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常玉 ,谁能不爱?

艺术新闻 艺微客 21浏览 0评论


常玉(1901-1966年)

欧洲绘画好比一席丰盛的菜肴,当中包含了很多烧烤、煎炸的食品以及各式肉类。我的作品则像是蔬菜、水果和沙拉,能帮助人们转换及改变对于欣赏绘画艺术的品味。



常玉,很难下笔去写,但常常却是热点所在。


作为当下艺术市场中二十世纪现代艺术大师中的佼佼者,常玉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作品很少能够卖出去。大概也是因为常玉晚期的经历,人们会认为常玉是个落魄的艺术家。


但是其实,常玉的人生比当时任何一个去留学的艺术家们都精彩。


常玉曾经留下一张经典的照片。


常玉

拍摄于上世纪40年代


照片中的常玉有着艺术家的骄傲,双手抱胸,左手修长的中指似乎还带着一个玉质的戒指,超级严谨和一丝不苟的发型,左侧的嘴角抬起,带有某种不可言说的笑容,这在微表情上被解释为一种“轻蔑”的表现。


据科学解释,只有20%左右的人可以做到轻松自如的高低挑眉,并且往往是男性巨多。太过明显的高低眉则被解释为,这个人比较注重自我比较自私,凡事喜欢按照自己的喜好而定,心性感情则不定,感情上容易出现问题。


一番貌似合理的瞎扯之后,再来看彼时的常玉,有两个小细节最能说明他此刻的骄傲和心性。


天狗会部分成员

(左二为常玉)


1921年的徐悲鸿&蒋碧薇与常玉所赠《牡丹》


刚到巴黎的时候,常玉和谢寿康、江小鹅、孙佩苍等在巴黎学习美术的一伙中国留学生组成天狗会,邀请徐悲鸿和蒋碧薇夫妇加入,一伙人一起在德国出游,同吃同住,而蒋碧薇对当时的常玉颇有微词,当时大家都动手做饭洗碗,只有常玉袖手旁观,什么事儿也不做,每天11点多钟才来,谈谈笑笑等吃饭,吃饱饭拍拍肚皮就走。


常玉与兄长常俊民(左)


常玉的妻子哈蒙妮耶小姐

后因常玉移情别恋而离婚


此时的常玉手头也比较充足。1938年,常玉那个经商的二哥离世,常玉继承了大概二百万银元的遗产,那个时候是多么的得意啊,钱一大把,并且也和哈蒙妮耶小姐离婚了,绝对是黄金单身汉,再加上艺术家的范儿,这个浪荡公子在这段最为舒心的日子里,有过很多个女性伴侣,他也在女人身上挥霍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2017年台湾历史博物馆举办的常玉个展资料图


这一次的短暂回国奔丧,也是常玉自20岁到法国之后唯一一次回国。悲催的常玉曾经一度被当时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聘请前来任教,并且协商在台北举办展览,由此,常玉把43件作品运回了台北,但是他本人去台北的计划却落空了,他为了去埃及旅游而申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就在这同时,他就失去了原来的“中华民国”的护照,而在当时的台湾,“当局”是禁止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人进入岛内的,这一结果就是,画回来台北了,人却没回来。


2017年台湾历史博物馆举办的常玉个展资料图


43件作品如期在台北举行了展览,后来辗转至台湾历史博物馆,在常玉逝世五十周年后的2017年,台北历史博物馆策划了这个计划规模最大的常玉个展,但是也正如第一次策划的展览一样,因故未能实施,就改为了现在的馆藏常玉作品展览,以此纪念常玉逝世五十周年。


说来也是遗憾,常玉的一生没有举办过大规模的个人作品展览,他愿意把钱花在女人身上,也不太愿意在这些事情上花费精力,这还真的艺术家和女人之间这种莫名相互吸引的情愫。


左:《玛素像》纸本铅笔 1928  

右:常玉的妻子玛素·哈蒙尼耶小姐

但在当时的好友看来,常玉太各色了,可以和一个个漂亮的女子交往,甚至为了挣钱远到纽约去卖什么“兵乓网球”,也不愿意和画商们“友好相处”,即便是这些人都很稀罕自己的画。


