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刘益春:读马蒂斯,反躬自省

艺术新闻 艺微客 80浏览 0评论

读马蒂斯,反躬自省

刘益春

2019.11.11

2015年11月,法国第八大学叶欣教授来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第四工作室开设“创作书/文人画”的工作坊,有幸聆听了工作坊整个过程,得到了很多启发。在他带来的参考书里,有一本马蒂斯《Jazz》(《爵士乐》,1947),十分有意思。

马蒂斯(18691231-1954113日)20世纪艺术家以书的文图形式从事观念艺术造型的先河,成为“艺术家之书”(artist book)的开山之作。在作品《Jazz》里,马蒂斯用自己的彩色剪纸作品、及自己的文本进行书的形式的创作。

刘益春2012-2015《班氏家族》木刻140×280cm2015年4月

2015年“陕西人文千年重大题材美术创作作品”工程作品

马蒂斯在Jazz里每一张彩色作品的题目和内容是什么?那些潇洒流畅的文本都说了些什么?因为叶欣教授找不到能提供给同学阅读的译文,所有他自己动手,一个个地把马蒂斯的手写法语翻译成汉语,并且在三联书店的《跨文化对话》第32缉进行出版(北京,20149月)。

Jazz》是1947年创作,1947年,时年马蒂斯78岁,马蒂斯在晚年使用亲自动手染色纸张,再用剪纸的办法进行创作。《Jazz》是马蒂斯晚年艺术创作最为成熟时期作品。

刘益春2012-2015《班氏家族》局部之二

《Jazz》文本为什么如此的重要,是因为这里写下了马蒂斯对于艺术创作的真知灼见。马蒂斯说:“写什么呢?……我能做的,只剩下把自己画家生涯当中的见解和笔记拿出来做交代,希望耐心的读者能够对这些文字给予通常人们对画家文本的宽容。”[1]

下面我解读三段马蒂斯在《Jazz》里的文本,与自己一一对照,也算是在艺术创作的多年中进行反躬自省。

刘益春2012-2015《班氏家族》局部之一

一、

一幅新的画面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一个再现世界的新形象通过人的意识诞生。艺术家应该竭尽全力,以最大的诚实和谦虚在工作中排除可以轻易上手的老一套,这老一套可能窒息一朵人们期待的小花,叫它永不见天日。” [2]

马蒂斯这样一段简短的话,深刻的揭示了艺术创作作品的标准、艺术家的工作态度、艺术创作的目的等等。可以说是艺术创作最根本的任务和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最高标准的要求。

刘益春2015年《幼学杂字》230×270cm木刻、丝网

“2014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作品

马蒂斯用这段话,作为晚年对自己艺术创作思路的归纳,乃至于对马蒂斯那个时代对于艺术创作的定义,是最合适不过了。对当下艺术创作,仍然具有指导意义。

回顾自己的创作历程,2011年,我出版了一部带有大量文字叙述的作品集,当时选择作品和文字的时候,显得特别艰难,但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是第一次清晰的认识到了自己的创作历程,也可以作为一个时期创作的概括与总结:在2011年之前的所有艺术创作和在2011年之后的几年里,我都是用丝网版画的技法为基础,利用当下社会发生着的图像为创作服务。

刘益春2015年《续幼学杂字》散页30×40cm×n

刘益春2015年《续幼学杂字》散页30×40cm×n

创作样式从影像感光丝网版画、手绘菲林片感光丝网版画,沥青在网上直接制版的丝网版画,从纯粹作品跨越到书籍、摄影、影像的创作。或许算是一个一步步排除可以“轻易上手的”、“自己的”、“老一套”,而不重复“老一套”。

刘益春2015年《续幼学杂字》散页30×40cm×n

二、

马蒂斯接着说:“有位音乐家说:艺术的真实与现实,始于艺术家弄不清自己在做什么、自己知道什么,却有一股力量因阻挠、压抑、克制而越发强烈的那一刻。因此须以极大的谦恭、坦白、纯洁和天真,大脑似空空如也,如临领圣餐的信徒走近圣餐台之境。当然,这一切要有艺术家的全副经验做为支撑,而且懂得时刻拥有鲜活的直觉。”[3]

刘益春2016年3月《八九十年代工业遗址-1》木刻写生40×60cm

(“版画再基层,西安美术学院学科建设高地项目作品)

在近代中国一百年来,以西方素描、色彩为基础,进而在以西方学院模式为主导的中国的美术学院学习的中国画家身上,在艺术创作对于中国传统美学的向往,是一条极其抗争的行为。我对西方的抗争,也是建立在自我觉醒之上。

刘益春2016年3月《八九十年代工业遗址-2》木刻写生40×60cm

(“版画再基层,西安美术学院学科建设高地项目”作品)

