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 致力传播美好的艺术。

佛缘殊胜:明代永乐御制宫廷写经,首现北京荣宝

艺术新闻 艺微客 48浏览 0评论

“一念莲花开”敦煌写经与古籍善本专场


艺术自媒体/ 同古堂、 撰稿人/ 林妹妹、图/北京荣宝拍卖




佛缘殊胜:明代永乐御制宫廷写经,首现北京荣宝

文/ 同古堂


有明一代,佛教信仰,甚为兴盛,除了嘉靖皇帝崇道排佛以外,余者多笃信,并广开寺院,刊印佛经等,崇佛之势日炽。


如明太祖朱元璋,早年曾出家为僧,鼎定天下后,其先后设立善世院、僧录司等僧官部门管理佛教事务,又颁布户籍、度牒以及考核制度等系列佛教政策,以期规范及弘扬佛法。其亦喜探讨佛教义理,《明太祖文集》中收入其论佛文章及诗谒达数十篇,《明史·艺文志三》中,则收录有一卷其《集注金刚经》。


而明成祖朱棣,自靖难之役起,终得大统,也大兴佛事。其任命道衍和尚担任僧录司左善世,又加太子少师,使得道衍以方外之人,位极人臣,时称“黑衣宰相”。朱棣对于佛事之热忱,较之朱元璋,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曾御撰《神僧传》九卷,以帝王之尊亲为僧人作传,可谓仅见。


其亦写《御制大乘妙法莲华经序》十二篇、《佛菩萨赞跋》十二篇、《圣朝佛菩蘸名称佛曲》五十卷、《佛名经》三十卷等,《明史·艺文志三》中也载有其御制之《诸佛名称歌》一卷,以及《普法界之曲》四卷的著录,并刊刻《大藏经》。《明史》载永乐年间“京师聚集僧、道万余人,日耗廪米百余石”。据此皆可窥其时佛事兴盛之一二。


此后,明代皇帝还诏令石刻如敕谕碑等,时至今日,北京西山大觉寺,戒台寺以及崇化寺遗址仍存有三道敕谕碑,如戒台寺碑文,开篇刻有“朕惟佛教肇自西方,传至东土,慈悲利济,功德无量,故皇度赖之,尊安群迷,资其觉悟,自昔有国家者,未尝不崇奉焉。”,崇化寺碑文为“朕惟大雄氏之教,以空寂为宗,以慈悲为用,其流入中土也久矣,然而化导善类,觉悟群迷,功德所及,幽显无间,是以建祠宇崇奉之者亦无间也。”,而大觉寺则为“昔我圣祖母孝肃太皇太后敬遵慈悲之教,成化十四年重修敕建大觉寺一所,祗奉诸佛菩萨,盖以阴诩皇度,普庇群生”,无不以佛教教化民众,稳定时局。


佛教发展至明末,有四大高僧,得佛法禅妙,分别为云栖袾宏、紫柏真可、憨山德清、藕益智旭,主张儒、释道三教合流,而民间更是虔诚之至,文人谢肇淛即曾言“今之释教,殆遍天下,琳宇梵宫,盛于黉舍,唪诵咒吹,嚣于弦歌,上自王公贵人,下至妇人女子,每读禅拜佛,无不哂然色喜矣。


以皇室的皈依与虔诚的信仰,来加强佛教的宣扬,还体现在敕命恭写宫廷御制佛经,只是如今存世稀有,堪称吉光片羽,片纸而不可得也。明成祖朱棣曾于《永乐御制经序》中言及“善信之士,果能洗涤忏悔,崇信三宝,尽忠尽孝,行仁行义,弘发誓愿,受持讽诵,则身家吉庆,命运亨通,子孙蕃衍,消灾度厄,增福延寿,延及九祖,咸获超济。”


