会的真实写照和缩影。

南宋金梳背

宋代金银制作在纹样上,如童子、鱼藻、鸳鸯、蝴蝶、蜜蜂、孔雀、翟鸟、乌龟、以及各类水果花卉等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能见到的动植物占据了更多的篇幅,得到空前重视。

南宋银鎏金鸳鸯对簪

比如宋元时期比较常见的“满池娇”形制的发簪,簪面都以池塘的各种动植物为素材,通常由蜻蜓、青蛙、乌龟、螃蟹、鸳鸯、荷花荷叶等组成,充满生活情趣。是应了元代著名画家柯九思《草堂雅集·宫词十五首》诗:“观莲太液泛兰桡,翡翠鸳鸯戏碧苕。说与小娃牢记取,御衫绣作满池娇。”的诗句。柯九思还在《宫词》后作注释解释到:“天历间,御衫多作池塘小景,谓之满池娇”。

“满池娇”,其名甚雅,宋元就已成一固定名称,后将以荷叶、莲花、鸳鸯、鹭鸶、虫鱼嬉水等为主题,表现荷塘小景、描绘自然界生机盎然、祥和安宁的池塘美景都称为“满池娇”了。这种平民式样的轻松惬意的艺术表现形式,在宋代之前的金银制品上是很少见。

南宋金梳帘

值得一提的是,宋代的金银器有更多的对印度教和佛教的内容表现,比如迦陵频伽,化生童子等佛教题材就数次出现在宋代金银饰上,和宋代一起出土金银器的同时,大量的琉璃器也同时被发现,宋代琉璃器和金银器两者之间微妙而复杂的关系,是值得日后单独研究的好课题。

南宋镂空龙纹金香囊

笔者注意到,宋代金银器物的镶嵌工艺相比之后明清两朝的金银器来说要相对单一,由于年代久远,出土的宋代金银首饰上的镶嵌物大多已经消失或者掉落,不过从已知的出土资料来看,玉,水晶,松石,珍珠,螺钿,琉璃为比较常见的镶嵌宝石。

南宋瓜果草蔓纹镂控金通气簪

这从侧面说明,由于珍珠螺钿属于有机宝石本身就不易保存,而松石和琉璃本身密度不大,遇到酸性强湿度大的土壤和保存环境时间一久就很容易钙化,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很难看到宝石镶嵌比较完整的宋代金银器了。

南宋镂空龙纹金香囊

两宋时期的金银器还曾出现了很多的仿古作品,这也许是由于宋代士大夫文化的日益盛行以及宋代文人雅士崇古的高涨热情所影响,比较著名的如苏溧阳平桥窖藏出土的一件乳钉纹鎏金银盏,造型如同商周时期青铜器中的簋,所饰的乳钉、雷纹也类似青铜器的装饰纹样。

南宋银鎏金龙戏珠簪

南宋银鎏金龙戏珠簪

(未完待续)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发布。(附图为私人藏家藏品)

本文曾发表于《收藏/拍卖》杂志2015年第10期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钱钟书:《落日熔金—两宋金银艺术篇》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