在多年的版画创作之中,我们首先建立起来的是:版画是纸张的质感和油墨的墨色的关系支撑画面的概念,是极其讲究品质的。中国古代版画也是建立在使用上等纸张和松烟墨的基础之上,尤其是官刻,使用的是全国最好的纸和墨。

刘益春2016年3月4日“版画再基层-致关中”现场

刘益春2016年3月5日“版画再基层-致关中”现场

但在多年的研读中国版画史中,我们所看的中国版画史著作,不管其论述中国古代版画的成就有多大,作者对版画史的研究有多深入、全面。

刘益春2016年3月《八九十年代工业遗址-3》木刻写生40×60cm

(“版画再基层,西安美术学院学科建设高地项目”作品)

但那些出版的书,印刷水平十分低端,插图极小,黑白反差之大,纸张之白,图像模模糊糊,简陋之极,根本无法还原中国古代版画的艺术魅力。

而2006年10月,张秀民著、韩琦增订的《中国印刷史》(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一去任何有关中国古代版画史著作的简陋现状,每一张图都是真实还原了原作的纸张的灰度、版画作品墨色的层次。

更好的是,每一张版画,是真实的呈现了版画插图与所在的页面,而不是只截取作品,脱离版画作品与书籍本身之间的关系。看着这样印刷精美的中国版画史,仿佛看见了中国版画史中的一幅幅真实原作,直接触动了我对中国古代版画的喜爱,萌发了收藏中国古代版画的念头和实际的行为。

刘益春2016年3月《八九十年代工业遗址-4》木刻写生40×60cm

(“版画再基层,西安美术学院学科建设高地项目”作品)

2014年我无意中收藏了一本收藏图文并茂的中国古代木刻书籍《幼学杂字》,是我真正进入了中国古代版画的专题收藏。我以收藏作为第一手资料,深入展开古代木刻美学的研究。

刘益春2016年3月《凤翔氮肥厂》现场木刻120×240cm

(“版画再基层,西安美术学院学科建设高地项目”作品)

刘益春2016年3月8日,“版画再基层-致关中”现场

那年,我根据明清民国坊刻本《幼学杂字》为基础进行现代《幼学杂字的续刻》,申报了国家艺术基金青年美术创作并获得了批准,那是我从事木刻的真正开始,也是我真实面对自己,寻找艺术的真实的开始。

2018年文化部、中国国家画院的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项目作品

刘益春2018年8月《班超出使西域》创作

刘益春2017-2018年《班超出使西域图》画心244×497cm纸张:559×303cm木刻

刘益春2018年10月4日《班超出使西域》印制现场

刘益春2018年10月4日《班超出使西域》印制现场

我研究和使用木刻为方式进行创作,那是我们民族自己的艺术形式,是公元898年(有明确纪年的最早的中国古代版画)开始的中国的雕版印刷术中的传统雕版技法,它直至中国传统美学,而不是1931年由鲁迅倡导的新兴木刻,那是一个有西方表现主义形式套用中国现实的“拿来主义”木刻形式。

刘益春2017-2018年《班超出使西域图》局部之一

中国传统雕版技术是在汉唐之际最盛行的黑底白字(黑底白线)的石材碑刻技术之后,用木材替代石材进行刻印而实现的。用木材替代石材,从技术上保证了图像与文字从阴刻进行阳刻的的转换。

用石材进行文字和图像的刻制、拓印,是基于石材的特殊性,石材无法立住像手稿那样的细的线条,哪怕是书写的很大的文字笔划。

而木材经纬的密度和木质的细腻,用木刻替代石材进行雕刻,实现了极其细小的文字和线,能够在板材上而不崩掉。这种阳刻,以大面积的底面空白,留下了清晰的笔墨,更加接近于书写,更加接近于中国人心中的图像美学。

刘益春2017-2018年《班超出使西域图》局部之二

在当代图式的探寻中,我戛然而止进行传统的探寻,使当代图式、现实生活与民族艺术基因相结合,使创作回到作为艺术的真实。我尝试的就是一个中国人努力回到中国文化本身,回到与中国历史代代积累的中国艺术语境。

刘益春2017-2018年《班超出使西域图》局部之三

我收藏中国古代木刻书籍的同时,也是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之时,讲话中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4]

刘益春2017-2018年《班超出使西域图》局部之四

刘益春2017-2018年《班超出使西域图》局部之五

自五四以来,郑振铎“闯进了中国版画史的大荒野”[5],是把传统版画的第一次推向了蕴含中国美学的高度。

鲁迅倡导的新兴木刻,作者以艺术家的身份参与,要求每个人独立掌握了绘、刻、印一套完整技术,以木刻直接进行创作,是确立了木刻作为一种艺术的手段,木刻作为一种革命的武器。