北京荣宝“一念莲花开”敦煌写经与古籍善本专场,幸得再结佛缘,征得国宝重器“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渊源有自,流传有序,佛光普照,殊为可宝。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紫檀封面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此明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由《大悲观自在菩萨总持经咒》和《佛顶尊圣总持经咒》上下两卷组成,抄写经卷和金泥书种子字曼陀罗,经折装,瓷青纸以泥金小楷两面书写,收录密教总持经咒,经咒前绘有泥金佛教诸尊像。每次卷首均有永乐皇帝的御制经咒序。


▲明代永乐皇帝


首页有御制四字发愿文题记“六合清宁,七政顺序。雨蜴时若,万物阜丰。亿兆康和。九幽融朗。均跻寿域,溥种福田。上善攸臻,障碍消释。家崇忠孝,人乐慈良。官清政平,讼简刑措。化行俗美,泰道咸亨。凡厥有生,俱成佛果。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御制四字发愿文题记


御制牌记后为宫廷泥金手绘尊胜佛母像,无量寿佛像,卷册上内文《大悲观自在菩萨总持经咒》,十五开。卷册下内文《佛顶尊胜总持经咒》,二十开,翁同龢题跋一开。前后均为宋代藏经纸,紫檀木经匣,内置万字纹。全册金光夺目,富丽堂皇,精美华丽尽显皇家风范,尾页署年永乐九年五月初一日。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两册经文书写,均是明代通行“台阁体”端正细写,行笔潇洒流畅,气韵连贯,纸精墨鲜,璨然大观。尤是经卷之泥金书法,与纸张色泽对比明显,甚为庄严,仿如戗金漆金,又正雅圆融,秀润华美。书家翰林院侍讲学士沈度,尤擅此体,深受成祖朱棣赏识,因而名重朝野。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泥金书法


泥金手绘之尊胜佛母像,无量寿佛像,无论样式、线条,亦或开脸、纹饰,都甚为考究,画法细腻,场面庄严,显示出宫廷画师非凡的绘画功力。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泥金佛像


事实上,明代初期,仅以形制而言,如此方册式金藏经,写经封面及经衣等多为墨笺双面泥金写绘,观之富丽庄重,装裱考究,写绘亦以虔诚之心,极尽能事。


如“尊胜佛母像”,慈眉善目,三头八臂,结跏趺坐于莲花座上,头戴五叶莲花冠,身披庄严天衣及璎珞,佩戴耳环、项圈、臂钏、手镯、脚镯等,或手持四股金刚杵,或手执宝箭,或手托化佛,或手持神弓,或屈指施与愿印或无畏印等,可谓肃穆典雅,不失柔和。


而云纹、莲花宝座、背光、欢门等,也是造型规范,装饰讲究,甚是繁复精美。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尊胜佛母像


“无量寿佛像”亦是神态娴静,头戴五叶发冠,身披璎珞,佩戴钏环、臂钏等,天衣饰以祥瑞图案,或双手相合,或双手屈指作法相,跏趺端坐于台座之上,而且以泥金为墨绘于瓷青纸上,使画面色泽深重雅丽,画面祥和。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无量寿佛像


据考,明代宫廷佛经极其稀有,《秘殿珠林》中曾载乾清宫收藏有四部明宫廷抄写之佛教经咒集,均题作“明人书内府经藏金”,按照千字文编号,依次为“宇一”(下文简称“宇本")、 “宙一”(下文简称“宙本”)、“洪一”(下文简称“洪本”)和“荒一”(下文简称“荒本”)。清宫档案中也见相关记载逍。


另有朱印同时代刻本存世,应以此为底本,或可供参考。


可惜此四部经咒集已经散佚不存,所幸故宫尚有三件抄本存世,未见著录于《秘殿珠林》中,其一收藏于故宫图书馆,上有黄纸签,云“明内府金藏”,简称“散本”;另一则收藏于故宫书画部,经匣上刻有“明成祖写经”,此经据当时记录是罗福颐先生所捐,简称“罗本”,二者均应是原宫中藏本。另外,故宫图书馆收藏有乾隆年的仿抄本,简称“乾隆本”。台北故宫亦藏有《大乘经咒》一件。


▲故宫藏金藏经(罗本)


▲故宫藏金藏经(散本)