又是一个差点儿被骄傲和自我“残害”的画家。


要说常玉到底有多各色,从他刚到巴黎的选择就知道了,比如同是留学法国的徐悲鸿和林风眠等人,常玉并没有去专业的美术院校进修,而是选择了更加自由的“大茅屋画室”学习,从活生生的巴黎人、画坛和画廊等这些方面,接触到法国现代主义艺术的脉络。

当年的大茅屋画室

当时常玉虽然是以勤工俭学的名义办了来巴黎的手续,但是常玉可是出身在四川的乡绅家,手头很是阔绰,衣服及其考究,小提琴、网球等等,都不在话下,这可能也是造就了日后常玉这种率性而为的个性。

常玉与当时留学巴黎的好友们

右下一为常玉

“他从不拒绝各种宴请而常常拒绝卖画,人家请他画像他约法三章:一先付钱、 二画的时候不要看、三画完拿了就走,不提这样那样的意见,同意这三个条件就画,不能实行这三个条件就告吹。”同在大茅屋画室学习的庞熏琴曾经在《就是这样走过来》一书中写到。


这是多么自信的画家才提出的条件啊,但是即便是这样的任性,早期在巴黎,还是有很多的画商和藏家围着常玉。

常玉在巴黎的工作室一角 1950年

但是幸福的日子就是这样的短暂,坐吃山空,再加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欧洲经济一落千丈,常玉开始进入到连“烧菜的油都买不起”的日子。

常玉

这位落魄的公子哥在一段时期内,还尝试着用各种办法去赚钱养活自己,比如卖石膏和陶制的工艺品,甚至自己做雕漆家具图纹等,但是都是收效甚微,即便是这样,也并没有打击常玉的艺术创作自信,随着战争的结束,经济条件稍好后,常玉开始再度活跃在巴黎画坛中。


到底是富家公子,画画之外,常玉还梦想着到纽约去发一笔大财,而这个想法竟然来源于他发明的“兵乓网球”的一个体育用品。

罗勃·弗兰克和常玉 约1964年于巴黎

据他的朋友、著名摄影艺术家罗勃· 法兰克回忆,常玉到美国的主要目的不是画画或为自己的画作寻求新的主顾,而是推销他发明的一种新鲜玩意儿 “ 乒乓网球” ——在类似网球场地而略小的地方 , 用乒乓球和较小的球拍代替网球运动的产物。

在美国,常玉被新闻界称之为“乒乓网球的发明者”。 常玉对这一头衔重视的程度远超过“艺术家”或者“画家”。但他在纽约努力宣传推销“乒乓网球”的结果,却一无所获,他想借此发财的希望彻底破灭。

常玉与撒马里.马可维奇摄于巴黎勒维家展览中

右坐者为美国画家琼安·穆勒

其实在纽约,常玉也曾经尝试着举办展览,但是这批从巴黎运过来的绘画作品,在展览中一幅画也没有卖出去,这次展览,对于常玉而言,绝对是一个伤自尊的打击,十分落魄的常玉回到了巴黎。

常玉和友人在一起

回到巴黎后的常玉,甚至萌生了此生不再画画的念头,要去大力推广“乒乓网球”,但是后来机缘巧合参加了巴黎独立沙龙展,常玉终于察觉到,人们对他画的兴趣远远超出了对他的“乒乓网球”的兴趣,也正是在这最后的十几年间,常玉说自己“我现在终于懂得如何绘画了”。

