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别拿屏风不当家具,古代人用它“隔离”了上千年

艺术新闻 艺微客 58浏览 0评论

由于当代生活居住环境的改变,人们使用屏风的机会越来越少,屏风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屏风几乎与早期的家具同时出现,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它从最初象征天子王权与威仪的斧扆,发展到民间分割室内空间、挡风屏蔽的实用家具,再从实用家具发展为纯装饰的奢侈品。






屏风的使用历史悠久


屏风的使用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西周时期,《逸周书·明堂解》记载云:“天子之位,负斧扆南面立。”在西周天子象征着皇权的座位之后,往往会立着一架“斧扆”,或写作 “黻依”、“屏扆”,这就是最早的屏风。马王堆出土的彩绘木屏则是汉代最早的屏风实物,可见当时屏风已经使用相对较频繁了(图实在不好看,AB君就不放了)。在汉代不仅屏风的实用性功能开始初显,其形制也有所增加,出现了小型座屏、枕屏和多扇组合的围屏,在宋临本的顾恺之《列女仁智图卷》中就绘有一架山水围屏。

宋临本的顾恺之《列女仁智图卷》中的山水围屏

到南北朝时,屏风的制作工艺与装饰形式有了明显变化。屏风的种类与数量也随之增加,各种小座屏、砚屏、插屏以及十多扇的曲屏应运而生。五代画家顾闳中在《韩熙载夜宴图》中向我们展示了各种屏风的形态,以及屏风使用时与家具搭配的场景。至隋唐年,屏风渐渐走入民间,成为普通人家的家居用品。屏风的体量也有了明显增大,出现了多种大型屏风。在书画艺术空前繁荣的唐代,屏风不仅在形制和体量上有了很大的变化,在材质上也有了明显的改变,出现了众多的书画屏风。

宋临本的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中屏风的使用

在宋画《梧荫清暇图》《槐荫消夏图》中,都可以见到用于户外起到遮光避风的屏风。这时期屏风还是一个笼统的词,泛指不同种类的屏具。宋代有不少绘画中都可以看到不同形制屏风的影子,宋代文献还记载了当时名家郭熙在屏风上绘制山水的情况。

宋画《梧荫清暇图》中的户外使用屏风场景

郭熙之子郭思在《林泉高致·画记》中根据其父郭熙的撰述,记载了其在皇宫中的绘画经历,从中可以看出郭熙在宫中大量作品是绘制屏风上的山水画。(书画屏风在唐宋时期输入日本,结合日本建筑特点,形成日本绘画重要的隔扇、屏风画门类,AB君会单写这部分的内容)到了明代,屏风专指带底座的屏具,这个时期屏风的艺术造诣进入鼎盛。



明朝是屏风的鼎盛时期


AB君曾在之前关于明式家具的文章中提到过,明朝由于对外经济的交流,使得大量优质木材输入尤其是郑和七下西洋,从南洋诸国带回了大量的花梨、紫檀等名贵木材。这对中国家具艺术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这些大量输入的木材质地细腻、纹理优美、色泽典雅。为了更好地保留材质的自然特性,彰显其天然之美,明朝的工匠们采用了雕刻揩漆的新工艺。这也依赖于明朝大力推广手工业,使得一些制作工具获得更新。明代木工平推刨的普及,并在平推刨的基础上又衍生出各种特殊的刨子,如 :线角刨、槽刨、凹凸刨等等。这些刨具与框架锯以及各种木工工具的配合使用,为木质屏风的精雕细刻给予了技术上的保证。因此,优质的硬木和先进的木工工具是明代雕刻屏风兴盛的物质前提,它为雕刻屏风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LOT 3638
明 紫檀、黄花梨九成宫大座屏
估价:RMB 10,000,000-20,000,000
尺寸:141×59×194cm (55 1/2×23 1/4×76 3/8in)
中国嘉德2020年春季拍卖会
积微成著—积成堂古典家具专场
 
从传世实物来看,明代屏风在形制上虽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以座屏、围屏和插屏为主要形式。但是,屏风的装饰形式有了很大的变化,其功能也发生了明显的改变。原先的实用功能逐渐被奢华的装饰功能取代。