▲故宫藏金藏经(乾隆本


▲台北故宫藏永乐金藏经


除“乾隆本”为仿抄本外,北京荣宝“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为目前已知存世第四件明代永乐御制宫廷写经,其之稀珍,由此可窥。


故宫藏经咒集均为墨笺纸,经摺装,泥金小楷单面书写,所录内容以佛教信徒日常晔诵之经咒为主,多数经咒前有泥金绘佛教诸尊像。每部抄本最后附有墨笺纸泥金书种子字曼陀罗,而“乾隆本”则无。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明代宫廷写经几不得见,仅屈指可数的几件流传在国家和私人博物馆里,平湖市人民政府对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平湖报本塔进行维修时,曾发现郑和用金粉书写的《妙法莲华经》,被浙江省文物鉴定委员会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郑和 《妙法莲华经》


2015年3月纽约苏富比春拍,Lot:427号拍品,署名“郑和”的明代磁青描金《佛说摩利支天本愿经》成交价为1402.6 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为 8690万元)。


▲郑和 《佛说摩利支天本愿经》


而此“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出自皇家御制,从插画到书写,无一不恭敬,无一不尽善尽美,更是弥足珍贵。


此外,上文言及明成祖崇信佛法,并亲自作序阐明经义。故宫藏《明太宗皇帝御制集卷第三》(《故宫珍本丛刊526 大明太宗集 铃山堂集三种》,第22-25页)中,亦收录其5篇序文,虽未注明写作年代,确系永乐皇帝所作,分别为《御制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序》,永乐九年五月一日、《御制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序》,永乐九年五月一日、《御制真实名经序》,永乐九年七月十五日、《御制佛顶尊胜总持经咒序》,永乐九年七月十五日、《御制大悲总持经咒序》,永乐十年五月初六日。


其中,故宫藏三部金藏经,均录有五篇永乐帝制经咒序,而此本“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亦收录其二,即御制佛顶尊胜总持经咒序》,永乐九年五月一日、《御制大悲总持经咒序》,永乐九年五月一日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此佛宝共存四幅泥金绘诸佛尊像画,除尊胜佛母、无量寿佛外,上下册卷后皆为说法韦陀像。册首有贝叶文,卷附泥金书种子字曼陀罗


卷末有翁同龢题跋《题明人写经寄鹿卿姪》诗一首,此诗收录在《翁同龢诗集》(上海古籍出版社,第36页),题跋后有年款,“甲戍九月廿二日漫题此诗寄鹿卿姪,江南手颤不复成字矣。叔平记”。


▲翁同龢


翁同龢(1830-1904),字叔平,号松禅, 别署均斋、瓶笙、瓶庐居士、并眉居士等,别号天放闲人,晚号瓶庵居士,江苏常熟人,中国近代史上著名政治家、书法艺术家。体仁阁大学士翁心存第三子,咸丰六年(1856年)状元,历任户部、工部尚书、军机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先后担任清同治、光绪两代帝师。卒后追谥文恭。翁同龢工诗,间作画,尤以书法名世,幼学欧、褚,初学董其昌米芾,中年后由钱沣上追颜真卿,又不受颜字束缚,结体宽博开张,笔画刚劲有力,风格苍浑遒劲,朴茂雍容,著有《翁文恭公日记》《瓶庐诗文稿》等。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 翁同龢题跋


“甲戌”为1874年,彼时其为44岁,此题跋内容与《翁同龢日记》(中华书局,第1064页)相较,日记详载与题跋高度相符。


题跋内容:“薄海同瞻大藏经,法王龙树竟凋零。云中金臂何曾见?世上酡颜唤未醒。黄花开后雁南飞,一棹江乡客又归。五兄莅任,祥姪还家。只有东华老居士,冒寒持烛捡朝衣。柏古轩中柏子禅,问渠信行可清坚?炬风刃蜜消除易,四向心光须十年。休将慧解证前因,捏眼生花岂是真。佛法本来天㨾大,强修公据尔何人。说了中乘说下乘,散堂我是打色僧。明知苦语多饶舌,要使人间有一灯。甲戍九月廿二日漫题此诗寄鹿卿姪,江南手颤不复成字矣。叔平记”(注:第三首漏脱“易”字)