但是命运就是这么的捉弄人,年轻的时候有大把的钱,没有用到正地儿,现在需要钱,却没有。

常玉笔下孤独的小象


1966年夏天,常玉电话中告诉好友:“孤独……我画了一张画……”画中一只小象在沉沉背景中奔跑,即将消失在莽荒。


常玉告诉他的朋友:“那就是我。”在常玉后期的作品中,无论是盆花还是动物,都现出荒凉,这只小象也成为常玉的绝笔。


1966年8月12日,因家中煤气泄漏,常玉在巴黎去世,一代大师的起伏人生终结。

罗勃·弗兰克与衣淑凡摄于修整后的常玉墓地 1998年

常玉去世后,他的作品成捆地出现在巴黎的拍卖市场,售价仅数百法郎,但销售情况并不好,直到数十年后巴黎传奇画商、犹太人希耶戴发现了常玉的艺术价值,并着手开始推广,才有了今天常玉作品在艺术拍卖市场上的风云。

如果你喜欢女人,那就一定不要错过常玉。


常玉 1950年代作 《绿色背景四裸女》  

油彩纤维板  100x122cm

估价待询

香港蘇富比

2020年7月8日现代艺术晚间拍卖呈现


毕竟那能让浪荡公子常玉入画的女子,十分难得了。


“最有趣的是,他把周围的人,不管是男是女,年轻的或者是中年的都画成女人裸体,没有人提抗议,相反受到极大的欢迎。”庞熏琴曾经在书中回忆到。


常玉 《五裸女》 120x172cm  1950年代

成交价:3.03985亿港币

佳士得香港2019年秋拍


《常玉油画全集》中记载,常玉笔下三裸女以上的群像仅有六幅,均是常玉在50年代时期创作,这一时期也是常玉人生与艺术的关键时期。


常玉《曲腿裸女》 122.5x135cm 1965年作

成交价:1.98亿港币

香港蘇富比2019年秋拍


常玉笔下的裸女速写


常玉笔下的裸女速写


常玉笔下的女子


常玉笔下的女子


一生和漂亮女子交往的常玉,当然知道什么样的女子才是最漂亮的,他喜欢那种丰满健壮的性感女子,表现在画面中就是粉红色的躯体、丰硕巨大的双腿,但一定是小小的头颅和小小的脚,这一定是常玉内心所钟情的女子形象。


如果你喜欢静物画,更不要错过常玉。

常玉 1940-1950年代作《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

油彩纤维板  110x60cm

估价:60,000,000 - 80,000,000港币

佳士得香港 

2020年7月10日现代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呈现


因为在常玉“顿悟”后的创作生涯中,他曾经全身心的专注于花卉静物的创作,从最早的粉红主调的花卉静物开始,插在素净的花瓶中,不多,就是那么一个剪掉的花枝,十分简洁和纤巧。


常玉 《盆菊与蝶》

油画木板  152x78.5cm.

台湾历史博物馆藏

常玉 《黄桌上的白菊》

油画木板  101x50cm

台湾历史博物馆藏

在经历了一番大起大落之后,常玉的孤寂感完全的呈现在画面上,更加大胆和奔放的颜色,不再是剪枝,而是枝叶斑斓繁茂,既有中式盆栽的优雅古朴,又有西式瓶花的奔放。

常玉 《青花盆与菊》

油画纤维板 120x90cm

1950年代作

私人收藏

常玉一生共创作超过百幅花卉油彩作品,《常玉油画全集》另有三幅超过一米高的红底菊花之作。


常玉 《花豹》1931年作 油彩画布 93x116cm

成交价:7941.25万港币

香港蘇富比2017年秋拍

常玉笔下的小猫


最能看到常玉肆意而为的率性,一定是他笔下的马、象、猫等动物,在常玉的笔下不论真身大小,一律是悠闲和小巧的,寥寥数笔略带变形的线条,表现的不是动物的威猛,而是它们的自在和自由,这何尝不是常玉毕生所追求的。


有人说常玉是“被遗忘的画家”,我并不这么认为,他只是翩翩“宝玉”迟来而已。

备注:

关于常玉的出生年,一说为1895年,本文采用的是常玉写给好友信件中自述出生于1901年

END推荐阅读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常玉 ,谁能不爱?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