还有重要的一点是,明朝的文人开始参与住宅居所和私家园林的设计,也使得屏风设计及使用也步入了新的历史时期。制作屏风的工匠受文人影响,还将天然的玉石、大理石镶嵌于紫檀、花梨等硬木框架之中,构成具有文人气息的玉屏及石屏。石屏的自然纹理如山水画一般,给人以无限的遐想,让使用者随时都可置身于自然的怀抱之中,达到物我两忘的理想境界。
LOT 3645
明 黄花梨嵌黄云石大插屏
估价:RMB 800,000-1,200,000
尺寸:89.5×34×103cm (35 1/4×13 3/8×40 1/2in)
中国嘉德2020年春季拍卖会
积微成著—积成堂古典家具专场

围屏和插屏在绘画中也可以轻松找到。围屏多扇,可以曲折,比较轻便,又因下午底座,所以使用时可以按需摆成折形(所以又名折屏)。围屏有很多是木胎髹漆,屏心用纸、绢裱糊,并彩绘或刺绣山水、花卉、人物及鸟兽等各种图画。而清中期以后制的,曾见描金、彩漆、彩油、嵌螺钿、百宝嵌等多种工艺手法。由于纸绢难以流传至今,所以现存明代传世作品以木制和漆制为多,纸绢制屏风极为少见

LOT 3609
清早期 核桃木嵌黄杨二十四孝围屏六扇
估价:RMB 240,000-340,000
尺寸:57×240cm (22 1/2×94 1/2in)×6
中国嘉德2020年春季拍卖会
积微成著—积成堂古典家具专场



清初期吹起的纯装饰性风


时期还出现了挂屏,即悬挂于墙壁上的纯装饰的屏风,这一变化缘于明清时期崇尚奢靡的社会风尚,与人们的审美取向紧密相连。特别是在雍正、乾隆两朝更是风行一时,几乎处处可见挂屏。挂屏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屏风原有的适用性质,成为精妙绝伦的装饰品。

LOT 3625
清中晚期 红木框织绣花鸟图四条屏
估价:RMB 1,000-2,000
尺寸:43×113cm (16 7/8×44 1/2in)×4
中国嘉德2020年春季拍卖会
积微成著—积成堂古典家具专场

在清代,屏风的制作更加注重多种材质、多种技法的综合使用。材质方面红木、花梨木及檀木制作的屏风,品种和式样不胜枚举,其功能大多是为了陈设,因此都具有特别强调的装饰效果和观赏意味,同时也显示出主人的地位和财富。

LOT 3604
清早期 黄花梨嵌绿石螭龙纹插屏
估价:RMB 500,000-700,000
尺寸:57×22×79cm (22 1/2×8 5/8×31 1/8in)
中国嘉德2020年春季拍卖会
积微成著—积成堂古典家具专场

清代还出现了玻璃彩绘屏风。玻璃在当时是时尚的西洋货,广州口岸的能工巧匠以玻璃为屏芯,以紫檀、花梨等硬木为屏座,制作成玻璃屏风,并在玻璃上绘制山水人物作为装饰。《红楼梦》第六回中,贾蓉来向王熙凤借一架“玻璃炕屏”,说 :“父亲打发我来求婶子,你们那玻璃的炕屏,能不能借我们家摆摆,我们家来客人了,风光一下,再给你送回来。”这是书里的一场好戏,俩人围绕着借与不借,你来我往、煞是精彩。可见,在当时玻璃屏风的时尚与珍贵。




明清时期的工艺翻新、材质的引进,让明式家具声名远播。正如《考工记》中所言:“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屏风的形制源于起居方式与功能的需求,其装饰形式与装饰内容都是源于物质材料与工艺的进化,以及人们的审美取向。

LOT 3620
清中期 大漆嵌螺钿诗文座屏
估价:RMB 1,000-2,000
尺寸:132×78×201cm (52×30 3/4×79 1/8in)
中国嘉德2020年春季拍卖会
积微成著—积成堂古典家具专场 

作为古代常用器具的屏风,既是物质的产物,又是文化的结晶,更是精神的载体。体现在屏风上的艺术及美学价值,其完全可以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精神的一种见证。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别拿屏风不当家具,古代人用它“隔离”了上千年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