据题跋“五兄莅任,祥姪还家”可知,其时,翁曾纯、翁同爵皆至。诗中祥姪即翁曾纯,五兄为翁同爵


翁曾纯(1834—1895),字子祥,号吉卿,江苏常熟人。翁同爵长子,同治十年(1871),捐纳浙江衢州知府。


翁同爵(1814-1877),字玉甫,翁心存次子,翁氏叔伯中排行第五,故翁同龢称其为五兄。历任湖南盐运使、湖南按察使、湖南布政使、四川按察使、陕西布政使、陕西巡抚。同治十三年九月,翁同爵补授湖北巡抚,兼兵部侍郎、都察院右副都御使。光绪元年五月,翁同爵兼署湖广总督。光绪三年八月初一日病逝于湖北任上。


而《翁同龢日记》中亦有载,所述高度吻合。


1、“初九日(9月19日) 晴。辰入,坐小朝房,有内务府一起。入饭。饭毕至东殿庐,午初三刻传今日无书房,遂出至新寓,祥侄、松侄及两稚子来,晚归,余留宿。”


2、“十三日(9月23日)晴暖……夜具肴酌为五兄祝寿。”


3、“十四日(9月24日) 晴热。晨拜东北城客,饭于新寓,拜客出城。夜祥姪筹儿具肴馔。”


翁同龢先后担任清同治、光绪两代帝师,可谓朝廷重臣,其家耀门楣,人谓翁氏家族,父子宰相,同为帝师;叔侄联魁,状元及第;三子公卿,四世翰苑,极为显赫。其亦工诗,著有《瓶庐诗文稿》,间作画,尤以书法名世。谭延闿、泽闿兄弟曾刻成《春及草庐藏翁氏墨迹》行世。


其书法,深得颜真卿精髓,曾有“晚清第一书家”之名。《清稗类钞》言“叔平相国书法不拘一格,为乾嘉以后一人。”杨守敬亦云“松禅学颜平原,老苍之至,至一稚笔,同治光绪间,推为天下第一,洵不诬也。”,此跋行笔笔墨厚重,力在字中,笔意舒展,笔画则古趣盎然,苍老雄浑,结体方中见长,稍向左倾,可谓错落有致,有阳刚俊逸之美。


紫檀封面,书有题签“明人写经,菉卿藏”。“菉卿”为晚清著名藏书家蔡鸿鉴.


蔡鸿鉴(1854~1881)清末藏书家。字菉卿,号季白,一号琴笙,别号秋蟾。清浙江宁波人,侨寓上海。父荣禄为宁波富商。卿自幼勤读,藏书甚富,在上海沪西建有“墨海楼”、“二百八十峰草堂”藏书楼,镇海藏书家姚燮“大梅山馆”的藏书,在道光二十一年(1841)流入“墨海楼“甚多,而“天一阁”、“抱经楼”部分藏书亦为其收藏。


“明代永乐皇帝御制瓷青金藏经”先后经翁同龢、蔡鸿鉴递藏,可谓流传有序,又有翁同龢题诗作跋,更显其珍。而皇室御制佛经,或曾为高僧诵读加持,殊胜至极,有缘人得此佛宝!


而清代时期,受汉族影响,亦是佛事日隆,如顺治、康熙、雍正、乾隆诸帝,也是精研佛法,清帝所住的养心殿设有东西佛堂,皇帝日常在此拈香敬佛念佛珠。


清朝皇帝御笔写经,则甚是规律,不敢丝毫懈怠,每月初一、十五朔、望二日和四月初八浴佛日以及万寿节等都会写经。如康熙,从四十四年始,直至过世,其都会定时抄写,偶逢身体抱恙,愈后亦会补录。对此,乾隆亦是十分郑重,将元旦“明窗开笔”手抄经书,列为特殊习俗。