刘益春2018年10月27日《班超出使西域》展览现场

新兴木刻是版画家能够快速表达思想,从长期的木刻工作程序中解放出来,在中国版画自从发生,发展的一千多年后的那个时刻,使版画得到了完全不同于理由历史的面貌。

刘益春2017年《户县杂字》木刻15×15cm×n

(“版画再基层,西安美术学院学科建设高地项目”作品)

毛泽东等人发起成立的延安鲁艺,以木刻为武器,借鉴陕西民间美术形式,创作了喜闻乐见的木刻形式,实现了西方样式的新兴木刻图式在中国的改造,与民族艺术的第一次高度融合,真正成为革命的有力武器。

这些,都是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在近代努力回到艺术的真实的有效探索。习近平文艺思想,是这种探索在新时期的新表现。

三、

马蒂斯接着说:“我信任我画画的手,是因为习惯它为我服务,我尽量不让它干预我的情感。一旦我们——手和我身上那个对手言听计从的家伙——之间发生分歧,我自能清楚地感到,手正在那里为所欲为。手不过是敏感和智慧的延伸。它越是放松,就越是容易驾驭。可别让它反仆为主。”[6]

刘益春2019年《这里,没有闲人》木刻130×130cm

这是回归到艺术家本质的探讨,其实马蒂斯在《Jazz》在第一句话是:“您想画画吗?那就先从割舌头开始,因为从此以后,您就只能用画笔来表达了。”[7]但是真正割掉舌头不可能,马蒂斯只能把他的创作指向他的手之上,一双无声的手、一双无力狡辩的手。

手是实现你你思想的工具,是你对艺术的敏感和你的艺术思想的延伸,驾驭每个艺术家的双手的,都是每个艺术家不同的思想。但有了思想,未必有一只可以为所欲为的手,这就是艺术创作中蕴含的技术力量。我们必须达到很高的技术,使手“达到越放松,越容易驾驭” 

刘益春2019年《这里,没有闲人》之一

这也是暗示了每一种艺术创作方法都必须深入、严谨的学。中国传统木刻,是一种科学的、先进的创作模式,是用一种思想集合了众多的手,也就是说让众多的手有一个思想控制,实现更大规模的创作。

古代木刻以一家出版商或者是私人出面,提供一个作品的想法,请最好的画工绘制作品,又请最好的刻工刻制作品,又请最好的印工完成作品的印制。尤其是明代萝轩、十竹斋等机构,达到了中国古代版画登峰造极的高度。这是因为中国版画特有的技术方式,让一个艺术家超控了更多的为所欲为的手,更多的放松的手。

刘益春2019年《这里,没有闲人》局部之二

这种对技术的挑战,一双可以驾驭的手,是实现艺术高度的强大支撑。我说,我也相信我的那双由我驾驭的手。

注释:

[1] 叶欣《画家的舌头——马蒂斯 Jazz 读记》见《跨文化对话》第32缉,三联书店,北京,20149月,第379405页。

[2] 同上

[3] 同上

[4] 20141015日,习近平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谈及我国文艺繁荣发展的5个问题,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中华文化繁荣兴盛,创作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中国精神是社会主义文艺的灵魂,加强和改进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

[5] 郑振铎《中国古代木刻画史略》2010年,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

[6] 123

[7] 同上

(本文转载于《陕西美术》2020年第一期)

刘益春 简介

1980年3月出生于浙江绍兴,1999-2003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获文学学士学位。2003年至今任教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现为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版画系第四工作室主任;“陕西百名青年文学艺术家”,陕西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委员。

重要展览与获奖:作品入选第2015年十二届全国美展,2007年第十七届、2011年第十九届、2013年第二十届、2015年第二十一届全国版画展,获2011年第十九届全国版画展优秀作品奖,2008年第六届学院之光金奖,2004年第二届全国丝网版画展优秀奖。2014中国首届版画大展,2013第二届中国青年版画展,2013中国当代版画新人新作展,2017-2019中国艺术新视界——国家艺术基金美术书法摄影青年创作人才优秀作品全国巡展,

国家级省部级项目有:获得国家首批“2014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及“2016年国家艺术基金滚动资助项目”,2018年文化部、中国国家画院的“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项目,2019年“青年绘画创新团队”陕西省教育厅高校创新团队,项目主持人。2019年度陕西省艺术创作资助项目,2013-2016陕西人文千年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项目,2012西安地铁一号线三桥站文化墙浮雕《汉桥畅想》。

作品收藏:中国美术馆、浙江美术馆、贵阳美术馆、黑龙江美术馆、湖北美术馆。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联合艺术中心、德国本特拉格版画工作室等

出版:《中国美术大事记•2010刘益春创作状态》 中国文史出版社 2011年6月;《从版画出发——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第四工作室专业课程论证》连环画出版社 2015年4月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刘益春:读马蒂斯,反躬自省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