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吉金丛谈·兮甲盘 | 【艺术品·典藏】

艺术新闻 艺微客 89浏览 0评论

《艺术品》期刊 | 典藏

吉金丛谈·兮甲盘 | 【艺术品·典藏】

文/丛文俊

兮甲盘,西周宣王时器,又名兮伯盘、兮伯吉甫盘、伯吉父盘。铭文叙述宣王五年兮甲从王初伐猃狁,以其斩获颇多而受到赏赐。其后王命兮甲征治成周及四方,直至南淮夷。淮夷莫不臣服纳贡,诸侯百姓一体凛从,兮伯因功作器以志。又,兮,器主之氏,甲为其名,伯吉父为其字。吉父,即《诗经·小雅·六月》中北伐猃狁的“文武吉甫”,亦《诗经·大雅·崧高》“吉甫作诵”的尹吉甫,既是能征善战的将军,也是一位诗人。观兮甲盘铭书法,直欲想见其人之风采。

通临《兮甲盘》铭文 68cm×68cm 纸本 2019 年

西周晚期,国人暴动,驱逐厉王,迎来社会的暂时安宁,史称“共和”。其后宣王即位,面临北方的猃狁大举入侵, 东南淮夷反叛,宣王率军亲自征伐北面之敌,赖兮甲得以胜利凯旋。随后又遣兮甲整治成周,巡理四方,终至于淮夷重新臣服纳贡。在此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宣王不遑文教,文字也未能划一,而兮甲盘铭文处于欲工还拙的状态,也就好理解了。宣王在位三十七年,作《史籀篇》大篆字书以厘正天下文字,应该是宣王中兴以后的事情。

通临《兮甲盘》铭文跋文

兮甲盘铭文锈蚀泐损极重,几乎无一字保留新铸的状态,如字形细节、线条的肥瘦等。余既爱其书,尤赏誉斯人,多年心仪,而未敢骤然下笔临之。近日忽然想起杨守敬《评碑记》中评汉末《樊敏碑》语:“锋芒多杀,无从定其笔法之高下,而一种古穆之气,终不可磨。”杨氏所评为东汉隶书,与此西周金文相去万里,但二者间“锋芒皆杀”乃其共同点,“一种古穆之气”尤能概括此盘铭。也就是说,对此类几近失真的金文作品不能只靠目视,还要用心去感悟,想象其最佳的状态,以“即不中, 亦不远矣”为度。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可能与一件佳作、一种审美境界失之交臂。当然,这需要经验积累,做得好,则可以此理通及其他,事半功倍。事实上,今天所见上古金文作品没有锈蚀泐损者寥若晨星,弃而不临,必多损失;依样葫芦,则形同画字。所以,学习上古金文书法必须尝试过锈蚀泐损这一关。如果尝试入古出新,则可以就此盘的锈蚀泐损做出适当的变化调整,或取朴拙,或求厚重,或尚古茂,或出闲雅,或以金石古气统之,或以燥润兼之,或沉着难移,或洒脱平淡,或实或虚,或雄或逸,其张力足够大,适应广泛,反而比那些字口如新的作品少了许多约束,多了几分自由。尝试是积累经验,成少败多是正常的,反之则是认知有问题。

通临《兮甲盘》铭文跋文

就临帖的顺序而言,初学宜从西周晚期比较成熟的金文入手,选择那些有楷式法度、易知也易学的作品入手,例如史颂所作诸器等。其次可选择工美而有变化的作品,例如毛公鼎、墙盘、多友鼎、大克鼎之类。待有了一定的功力和经验之后,可以试临卯簋以知朴拙,临兮甲盘以解古茂,临散氏盘以明奇崛,等等。搞乱顺序,例如径学散盘,则终将与典范大美失之交臂,既难深入,又不易化出。依笔者体会,临兮甲盘这类作品的难度远远大于散盘。散盘奇崛,其形势易知,知则容易摹仿,而难在筋骨神韵。兮甲盘近乎平实,但锈蚀会使人茫然无从措手,进退失据,最终以平淡入绚烂之境为目标,最难把握。其中字外功夫的重要性,更在经验、技法之上。前贤语云“看似容易却艰辛”,临兮甲盘足以当之。

通临《兮甲盘》铭文 局部

又,笔者早年曾有缘见过罗振玉节临兮甲盘立轴大字作品,有古雅厚重之美,堪称有养之品。观览之余,也曾玄想以其笔意临之,然面对拓本却不免踌躇再三,终于却步。及至还岁以来,积功渐深,所养也富,始敢动笔。在临写之前,读帖居然用了数日,待有成竹入胸乃为之通临,此其第二本也。


(本文作者为吉林大学博士生导师、教授)

(节选自《艺术品》2019-06 总第90期)

欢迎订阅《艺术品》期刊

邮发代号:2-968

电话:010-63031731

出版:荣宝斋出版社

延伸阅读  #典藏

△如梦亦如幻:明末清初山水画 | 【艺术品·典藏】

△吉金丛谈·大克鼎 | 【艺术品·典藏】

△吉金丛谈·裘卫盉 | 【艺术品·典藏】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

订阅《艺术品》期刊

以文会友    荣名为宝

荣宝斋

微信号 : RongBaoZhai1672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艺术品》期刊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吉金丛谈·兮甲盘 | 【艺术品·典藏】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