▲清乾隆皇帝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大臣们沐浴更衣恭楷写经进呈御览或奉皇帝敕命写经,亦以为常课。宫廷写经彼时多陈列于寿安宫及重华宫。


▲寿安宫


▲朱珪 臣工写经


沈初 臣工写经


北京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现存有类似臣工本写经宫廷法宝,装潢考究,制作精美,纸张为宫廷库磁青,上下花边为如意馆绘制西蕃莲纹,一笔不苟,显示出非凡的绘画书法功力。泥金经文古雅端庄,最能反映出清代馆阁体书风之面貌,具有鲜明宫廷特色。


▲刘统勋书《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卷下》瓷青描金写经


此件瓷青描金写经,抄写恭敬,书风流畅,见其书法造诣。装裱华丽,可谓代表清中期宫廷佛经抄写装帧工艺的最高水平,有熠熠生光之感。


刘统勋遍任刑部、工部、吏部尚书,更兼翰林院掌院学士,拜东阁大学士,加太子太保,充上书房总师傅,为清廷稍有之一品大员。其子刘墉,也是声名盛矣,足见其门第之显贵,有“一门三公,父子同宰”之美誉。其卒后,乾隆皇帝流涕谓诸臣曰“朕失一股肱”,既而曰“如统勋乃不愧真宰相。”,赠太傅,祀贤良祠,谥号文正。


刘统


其由科举入仕,为官清廉,亦善书法,如此经卷,“书法承旨,笔意清刚”,可见其虽潜心政事,也时常濡墨临池修身养性。不过,刘统勋恪守“不以笔墨招非”因而传世诗文、墨迹极少。清代著名学者洪亮吉在《北江诗话》一书中曾言“刘文正统勋,不以诗名,然偶有所作必出人头地。”


▲刘统勋书《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卷下》瓷青描金 局部


▲刘统勋书《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卷下》瓷青描金 局部


▲刘统勋书《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卷下》瓷青描金 局部


经卷中绘有韦陀佛像,其为佛教护法天神,是贤劫中最后一位成佛者,名楼至佛。写绘细腻,画法严谨,但见祥云法器、宝树珍花中,其充满护法之阳刚正气。设色则为淡蓝、珠白、金黄诸色,祥瑞密布,布局典雅,法相庄严。


▲刘统勋书《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卷下》瓷青描金 局部


经册前后,钤有“乾隆御览之宝”玺印,另题识“太子太保东阁大学士臣刘统勋盥手敬书”知应出自乾隆敕令,当朝丞相沐手所书,纸墨皇室庄严,身份华贵无匹,经册古雅端庄,佛光灿然。


另钤有“文正六世孙(朱、“东武刘氏宝藏光世遗迹之印(朱”、“家声勉承继(白)”、“维城永宝(朱)鉴藏印。


▲刘统勋书《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卷下》瓷青描金 局部


▲刘统勋书《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卷下》瓷青描金 局部


此册刘统勋奉敕命书《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卷下》瓷青描金写经,乾隆御览,书写方正,见字如面,如刘氏为人做官之正直,奉公无私,有古大臣之高风亮节也。而且,臣工写经,为皇宫供奉圣物,历数百千年而不褪色,诚乃宫廷法宝。


▲刘统勋书《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卷下》瓷青描金 局部


纵观明清两朝,以佛教化民众,持戒修行,人心向善,禅响祈福,也是功德无量。而诸如此宫廷佛宝,永世传承,虔心者得之。


北京荣宝“一念莲花开”敦煌写经与古籍善本专场,另有其余殊胜法宝,篇幅所限,不一一而足。善信之士,可拨冗前往预展现场,一窥究竟。




参考资料:

夏邦:明代佛教信仰的变迁述略 / 王松:从明代敕谕碑看明代皇室对佛教的护持 / 罗文华:故宫藏明内府金藏经

本文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艺术百科全书

转载请注明:艺微客 » 佛缘殊胜:明代永乐御制宫廷写经,首现北京荣宝

游客
发表我的评论 换个身份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